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褚停在原地一动不动,双眼瞪大着,就快发出光的样子。

身上金色红色参杂在一起的光芒,反而越来越亮,酝酿着下一次攻击.....

要来了?

不对,不是他身上的光芒越来越亮了,而是这个地域越来越暗了!

周科意识到不对劲,立刻抬头看向太阳。

果然,太阳被遮蔽了。

被巨大物体,一块相当于摩天大厦的巨石,挡住了。

“贯石斧?!”

刚刚献祭了两张牌了吗!?这才是贯石斧必中效果发动时的场景吗?

巨石在快速坠落,呼啸的风缠绕着石块的周边,燃起了几许火花。

阴影覆盖的面积越来越大,放眼周围,这个巨石一旦砸下,波及的范围根本就是整个战场。

“呵呵...”

简直绝望了好吗!这还让人好好玩耍吗?

我又不是孙悟空,也不是艾伦,面对这种东西,难不成要豪言壮语:不就是块石头吗,看我把他推回去!

推个毛线啊!石块的引力都快把人吸上去了啊!

————————

“不管看多少次,都很壮观啊!”

看着那些第一次看见贯石斧威力的围观群众,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曹高远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视使用的杀威力的不同,效果不同,但是自天而降的陨石,果然让人痴迷呢!”

“嗯。”

果然没有什么希望呢...达文惠看着这幅场景,认为已经知道了结局。

“我好像能理解你为什么会执着于贯石斧了,一瞬间必然抹灭三滴血,将敌我双方的差距拉大到这种程度,这确实可怕。”

————————

没有一寸骨头是连着的,没有一块肌肤是完整的。

内脏被扭曲挤压在一起,又拍开来摊成一片,喉咙里面全身胆汁与鲜血,堵着无法呼吸,也闻不到气息。

也是,连肺都没有了的话,呼吸这种失去理所当然的做不到了。

就连这残存的意识,恐怕也要消散了吧......

人在死亡来临之际,应该会回忆什么,会去试图抓住什么,但是现在根本什么都没有啊......

“还有气啊......喂,小鬼,认输吧,这样下去你会精神层面的死亡的。”

听得见许褚的声音。

最后时刻还是用了酒来让自己活了下来,依旧是本能的。

和本能的莽夫战斗,周科似乎也只能靠着本能去战斗了,本能从濒死状态变回了一滴血的状态。

慢慢的睁开了眼,可以一点点感受到,是完整的身体。之前那份痛楚全身错觉,因为过于现实的巨石坠落带来了压迫,所以出现了自己惨死的幻觉啊!

“如果是平时,我确实应该选择认输或者逃离......”

膝盖以下还是冰冷无比,先用手撑着吧。

“不过你现在身上是一点防御手段都没有的吧!”

反正其实也不会死,怎么可能在对方底牌全都用完的情况下选择认输呢?!

新卡牌是一张杀和一张闪吗......

行吧,攻击才是最好的防御,尤其是许褚没有任何底牌的现在。

双斩!!!

周科对着许褚原地打出一拳。

不能动弹的双脚,脱了后退,冷静的大脑驾驭不了本能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