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以100对1800这种逆风局居然都有的救。

无法想像的奇迹。

虽然长洲军的到来是事先计划之中的事情没错了,但我林聪到底会不会跟帝都那帮人一样会坐视我被全灭不管,这一点我无法保证。

所以当我看到远处朦胧之中有一支打着长宁领的三星旗的军队之时,那随着奇兵队如泰山般逐渐压近而不断高悬的心脏这才稳稳的落进胸腔之中。

真的是到绝境了。

如果林聪率领的长洲军就晚这么几分钟才到战场的话,说句挺丧的话,那么他八成就要为我收尸了。

当然,由于长洲军的到来所造成的影响最大的还是西里亚奇兵队。刚刚这群人还在迈着整齐的步伐,以身上的盔甲互相触碰出的那低沉的金属撞击声作为鼓点,一窝蜂的对着我这里发起冲锋。那部队如同潮汐一般,以数不清的横阵分成一波又一波一拥而上的场面,让人不寒而栗。

然而现在,就是这样一支看上去威严满满的部队已完全乱了阵脚。尤其是那些冲在最前面的士兵们,完全被长洲军这突如其来的炮火弄得晕头转向的,原本那一行行细长而又整齐的横队就像是往平静的湖里找事般的投了一块石头一样,出现了一块块如同伤疤式的缺口。

不过这支奇兵队的噩梦这才开始。

心里默默数到10之后,从长洲军的阵中,传来了比第一次更为密集而又巨大的“咚呱”声,炮弹划破天空的声音刺耳而又令人狂乱,那尖啸声宛若巨龙咆哮。

那些冲在最前面的奇兵队士兵还在为到底是继续进攻还是赶紧掉头撤退这两个选项中犹豫不决的时候,更多的炮弹落在了步兵群里。

“咚!!!!”

“咚!!!!”

“咚!!!!”

“咚!!!!”

“咚!!!!”

“咚!!!!”

正好6枚炮弹,连续6次的爆炸声,即使是身处落弹点200米左右的我这里,耳膜也不由得为之颤抖。

其声烈如惊雷,其威爆如震电。

即使是见识过魔爆炮技术的西里亚军还有已经拥有该技术的我莫索尔军,也不禁为其虎躯一震、菊花一紧。

炮弹落地后很快便爆炸,在爆炸点旁边,来不及反应的数十名奇兵队士兵连地面的煤渣一起被带入半空中,或重重的摔在地上彻底的废掉了,或是砸到了自己人双双废掉了。

在超越时代的技术面前,普通人完全就是一个个不值钱的玩具,拿来就用用完就抛弃的玩具。

看着这一幕,我自己也不禁感慨生命的脆弱,哪怕这种让人变脆弱的技术是人自己制造的。

西里亚军奇兵队,这是西里亚领为了适应魔导和火药技术而专门组建的一支部队,其成员全出自贵族,而且平日里每天都要进行相当严格甚至严苛的魔导和火药技术训练,使之无论是在纪律性、组织性还是战斗技能方面都是一流的。

虽然平日里这支部队也由于受制于这个帝国传统思想,被那些骑士和重步兵所看不起,但他们却毫无怨言,一直等着有发挥光芒的一天。

在跟随西里亚波列斯大公响应二皇子号召来到帝都的路上,他们每个人都坚信着这命运的一天即将来到了。

也是时候向大家证明一下自己的力量了。

新式的武器、新式的战术,让那些老古板看看,什么叫新时代的力量。

然而——

这一切确实是命运吧。

这已经是长洲军第10轮炮击了。

现在,哪怕是奇兵队这种精锐部队,面对这种威力大射速还快的魔爆炮,军心也不可能不为之动摇。

在奇兵队右翼方向,也就是长洲军开火的那个方向。

由炮弹所掀起的烟尘逐渐飘散殆尽,那本体完全被迷乱的硝烟所笼罩着的长洲军正式露出了其庐山真面目。

首先也是最显眼的是走在最前面的数队身披蓝色布面甲头戴尖铁帽的步兵,个个踩着鼓点一致的步伐,嘴里不断的发出“风!风!风!”的战吼声。

不过我的注意力却完全被他们手中的装备完全吸引住了。

这些长洲士兵手里居然持着的是子母铳而不是他们刚来到帝都时候所亮出的鸟铳。

这帮人果然还是留了一手啊。

再想想自己来到帝都时候的样子——额——这方面我好像真的不如周亮和林聪他们,当时我不仅没有想要隐藏实力,反而还想弄点什么吸引人眼球的表演的,但还是因为帝都的居民根本不买我这亚人领主的帐所以作罢。

