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老婆,你回来了!”

倒立着的镇元子双手撑了下地,很灵活的翻过身来,面对众人。

“变态!”*3

“哦吼!有点东西!看来以前师傅生活不错啊!”

“别乱说!我才没有!”

除了朱琳琳和唐僧,在其余人的心中,镇元子这个名字已经跟变态划上了等号。

“镇元子!别甩了!赶紧把衣服穿上!”

“哎?我的衣服呢?清风明月!”

“师傅!您刚才自己脱的!”

“哦,好像是这样。”

说完后,镇元子身上一道金光闪过,然后他身上就出现了之前穿着的白衣。

“咳,镇元子啊,赶紧开始正事吧!你看我徒弟都等不及了。”

唐僧轻咳了一声,从镇元子身上转移了孙小美几人的注意力,然后说道。

“对对对!我已经等不及了!”

要是朱琳琳后面有尾巴的话,估计现在应该甩得速度能跟电风扇媲美了。

“嗯,正事要紧。”

镇元子的脸色严肃下来,地仙之祖的气度展现了出来,要是没看到他刚才光着身子倒立和翻跟斗的画面,没有人能把这个俊美的白衣道士和之前那个**变态联系起来。

“别脱衣服!”

“哦,不好意思,忘了这里还有外人了。”

然而帅不过三秒,他又开始脱衣服了,要不是唐僧早有准备似的急忙上去拦住他,他估计又得裸着了。

“全不是外人的时候你也不能脱!”

“好!听老婆的!”

“别叫我老婆了……算了,你先这么叫着吧,单凭我是管不了你的,要是三藏愿意出马就好了。”

唐僧叹了口气,对于这个老年痴呆的镇元大仙深感无力。

孙小美只觉得自己的眼睛被玷污了,闭上眼揉了一下,然后发现身边的朱琳琳正在用手比划着什么,一边比划还一边摇头,这让纯洁的孙小美表示不理解,然后转过了头,发现另一面的小白龙和卷帘都在和自己做一样的动作。

于是她深深舒了一口气,说道:

“呼~幸好,还是有正常人的。”

这之后,唐僧已经放弃了对镇元子的说教,叫这他们几个进到了观内的大厅中。

大厅的装修依旧很豪华,通体不是金色就是红色,特别喜庆,尤其是正中央的那个座位上,又高又闪,应该就是镇元子平时坐的位置了。

从高大的座位上移开视线,低下头,孙小美又在座位下面发现了一个不高的垫子。

“这个垫子是干嘛的?”

小白龙很尽职地发挥了提问的好奇宝宝的作用,替孙小美问了出来。

“这个怎么还在这!镇元子!为什么那么多年了你还把它们留在这里!”

唐僧好像很慌张的样子,扭头斥责起镇元子。

“我哪里敢把老婆你的座位移走啊!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所以就给你留着了!”

三藏以前的座位?看看这个夫妻地位,应该不会是那个垫子,那就只能是又高又亮的耀眼金座了。

“丢死人了!三藏这女人真是……太好了!好个屁!怎么要你出来的时候你不出来,现在没事了你反而出来了!”

唐僧说着说着,语气突然一变,夸奖起来三藏,然后又自己跟自己吵了起来,不过之后三藏就没有了动静,纯粹是唐僧自言自语了。

既然那个高座是唐僧的,那么地下那个垫子应该是……宠物的吧?

孙小美实在是不敢多想,因为那个垫子又脏又破,堂堂地仙之祖应该不会屈尊至如此地步。

然而下一秒镇元子就到了那垫子上,一屁股坐了下去。

“来!老婆,快上去坐着,我再给你舔一次jio……”

“砰”

“舔你大爷!你是不是脑子坏了!这种事能随便说出来吗!?”

唐僧一个瞬移来到镇元子身边,一拳打到他的脸上,同时他的脸颊有些红了。

孙小美一下子就分辨出了,现在这个人不是唐僧,而是三藏。

“真是气死老娘了!镇元子你tmd脑子里都是大粪吗!是不是老娘以前没告诉过你这些事情不能外传?你丫的现在倒好,弄得所有人都知道了,老娘我不要面子的啊?”

“老婆!你终于回来了!”

面对像泼妇骂街一样的三藏,镇元子完全没在意那些辱骂,甚至还有些享受,一下子抱了上去。

“当年的事……我从未怪过你。回来吧!老婆!”

“你……我……”

镇元子紧紧拥着三藏,即使现在她是男人的身体,他依旧爱着她,也从来没怪过她。

在镇元子长达百万年的寿命里,除了与三藏相处的时光是有颜色的,其余时间全是黯淡的、无意义的!

三藏的表情复杂,心情更复杂,既有自责、心痛,又有动摇、后悔。

“不行!”

同样一句话,两个不同的声音。

三藏看向和她喊出同样话语的孙小美,微笑了一下,扭回头看着镇元子,回归温柔,说道:

“真正的我已经死了,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一份记忆形成的虚假人格,你应该知道的。”

“我知道!但是我可以把你复活!”

百万岁的镇元大仙在三藏的面前好像一个小孩子在撒娇一样,渴求着她答应自己。

“不需要,那条命是我对不起你,就算你把我复活了,我也会自杀谢罪。而且……你答应过我,会帮我完成九世夙愿。你要敢说忘了老娘弄死你!”

后半句话,三藏温柔的语气尽失,而且是一把揪起了镇元子的衣领,瞪着他说的。

“听到她的话了?”

松开手后,唐僧就回来了,对着仍然呆呆的看着自己的镇元子说道。

“我……当然没忘,死也不会忘!”

“那就好,我说……那么大岁数的人了,别哭啊!真不像话!”

真是不像话……明明知道是我们在利用你,你却非要认真到这种程度,白活那么大了。

三藏的话在唐僧心里闪过,他的脸上露出了几分不忍,随即就消散了。

“清风明月!”

“弟子在!”

“去准备人参果。”

镇元子抹去眼眶几滴老泪,声音低沉平静,认真严肃。

“先在这里等一下,马上就好。”

唐僧点点头,来到大厅两侧的椅子边坐下,孙小美也跟了过去,隔着一个空位,坐在了唐僧旁边。

“呵呵,那么舍不得我啊?”

唐僧突然扭过头,调笑着看向孙小美。

“谁舍不得你了!我是怕你留在这儿后,没人给我解开这个金箍!”

孙小美冷哼一声,用上了这个想了半天才想出的绝佳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