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伤口还痛吗?”撒拉弗在一边关心的问着,雪姬摇摇头,扬起连自己也很少见的笑容。

“伤口已经长出新肉了,无大碍...其实雪姬小姐你笑起来很好看。”听到撒拉弗的话,围着火堆坐的米涅也抬起头来笑笑回答。

“啊...谢谢。”

“一整天没吃东西一定饿了吧!给。”米涅拿出一些干粮还有水递给雪姬。

“谢谢。”对于米涅的温柔,雪姬也只能默默接受。对于米涅,除了谢谢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还要说什么了。雪姬看着一起就算吃干粮也会聊得开心的XLAWS一大伙,知道他们是彼此的信任对方。或许,如果他们不是拿着正义之名来制裁别人的生命,雪姬应该也会加入他们一大伙的。

丢下一众人,雪姬走上飞机里找个座位坐下。雪姬不担心XLAWS会怕自己逃走,至少现在她并没有那种想要逃走的心。寂静无声的周围,可以让一个人很容易胡思乱想。看着渐渐变黑的天空,雪姬心里又想起目前身处在尸魂界的空马还有冬狮郎跟奶奶。

“主人,你怎么了?”撒拉弗出现在自己身边关心的问着,让雪姬顿时有种看到空马的错觉。

“没事...撒拉弗,你让我想起了一个对我很忠心的侍从。每当我这样发呆不说话时,他都会想你一样出现在我身边问我怎么了。每次我对会冷冷的回答他有什么事的...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有没有过得很好?”

“要是主人愿意,撒拉弗可以跟着主人回去看看主人的侍从。”

“....那也要等我的能力完全苏醒后才能回去...不过他不是笨蛋,一定会很好的活着,只是希望在我回去带走他之前,她不要被那边的大漩涡给卷进去了...”雪姬担心的是空马会被卷进死神的剧情去。

“是因为这个原因吗?”一阵甜美的萝莉声传来,让雪姬转过头看着不知几时坐在另一边座位的贞德,正用甜美的笑容看着自己。

“啊?”雪姬歪过脑袋,一副傻样看着贞德。

“是因为这个原因吗?所以才会逼不得已跟在好身边?”闪烁着红宝石般的红光的眼瞳,雪姬很清楚的看出里面除了纯洁,有的还是纯洁。明明是制裁了不知多少位恶人,已经被染红鲜血的双手的人,雪姬居然会觉得她纯洁,这个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难怪XLAWS一伙人誓死都会保护她,她身上有一种让人会不自觉去追随的光。

“你有兴趣听吗?我跟好相遇的故事。”知道贞德是安着拉拢自己的心来的,雪姬也不想隐瞒什么。

“好的。”得到几乎接近满意的答案,贞德眯起眼笑着回答。吸了一口气,雪姬一点点的告诉贞德自己跟好的故事。

------------------偶是分界线-----------------

听完雪姬的故事,贞德低下头默默地不说话,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所以,你是心甘情愿跟着好的?就算目睹他那种杀戮,你跟他们一样心甘情愿跟着他?”好晌,贞德才抬起头来问着。

“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但是,来到这个世界后,我第一个遇见的人就是他。我不知道他将我放在他身边是不是我哪里有什么利用之处。如果你问那班人是不是心甘情愿跟随好,他们是的。”

“为什么会那么多人身陷于黑暗万恶的深渊里?让我觉得很悲伤。”

“人,总是有欲望的。有些人,为了达到目的会不惜一切,即时将灵魂卖给恶魔也可以。你的同伴们很幸运,因为在他们在傍徨无助时遇到你,得到你的拯救。相比之下,好身边的每个人,从来没有看到或者碰触到那种温软的光芒。”

“....是吗?”

“是的。在你同伴眼中,你仿佛就是他们的神。但是,你其实只是一个拥有神级持有灵的通灵者而已。呵...并不是讽刺你的意思,但是在我眼中,你只是一个相仿于我妹妹的小女孩而已。我不知道你是否有真正的看过这个世界...虽然我只有15岁,看得事情不会多得你很多。但是相信我,在这个世界外面还有很多事情我们都还没去体验过。Anythingispossible。”

“虽然你说得很动听,但是好依然是万恶的根源,如果不除掉,这个世界一定会有更多人陷入黑暗。因为这样,我才要带领XLAWS的大家一起消灭他。”贞德回答。

“一个好除掉后,还是会有另外一个好的。因为,人类只要一天还存在着欲望,就会陆陆续续出现这样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我不能做什么。但是...”雪姬听了贞德的话后,低下头浅笑了一下,随着站了起来,走到贞德身边。

“我目前要做的事,就是带走好。远离这里一切,到他想要的地方去...只要我有足够的力量后,我会带着你说的万恶根源离开这里。”雪姬低声说了以后,往外走出去。

“可以再问你一个问题吗?”贞德的声音传来,让雪姬停下脚步,随后笑了笑点头。

“马尔高之前告诉过我天使们面对你的反应,还有夏马修那天的反应...雪姬到底是谁?”依然是甜美的声音,但是语气里却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气势。

“虽然呆在破罐子里面临濒死的经验会让你提升很多巫力,但是总是躲在破罐子里你就不会看到这个世界的真正姿态的。多点出来走走吧!贞德妹妹。在这个世界,似乎还有一种东西能让人毫无极限的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强过你跟好的人,其实是存在的。”雪姬笑了笑,走出去了,留下贞德一个人独自想着雪姬说的话。

坐回火堆旁取暖,雪姬回想刚才跟贞德说的话。再看着坐在不远处的XLAWS成员们,李塞鲁依然还是那个悲伤的样子。

XLAWS,一群想把好,这个万恶的源头消灭自称为正义的组织。其实他们都是曾经因为不肯接受好的拉拢而遭到毒手的可怜人。就拿凯文·孟岱尔来说,他是唯一一个从火灵的火炎下生存下来的人,全身上下的皮肤都被烧得不成人样了,于是只有终身带着面具做人。李塞鲁·达塞尔,一个原本生活无忧无虑的小男孩,曾经有着一个快乐的家庭。只是,这个家庭,却被好毁了....这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想要的正义。

相反好那边也是,因为自身的能力而遭到排斥,让他们憎恨着这个不公平的世界。遇上好,雪姬真的不知道是他们幸运好,还是倒霉。但是,没有遇到好,他们又会变成什么?如果贞德那种将自己关在破罐子里就能代替这些人承受他们的痛苦,雪姬倒是希望她能关久一点。只是,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不是吗?如果没有遇到好,贞德真的能确定自己承受的痛苦能救赎那班可怜人吗?这个问题,相信贞德自己也答不出来。

“有人...在呼唤着。”一直沉默的撒拉弗突然看着远方喃喃自语,打断了雪姬的沉思。

“怎么了?撒拉弗?”

“主人,有人在呼唤着我。”撒拉弗这么说着,雪姬抬起头看着撒拉弗看过去的方向,一片茫茫无际的黑色沙漠。想着想着,雪姬一个突然站起来,看着撒拉弗说的方向。

【GreaterSpirit...】

“怎么了?”米涅似乎察觉到雪姬的变化,于是走过来问她了。

“这场风沙过后,我们就会到达帕奇村了。”雪姬说着,看着自己的持有灵。

“为什么这么肯定?”马尔高推了推眼镜,用一种不相信的语气问雪姬。雪姬没有再回答马克的问题,只是坐下继续看着火堆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