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在第二天的早上。

一夜过后,福塔诺西闹出了大骚动。

想来也是,现在福塔诺西传说有两位怪盗在势单力薄的情况下侵入福光堡,强行夺走了公主殿下的魔道具。

而且,在这一天晚上,福光堡里有许多的冒险者和勇者,同时巫毒二世与初霜三世也都败下阵来。

有人说怪盗是其他种族的刺客,最终被初霜四世候补用上全力的二连斩击退。但是临走夺走了公主的魔道具。

也有人说怪盗只是想要测试自己的本领于是偷到了王族头上。

还有人说怪盗其实是某位贵族,闲极无聊干起了怪盗的行业。

甚至,连怪盗是为了夺取公主殿下身边危险的魔道具,拯救公主和福塔诺西这种说法也能偶尔听到。

关于柚发怪盗和兜帽男子犯罪的传说,瞬间在福塔诺西炸了锅。

——而现在

在仅有三人的空白世界里,也就是次雪用圣剑奇诺创造的单独空间里,也有不得了的事情发生。

「次次次,次雪!冷静一下!求你了!听我解释啊啊啊如果你还把我当做师酱的话痛痛痛别揪耳朵,精灵种的耳朵很珍贵的!要死了要死了!」

「喂次雪老大听我们解释啊!听我们解释之后你就知道其实这一切都是情有可原的啊喂!求你了,先听我们讲讲!人类种的耳朵也不是可以随便揪的啊喂!爱惜点女孩子啊!」

「我听!我听!我倒要看看你俩到底整出来了些什么好活。这不过是听你们解释之前的示威,根据你们解释的内容,我会视情况看看要不要把你们两个用奇诺传送到沙漠里暴晒三天。」

我和宇佐见柚子都被次雪抓到了DIC的瓦尔哈拉的二楼,然后为了防止对话被别人听到,于是用奇诺传送到了一个空白的世界里。现在他正生气的揪着我们两个的耳朵。

「次雪,次,次雪!说不出来话了,快放手,说不出来话了,我要去福塔诺西法院告你虐待精灵种!我只是被宇佐见柚子撺掇的,主犯是身为老大让我叫她凶真的宇佐见柚子!」

「哎哎哎哎哎哎!?」

以怀疑的眼神盯着我们两个的次雪举起我们的身体,露出了异常严肃的表情。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好痛痛痛!不,不对,次雪老大你听我解释,助手她比我更积极,确实是我提议行动的,不过在事情闹大的时候我就说要撤退了,决定继续行动的是助手啊!」

「等等,你先解释一下助手和凶真是怎么回事?」

次雪替我问出了我一直想问的问题。然后一时先把我们两个放下了。

「是动漫角色。」

「动什么?」

「啊啊啊别管了反正是你们听不懂的话题,是我们家乡那边的话。啊痛!」

在次雪决定跳过话题之后,又让我们两个正坐在地板上。

「这样不太合适吧,凶真,我才加入义贼团一天,我是组织里最没地位的打下手的啊!」

「别说了,什么义贼团,一共我和爱丽丝你两个人吧!就两个人你还分什么上下啊!」

被迫正坐在地板上的我们被次雪抓住太阳穴,互相推卸着责任。

毕竟次雪这愤怒的表情一直没有变。

「喂」

「「噫!?」」

次雪对正在吵架的我们喊出一句冰冷而没有感情的话。

「赶快坦白」

我们在这贵族中的贵族的**之下老实地坦白了事情的经过。或许也不算老实。

毕竟,没有提宇佐见柚子是异世界人的事情,只是把行走记录仪描述成了上个时代留下来的神器。而宇佐见柚子则是通过一些途径知道了这件事。

「——哇,你们两个真是的……怎么不早说啊,如果一开始就说清楚的话,就不需要干这种蠢事了啊。我肯定会帮你们两个的啊!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么?啊,师酱?柚子?」

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从这个态度来讲我确定柚子之前肯定和次雪是相当要好的朋友了。

「就算你这么说,那个东西可是超出福塔诺西时代发展的神器啊。用的巧妙的话,国家机密对于敌人将是完全曝光状态哦?而且王族的日常起居也会被监视。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想着尽快报告上面的人。但是,宇佐见柚子说越是位高权重的人可能约想要这东西,就算是王族也可能滥用这神器。」

在我这样子说的时候,我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情。

……等等?

也就是说在那边的家伙已经看到了我的小多萝茜各种各样的姿态了么!?

啊!好嫉妒!等有机会我一定要杀了那个用这东西看着多萝茜的家伙啊啊啊啊啊!

