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运,曹运,曹运!]

在睡梦中,曹运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他。

[唔姆………]

揉着眼睛不情不愿地睁开眼,曹运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

[你说你睡觉就睡觉,怎么还哭了,做噩梦了吗?]

将曹运弄醒之后,肖癸辰叹了口气,从抽纸中抽出一张纸递给曹运。

[我……哭了?]

曹运看着自己的双手,呆呆地说道,然后摸了摸自己的眼角。

[是啊,你哭了,把眼泪擦擦吧,今天圣诞节,剑秦苏老兄在被我们逼着讲自己的恋爱史呢~]

忍不住摸了摸曹运的头,肖癸辰立刻把手缩回来,转身离开。

[我哭了……我又做了那个梦啊…父亲…]

用纸擦掉眼泪,曹运强打起精神从床上跳下来。

[你到底是怎么弄到唐初这么一个古灵精怪女朋友的?]

一下床,曹运便看到段无涯用手肘捅了捅剑秦苏,一脸八卦的样子。

[小运也下来了啊,行吧,看在你们这么好奇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们吧。]

无奈的笑了笑,剑秦苏抬起头,一脸怀念。

[那是三年前的一个圣诞节,学校因为怪人袭击所以临时放假,当时天很冷……]

………

[呼……好冷啊,得赶紧给老弟选好圣诞礼物。]

虽说穿了羽绒服,但这里毕竟是南方,属于湿寒,换句话说就是魔法攻击,哪怕自己物理防御叠的再高,那种刺骨的寒意还是遭不住。

往手心哈了一口气,剑秦苏缩了缩脖子,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一家看起来不错的礼品店,店门口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子穿着女版圣诞老人装发传单。

[看起来不错的样子,进去看看吧…]

再次哈了一口气,剑秦苏略过女孩子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剑秦苏夹着一个小小的礼品盒走了出来。

[这位小哥哥,欢迎下次光临哦~]

走出店门,门口发传单的女孩子便递给剑秦苏一张传单,对后者活泼地笑了笑。

[多谢。]

习惯性地接过传单,剑秦苏回头对女孩子笑了笑,然后愣住了。

[怎么了?]

见剑秦苏愣住,女孩子疑惑地说道。

[没什么。]

有些尴尬地摇了摇头,剑秦苏转身离开,可刚走几步,他又停下来转过头。

虽说是女版的圣诞老人装,实际上就只有帽子,露出肚脐的上半身和一件短裙,腿上还套了一双白丝,就像是发福利一样,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也带来了不少的人流量,但这样穿终究还是冷啊。

『虽然在笑,但身子还是在反射地颤抖着,看来真的很冷。』

皱了皱眉,剑秦苏挣扎起来。

『虽说我不讨厌像这样的发福利行为,毕竟青春的美好不就是用来展现的吗,不过这大冷天的她为什么还要穿这样的衣服啊,感冒了怎么办?她不会是那种家境贫困不得不出来打工赚钱贴补家用的人吧。』

想到这,剑秦苏摇了摇头。

『我在想啥呢,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和她素不相识,管她那么多干嘛,不过……』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看到寒风中竭力不让自己颤抖还在强颜欢笑的女孩子,剑秦苏莫名地有些心疼。

『可是我又做不了什么,总不能过去给她一个温暖的抱抱吧,这会被当做变态的吧……』

皱了皱眉,剑秦苏夹着礼物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叫剑秦苏是吧?以后,可不要像我这样凶哦,要学会温柔,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呢?』

就在剑秦苏烦恼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记忆中一个交给了剑秦苏很多东西和道理的坏人曾经这么对他说道。

[真是够了……]

仿佛对自己无语一般,剑秦苏叹了口气,夹着礼物走向在寒风中颤抖不止的那名女孩子。

[这位小哥哥,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显然女孩子还没有忘记刚走不久的剑秦苏,见后者中途打转回来,还以为有什么事情,便强行让自己不颤抖,对剑秦苏开口问道。

[………]

剑秦苏没有说话,而是走进女孩子,自顾自地脱下自己的羽绒服。

[这位小哥哥,你脱衣服干什么?]

女孩子有些疑惑地说道,在本能的驱使下,她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结果带动了冷空气,让她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

剑秦苏没有说话,而是继续走近那名女孩子。

[你……你要干什么?]

女孩子有些慌张地说道,在本能的驱使下她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别动。]

想象中的特殊事件没有发生,传入女孩子耳中的,是一道轻柔又温暖的声音,紧接着,她便感觉有一件温暖的衣服盖在她的身上,一只温暖的手指不经意地碰了一下她的肚脐。

『仅仅碰了一下就这么冰凉,身子这么冷,她到底在这里站了多久啊……』

毕竟给人家披上了衣服,所以在整理衣服的时候,剑秦苏的手也免不得碰了一下女孩子那可爱的肚脐,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这个女孩子的身体究竟有多冰冷。

将礼物放在一边,剑秦苏毫不在意他人惊讶的目光,自顾自地接过女孩子手中的传单,然后替她拉上羽绒服的拉链。

『手也很冰,真的是,为了赚钱连身体都不管了。』

将拉链拉上,剑秦苏站起来,将礼物递给女孩子,轻声道。

[这么冷的天还穿这么少,为了钱不要命了?到时候冻坏了身体又要花钱看病,得不偿失,戴上我的手套吧,我的帮我拿着,我来帮你发传单。]

将耳罩给女孩子戴上,剑秦苏将手套取下来放到礼物盒子上,然后拿起传单转身。

[这个……]

看着剑秦苏离开的背影,女孩子有些发懵,反应过来之后她急忙对着剑秦苏说道。

[这位小哥哥,我们在哪里见过吗?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至于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大概因为我是一个温柔到骨子里的烂好人吧,而且吧,我觉得像你这样可爱的女孩子,就应该在家里和家人一起过节啊。]

剑秦苏转过头,对女孩子温柔地笑了下,然后转回来,对路人发传单。

[砰!]

看到剑秦苏那个笑容,女孩子心里仿佛被丘比特射中了一般狂跳不已。

[什么嘛……自说自话的家伙……]

红着脸嘟嚷了一句,女孩子将头埋在衣服里,缩紧身子,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好温暖……』

………

[然后呢,唐初是为什么要打工啊?]

肖癸辰急忙问道。

[听她说是为了给妹妹买礼物而自己的零花钱都花光了,不得不来礼品店打临时工……]

剑秦苏尴尬地说道。

[那你们之后又是怎么好上的?]

段无涯追问道,

[说来也惭愧,唐初她一直都是我们班楼下那个班的学生,我之前一直没见过她,在这以后我们是在一次去食堂打饭的时候再次碰面的。]

剑秦苏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你们谁先表白的?你们两个又是怎么同时考上这所学校的?]

曹运一脸八卦地问道。

[我脸皮子薄,是糖醋先表白的,至于同时考上这所学校,是因为糖醋文化成绩不好,我给她补习,故意留级等她一起考试的。]

说着,剑秦苏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万恶的亚撒西!万恶的现充!]

段无涯恰柠檬地说道。

[不。]

笑着摇了摇头,剑秦苏指了指自己的脸道。

[亚撒西是其一,脸才是最重要的,再怎么有趣的灵魂,没有好看的皮囊也是无人问津的哦。]

[太真实了……]

段无涯抽了抽脸皮,无话可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