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长安话音未落,就发现手里的墨镜被人抽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杯红色的液体。

他盯着钟葵手中的杯子看了一会儿,又开始看人家慕方宸的杯子,嗯看起来一模一样应该没有问题!

最后叶长安默默咽了口口水,端着杯子喝了一口:“味道好像有点怪。”

慕方宸走过去和钟葵优雅碰杯,头也不回地对叶长安说道:“你的那杯,不是红酒。”

叶长安将眼睛瞪大:“那我的是啥?”

“改良过的丧尸血。”慕方宸表情极为淡定。

擦(艹皿艹)!

叶长安的表情僵住了,谁来告诉他这是什么诡异设定?!丧尸血什么的你是用什么心态倒进高脚杯的啊BOSS大人!

慕方宸已经神色如常地将目光转向钟葵了:“你这几日留在基地。”

叶长安将丧尸血放远一点,边竖着耳朵听那边的对话,心底默默竖了个大拇指,Goodjob!BOSS大人你就继续对你家女配冷淡不上心吧,到时候我带女配私奔的时候有你哭的。

孰料刚刚定下的心思就被打乱了——

“你负责和他对技能。”慕方宸的语气云淡风轻,他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对钟葵这样说道。

叶长安一蹦三尺高:“我不打女人的,”目光忍不住飘向旁边的钟葵,顺势笑眯眯道:“尤其是美女。”

钟葵若有所思地看了叶长安一会,然后伸出手一撩头发,那叫一个风情万种,然而再放下来时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枪冷然道:“你说谁是美女?”

红颜一怒,生灵涂炭啊。

致力于调戏美人的叶长安立刻闭嘴了。

所以说这个世界的人为什么都那么想让自己打他们啊?简直是不能更糟糕好么!

慕方宸看着抱住自己两柄剑的叶长安,眉眼之间掠过一丝笑意:“我打算让你物尽其用。”

……大哥词不是这么用的,我不是物啊!叶长安泪流满面。

他这话说完便伸出手在触摸屏幕上随意地点了点,于是叶长安眼睁睁地看着一大堆丧尸从笼子里被放了出来,再然后叶长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人惨无人道地一脚踹了出去。

在自家基地的后院放说那个是这种设定自己年少无知时是怎么想的啊!就算想体现人家狂霸酷炫拽也不能用这种手段啊喂!(#`O′)

叶长安看着一步步逼近的丧尸军,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把扑向后门:“你还我的衣服!!!”

玻璃门后的慕方宸嘴角抽了抽,将玻璃门变成了单面隔光的了。

倒是钟葵闻声有些尴尬地问道:“慕先生?”

慕方宸的神情已经平静了:“实验步骤罢了。”

钟葵没再说话,只是眼底已经清清楚楚地写明了促狭笑意,什么实验必须要扒衣服啊?

叶长安眼见着“薄情寡义郎”一把甩上门,只好回过头去将心思放空,得,就当全息网游了。

挥剑,再次挥剑,九溪弥烟接着夕照雷锋,他尽量节约着自己的体力,毕竟在这个世界里他用的是正常人的身体,想必也是不能久战的。

叶长安根本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丧尸,他却是能彻彻底底地感受得到自己的力气一分一毫地消逝,当下一个笼子被打开时,他甚至开始怀疑慕方宸其实是想用这种办法磨死他。

难不成自己穿越过来就是为了被自家BOSS虐死?这种蝴蝶效应真是非常不好。

时间变得凝滞起来,像是黏稠的胶水一样流动地尤为缓慢。

最开始还能看清楚每个杀死的丧尸的脸,还能够控制着自己甩着六十斤重的重剑照丧尸脸上抡,慢慢地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了。

挥剑的胳膊越来越重,最后只好双手握住剑柄,眼前慢慢弥漫上血雾,连着大脑一点点透支了空气。

“他好像快不行了。”钟葵对着屏幕看,一边有些担忧地看向旁边的慕方宸。

慕方宸神色如常地翻书,翻得那叫一个快,他一边翻一边微微蹙起眉头,看起来似乎是很感兴趣。

钟葵犹豫了一下,又将目光移向了屏幕,这一回不到五分钟,她便惊呼一声:“慕先生,他倒下了。”

“脆弱的人类。”慕方宸的手指猛地顿住,连屏幕都不消瞧上一眼,便从旁边拽了一个喷雾器似的东西冲了出去,对着周遭一顿狂喷便一把拖起地上破抹布一样的人往里拖。

将门一关便将人丢到地上,只听钟葵呼出一口气来:“我摁了灭杀按钮。”

慕方宸这次连话都不说了,伸出脚尖踢了踢地上的人,半晌才从鼻子里面哼出一声:“他多少时间?”

钟葵看了一眼计时器:“两个小时五十三分钟,算挺能撑的了。”之前撑了最长的三个钟头的其实是个特种兵,可惜后来没来得及救被丧尸杀了。

慕方宸将目光重新移回叶长安脸上,俯下身去试图从他手里把剑掰出来,失败。

饶是昏迷了,叶长安的手指依旧死命地拽着剑柄不肯送手,似乎生怕失去了这唯一的依靠。

慕方宸便没再动,只是盯着满身血污的叶长安发了一会呆。

钟葵看得心惊,忍不住问了一声:“要我带去救治吗?”

“他没伤。”慕方宸这样说,手上的动作却是轻了几分,俯身下去要去解开叶长安的衣服。

“我的确没伤,”叶长安睁开眼,眼底尽是凉薄的笑意,他的手紧紧攥着轻剑抵在慕方宸脖颈上,锐利的剑刃朝着慕方宸一侧:“放我走。”

慕方宸没动,倒是钟葵反应极快地拽出了□□:“放手。”

“你让你老板放了我,我就放了他。”叶长安丝毫不肯让步,他手上的动作半点不改,人却是缓缓站了起来。

便是这样的险境,慕方宸依旧是不为所动地看着面前的叶长安:“我放了你,你也是死。”

“至少不用喝丧尸血。”叶长安笑嘻嘻地说着。

慕方宸沉默了。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啊?”叶长安痛心疾首,试图游说旁边的钟葵。

这小姑娘本来是个好端端的硕士,自从这个“丧尸之父”慕方宸研制的病毒将世界变成了这个模样,她就死心塌地地跟着这位老板了。如若不是后来慕方宸渣了,想必钟葵是想好了要跟一辈子的。

关键是这货现在也很渣啊!叶长安在心底疯狂腹诽。

所以妹子你跟我走吧真的,喝汤吃肉妥妥的。

钟葵努力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手里的枪一点都没抖:“别学那死皇帝说话。”

这就是名著的力量……

居然被发现了。

叶长安收了玩闹的心思:“给我指路。”

“你要什么路?”慕方宸闲闲地问,丝毫看不出被刀架了脖子的窘状。

“我要乱世中的康庄大道。”叶长安冷静地说。

慕方宸忽然笑了,他的笑容看起来蛊惑而又危险:“跟着我算么?”

BOSS大人您真是太自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