再说说这个子母铳吧。

所谓子母铳其实是一种后装火绳枪。在扳机正上方原本是一根一体化铸造出来的枪管,在将火绳落下正好触碰到的位置那里开了一个朝上的缺口。

使用的时候,将事先准备好的刚刚好契合进去这个缺口的圆柱体铁块(也就是弹药盒)装进去。

这种圆柱体铁块从一面将内部挖空,留下另一面保持密封状态,里面被挖空的空间大小和位置要能跟枪管刚好吻合,至于被挖空的里面紧紧的塞满火药和弹丸即可。

要开火的时候直接扣下扳机,火绳自然会透过点火室点着里面的火药激活将弹丸射出去。

如果想找一种熟悉的枪作为参考的话那就是加兰德步枪,只不过这是一种火绳枪,而且一次性也只能发射一颗弹丸。

由于将弹丸发射出去之后直接拔出弹药盒再装一个即可进行下一轮射击,所以这玩意射速会非常的恐怖。

我军使用的小铳,一名熟练士兵大概一分钟能发射10枚弹丸,而子母铳恐怕3到4秒钟就能发射出一枚弹丸吧。

很快长洲军就为我的猜想提供了最有力的实证。

与此同时这支长洲军的指挥官林聪也出现在了战场上。

他跨着一匹白色的高头大马,一身干练帅气的白色明光甲,看样子威风堂堂的。他简单的扫视了一下战场,便抬起胳膊将手里的鞭子朝奇兵队的方向那么大手一挥,嘴里喊着口令(太远了我听不见),长洲军前排的火枪手立刻立正,整齐的举起子母铳,整齐的扣动扳机,枪口整齐的吐着火舌,弹丸整齐的飞出枪口。

那些被奇兵队指挥官临时派出来跟这支长洲军对峙的奇兵队士兵们才刚开始给火绳枪装填,第一排就有一半的人应声倒地。不过很快,奇兵队第二排的士兵很快便补上了第一排的空缺。

这些新补充上的士兵本以为,长洲军刚刚放过一轮枪,现在应该还是CD装弹时间,所以还算是安全的——

然而这个念头刚过,这群士兵还在不紧不慢的往火绳枪里倒火药的时候,长洲军开始了第二轮齐射。

明明长洲军并没有切换军阵,也没有切换枪支,所有的人都没有变动位置,看上去连给火绳枪装填弹药的动作都没有,但就这样,第二轮齐射就来了。

近百枚漆黑的弹丸宛若催命的死神一般,直接泼洒在了奇兵队的前排队伍之中,这次奇兵队就没了刚才那种运气了,最前面那排士兵几乎全灭,尽皆倒下,更有甚者,连第二排的士兵都受到波及,倒下了三分之一的样子。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子?为什么长洲军的枪能连续射击?)

那些重重倒在地上的奇兵队士兵在大脑即将失去知觉之前还没有想通这个问题。

“怎么会这样?”

不过别说这些普通的士兵,连奇兵队的队长也没有想通这个问题。

不过他目前需要想的恐怕要比这个更麻烦一点。在他获悉侧翼出现长洲军的时候就已经觉得自己应该是被莫索尔人给坑了,但根据事先帝都内的内应所告知的消息,长洲军的武器装备跟自己这支奇兵队应该并无多大差距,所以一开始他还打算稍微对付一下长洲军的,但是——

“这叫并无多大差距吗?那些搞情报的家伙们到底在干什么?他们就该亲妈飞天!!!”

“队长,现在已经不是责备什么人的时候了,我们应该赶紧突围才是。长洲军既有新式火绳枪还有魔爆炮,对我们很不利,万一他们慢慢从我们后面包抄上来,那么除了全军覆没之外,我们没有其他的结果了。”

副队长的话倒是无情的点醒了被气愤和懊悔充满头脑的队长,固然现在消灭莫索尔人很重要,但因此被全灭就太不值当了。

他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果断的拔出佩剑,对着周围的士兵大声喊着,做着动员:

“弟兄们!所谓来日方长,今天确实是因为我的个人问题而导致众多的弟兄们葬身此处,是我的锅,回去之后我自会治罪,但现在我希望大家能够打起精神来。那些长洲军是群很厉害的家伙,但只要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我们还活着,就一定能够洗刷今天战败的耻辱。兄弟们,跟着我!突围啊!!!”

“吼!!!!!!”

“呼啦呼啦!!呼啦呼啦!!!!”

“呼啦呼啦!!呼啦呼啦!!!!”

“呼啦呼啦!!呼啦呼啦!!!!”

作为一名部队的指挥官,能在困境迅速转危为安应该算是比较难得的技能了,一时的失败算的了什么,回去收拾旧山河,再战便是。

想了就说,说了就做,这就是这名奇兵队队长的性格,命令直接下达给各部,数分钟之后,突围的准备便准备好了。

路线方面其实并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北边是被打残的莫索尔军,虽然是一支被打残的部队,但那里却是一条死路。莫索尔军背靠着的帝都西北部除了贫民窟之外,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连出帝都的门都没有;东边是慢慢推进的长洲军,所以突围口只有南边和西边。西边倒是安全,那里有白虎门(西门)通往帝都外,但如果自己真带着军队往帝都外面跑在波列斯大公眼里基本上等同叛逃。

所以不可选择。

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个方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