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离开绿毛少年的浅神迅速跑到了另一侧的街道上,即使是白天,他的左眼依旧亮的异常,细看的话他的瞳孔中隐约闪耀着彩色的光芒。

他的‘个性’源自他家族的血统,被称作最强的‘眼部个性’之一——‘歪曲之魔眼’。左眼可以将物体向左扭曲,右眼可以向物体向右扭曲,双眼同时开启时可以将所看到的物质一瞬间切断,此外可以开启千里眼和透视的技能,只是透视对于浅神来说还是太早了,目前的他连自己基本的‘个性’掌握都不是太稳定。

此刻的浅神术,正在使用千里眼给他的视觉反馈,高速的移动到假想敌聚集的地方。

他所能做的只有将眼前的机械全部扭曲,并且确保自己拿到足够高的分数。

因为他有着一定要进雄英的理由。

“时间到——”麦克老师的声音传播到了各个测试场地。

雄英高中教职员室

“实战测试的综合成绩出来了。”

“哇,想不到救助分0分的人居然拿到了第一,不过第二名救助分也是0诶。”职业英雄麦克非常兴奋地指着排行榜的分数向相泽说,但是相泽并没有搭理他。

“其实大家一直在争论要不要给第二名救助分,因为第七名歼敌分数是0分,全靠救助分,但是那是在第二名耽误了一段时间给他开导完成的,因为这个原因第二名才耽误了时间。最后的结果来说,他和第一名就差两分。”欧尔麦特表现的很纠结,因为他选择给这个学生救助分,并不是仅仅因为这个学生帮助了自己的小徒弟,只是他觉得这个孩子有成为英雄的潜质,然而其他教师并不是很同意他的观点。

“但是第二名说实话没有做任何具体的救援动作,这个分数没有办法给他。”相泽说道,“而且给多少也是一个问题,和其他参与救助行为的学生一样吗?”相泽的反问令欧尔麦特无话可说。

“哦呀呀,让老夫来看一下。”身材小巧的校长突然出现在一群老师中间,他看向了积分排行榜。“啊,是那个孩子……他应该不会在意第二名和第一名的问题的,不如说他可能会更加喜欢第二名,相泽老师,就按照面前的这份成绩来公布吧。”

“啊?根津校长认识第二名吗?”麦克大大咧咧的问道。

“认识?算不上,但是老夫受到过他母亲的恩惠,所以给了他一个报名的资格。因为他以前根本没上过公立学校,是因为我的推荐才有资格报名的。”根津校长端起了他的小茶杯,并喝了一口茶。

“总之他的成绩这么优秀,想必是瞒不住的,那么我提前告诉大家,尤其是A班班主任相泽老师,你应该了解一下他的家庭背景情况。”

“是,根津校长,您请说吧。”本来懒散的相泽,突然意识到了校长的认真语气,也开始打起精神来。

“他的本名,不叫浅神术,他姓‘浅上’,是敌人‘魔眼之女’浅上藤乃的儿子。”根津校长平静的抛出了一个炸弹。

“什么!”麦克吓得打翻了水杯。

之所以麦克如此惊讶,是因为‘魔眼之女’浅上藤乃,在90年代犯下杀人无数的恶名,是那个时代最骇人听闻的‘敌人’之一。她的眼睛‘歪曲之魔眼’可以将看到的一切东西撕裂,传言她不怕疼痛,为死亡而愉悦。

她犯案之后被‘伽蓝之堂’的英雄shiki所逮捕,而在逮捕过程中她还废掉了英雄shiki的一只手,以至于shiki后来只用义肢。

“他,是敌人的后裔?”连欧尔麦特都忍不住惊讶,浅上藤乃的能力之强,当时令几乎所有英雄都束手无策,而十几年后她的儿子居然选择成为英雄?

“藤乃并不是传言中那样凶残的人,只不过媒体都选择隐瞒真相而已。她从小个性就觉醒了。然而,这个‘个性’是‘敌人向’的‘魔眼’。她的父亲为了抑制藤乃的个性,对她下了禁药,断绝了痛感。再后来……她被一群不良所□□,被封印已久的个性突然爆发,并且失控杀死了人。”根津放下了茶杯,以一种悲伤地语气说完了这个故事。

“我所认识的浅上藤乃……那时候还叫浅神藤乃,是一个对任何事物都有极大好奇的普通小姑娘。我当时被人类所控制,所虐待,刚刚觉醒了个性,但是却无法好好的运用,那个时候是年幼的浅神藤乃帮我逃了出来。不曾想后来她竟然遭遇了这种事情,她第一次杀死的就是□□并且折磨她的那些人。结果放跑了一个,后来她为了隐瞒自己杀人的罪过,才开始不停的追杀跑掉的那个人,以及那个人周围的朋友,说实话我很难相信她是媒体报道的愉悦杀人犯和随机杀人犯。”

根津叹了一口气,“我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被逮捕了,那个时候她肚子很大,大概是被□□的时候怀上的孩子,入狱之后不久她快要临产了,因此被保外就医。而她的孩子一出生就被安置在了政府福利机构,因为她的父亲对她所做的事情也曝光了,一家人都进了监狱,没有人能够看管孩子,以我当时的权限也没办法收养一个孩子。我本来以为这就是终结了,等到最后见到浅上藤乃的时候,是她即将病死的时候。她求我给她的孩子一个考试的机会,我后来派人查了一下这个孩子,在福利院过的很是凄惨。虽然我很同情他,但是我并没有做徇私的事情,因此只是给了他一个公平考试的机会。只是希望各位老师能对这个孩子宽容一点,他的身世迟早会暴露的,那个时候我希望雄英可以成为他的庇护者。”

“这太过分了!媒体怎么可以!”欧尔麦特愤怒的锤了一下桌子,简直不敢相信媒体的作为。

“我们所看到的报导都是浅上一家是丧尽天良的魔鬼,父亲给女儿下药想要消除敌人向的‘个性’,女儿杀人为乐,母亲麻木不仁……”麦克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人们的思想可能怕是已经根深蒂固了。”

“我知道了,根津校长。”相泽突然说,“普通的对待他就好了,对吧。”

“哈?你在说什么啊橡皮头,你听完这些话还要冷漠的对待浅神嘛?”麦克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面色严肃的相泽。

“是的,这是最好的处理方法,也是对他最好的保护,拜托你了相泽老师。”根津向着相泽深深地鞠了一躬。

“以及麦克老师,我理解你对浅神遭受的事情所感到愤怒,但是浅上藤乃杀人是事实,过多的怜悯和关照只会让浅神感到更加难堪,以及让他的身世暴露的更快,请你理解。”

“我……我知道了,我会保密的。”麦克连忙应答。

“好了,现在我们开始去寄通知书吧,接下来要忙碌起来了。”

而在家兴奋或者焦虑的等待着录取结果的学生们,谁也不知道在雄英的教员室里发生了这小小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