「我,我当时是认为告诉次雪老大没问题的!我提议去找次雪老大的时候,助手说『喂,住手!次雪也是贵族,而且是贵族中的贵族,虽然我不知道次雪什么时候看起来像主角了,如果你拜托了他的话先不谈他会不会接受,他如果接受了的但是被别人知道了的话,他作为初霜家族一员,在福塔诺西的地位会变得很糟糕!我可不允许你这样子对我的弟子出手!』于是我才打消了念头!」

「啊,你这家伙,你不是说好不说的么!次雪听我说,宇佐见柚子这家伙其实是……呜呜,放手呜!」

宇佐见柚子在我暴露出她的真实身份前来捂住了我的嘴。

看到再度吵起来的我们,次雪又叹了一口气。

「事已至此,已经没法回头了。不过还好,知道你们真实身份的只有我一个。宇佐见柚子这两天祭司服好好穿着,记得戴帽子,贵族会对所有盗贼进行排查,不过因为你是祭司所以应该没啥问题,师酱的话……你和我马上去一趟福光堡。」

「哎!?……刚刚被你揪的耳朵太痛了,不好意思,让我在铁匠铺休息一下吧,或者直接在你的房间休息一会也行……」

「别装疯卖傻了,赶紧过来,我们要去接可可奏艾欧还有零号,还有和多萝茜殿下道别」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是很敢去从昨天开始就戒严的福光堡啊!又不能保证肯定不会出差错,万一被怀疑,用心灵探测或者测谎术的话就完蛋了啊!」

「你会那么多的魔法总能想办法针对的,要走了!」

这样子说着,次雪终于关闭了奇诺,周边的景色也从一片看起来有些孤寂的白色变成了DIC的瓦尔哈拉的二楼旅馆。

等等,为什么接可可奏和艾欧还有零号要带上我,次雪这家伙果然擅自把我当成小队成员了吧!

……

不过,想想这几天,或许这样子也挺好的。

宇佐见柚子看着我被抓着手拉走的我,双手背到身后吹着口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那,那助手啊,你好好加油哦?还有,被偷出来的神器被最后艾欧的一记标枪打碎了,你放心好了,那东西不会再出现在世界上了,我就先告辞……」

「……等一下,柚子」

「怎,怎么了!?次雪老大!」

慌忙打算离开的宇佐见柚子的肩膀突然一颤。

「你们的秘密就这些了么?还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了?」

「……呃」

「看来还真有啊,快说!你们到底还隐藏了什么!我和你也是老交情了。所以知道你陷入窘境的时候就喜欢把双手背过去!没错!就是现在这样,快说,你们还有什么秘密!」

被次雪逼上绝路的宇佐见柚子对我发出求助的视线。

我已经完全理解了。

考虑到刚才宇佐见柚子把我卖了的事情。

我完全理解我应该做什么行动。

「凶真还偷了除了神器之外的其他宝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这个叛徒!」

「你这混蛋,还偷了其他的东西!?这下你不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小偷了么!交出来!你到底偷了什么!」

宇佐见柚子终究是放弃了抵抗,交出了一个上面写着『left4dead3』的未知材料制品。

次雪拿到手里,打量了一下。

「你这家伙啊……这东西是怎么用的?」

次雪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

「是我们家乡的东西,这个国家用不了的,想必是哪一任国王没见过的新奇玩意就收集起来了吧。」

回答完之后,柚子好像是又想起来什么东西一样。

「啊,说起来还有一样东西啊。助手!」

「哎?」

「……嚯?难道还有别的么?」

听到这话,次雪有站起来,朝我伸出手。

我还偷了其他的东西?

还有什么啊……我陷入思考。

啊!

「啊啊!对了,我想起来了!原来还有这个啊!那个时候我也对多萝茜使用了偷窃所以我自然也偷到了东西。」

说着,我把从多萝茜那里偷到的东西交给了次雪。

那是一块晶莹剔透,有着血一般鲜红颜色的玉镯,或许是某种魔导核心吧,上面有着很多的魔力。虽然当时和宇佐见柚子的行走记录仪一起被艾欧投掷的短棍击中了,但是很明显这东西要比行走记录仪结实许多,上面甚至一丝划痕都没有。

说起来多萝茜准备迎击我和宇佐见柚子的时候,手臂发光了,现在想想,可能这玉镯就是那发光之物吧。用鉴识眼的话能看出里面蕴含着极大的魔力,以及类似于情感一类的东西。

次雪紧紧皱着眉头,死死盯着我手上的玉镯,面容逐渐失去血色。

不会吧,不就是块有魔力的玉镯嘛,大不了等下我再偷偷还回去嘛。

最后——

「……!?你,你你你……!你居然从多萝茜殿下那里把这个偷过来了!?」

「是,是啊……什么嘛,别大惊小怪的吓我啊,你这种态度比生气更吓人啊,这不过就是一块魔力含量和可可奏差不多的玉镯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此时我还没意识到一个镯子有着可可奏的魔力量这件事意味着什么。

「次雪,说句话啊,你这么惊讶我会以为我偷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的,喂,说句话啊!别吓唬我!」

次雪呆呆的看着那块如血的玉镯好一会,又把它轻轻地交到了我的手上。

「听好了,师酱。这只玉镯绝对不能弄丢了?而且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最好把它带到坟墓里」

「喂你别这么说啊!既然,既然是这么重要的东西,我就说是在福尔马林捡到的还回去不就行了,反正虽然这块玉很好作为材料肯定能打造出来好圣剑,但是还回去的话我也不心痛的啊。尤其是本来这也是我妹妹的东西。」

「笨蛋!这是王族的孩子从小就不离身的东西。这块玉传承自符戈时代,是符戈生涯最后一战的战利品,本是通体晶莹碧绿的宝玉,具有吸收魔力并且传承的效果,那时符戈将其打磨成镯决定将其作为国宝,每一任国王继承人及其伴侣都要将三滴血滴在上面,在下一任王子或者王女出生时为其佩戴,以此作为传承。这宝玉滴上血液之后,仿佛血液融进了宝玉,宝玉也变成了红色,换言之,这东西是王族的证明,只有王族和王族的婚约者才能持有!说这东西被贼人偷走,又被路过的锻造师或者是冒险者捡回来这种谎言实在是……而且就算你是出于善意送回去,也难免被杀,以免走漏风声!」

「什么鬼啊这么可怕,虽然知道你们福塔诺西是注重传承的国度,但是这也太过分了吧!啊啊!宇佐见柚子!你想去哪!快负起把我卷进这种麻烦事的责任,偷偷潜入多萝茜房间把这个玉镯给我还了!」

「太可怕了,我才不要!而且,你当时不是说了『但是这一次,虽然之前我都是被迫参与,但是,从现在开始,我是抱着强烈的自我意愿来参与到这事件当中的!』嘛!而且次雪老大你也变了啊,本来你是多么清廉正直一个人,就算是自己家有一点不正收入你也冒着和家庭决裂的风险去举报,结果现在居然要隐瞒这件事,该说你会圆滑处世了呢还是说被爱丽丝大姐毒害太深了呢?」

「什,什么!等一下!我才不这么觉得呢,我真的变了?难道我已经病重到没工夫担心多萝茜殿下被师酱毒害的程度了?」

喂,这是什么怪话!

我没有去管像是受了打击的次雪。不过说真的,现在的次雪不是挺好的吗。

我拿起玉镯,走向窗边,将玉镯放在阳光之下。

折射的光芒真的很绮丽。

「……没办法,虽然很好看,感觉也会很好用,但是回到铁匠铺之后就把它埋进土里吧,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了。」

「别说怪话!那可是多萝茜殿下重视的寸步不离身的东西!所以你不管干什么,都要把这块玉镯戴在身上,好好珍惜,并且千万不能让人发现」

「这是什么新型的整精灵游戏啊?还有啊!难道柚子那东西就不需要还回去了么!」

「哎!?怎么扯上我了啊,!」

思索再三,次雪决定用宇佐见柚子发明的打火机彻底处理掉了那个宇佐见柚子偷回来的叫做卡带的东西。

或许某种意义上大叫着「别用我发明的东西做这种事情啊啊啊啊!」的宇佐见柚子算是自作自受。

宇佐见柚子似乎会趁着福塔诺西大举通缉柚发色盗贼之前,赶紧换回祭司服,然后说服空调灯代去福尔马林高强度狩猎一段时间。

她说避避风头之后就会带着空调灯代回来找我。想必今后见面也不会很难。

不管怎么说,这次和宇佐见柚子的合作还挺愉快的。

第一次正式认识了宇佐见柚子这个家伙。

本来还以为只是个每天说着奇怪话的白大褂狂魔。

结果实际上是来自其他世界的但是意外的让人没有什么隔阂感的同时还算可爱的女孩子。

或许等哪天我不想再干锻造师了,或者是真身暴露,遭到通缉的时候,真的可以考虑和她组成盗贼团吧。

不过,那都是之后的事情了。

现在,就先准备好对付多萝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