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车载着一颗跳跃的心一路飞驰,刚到家,肖战就被人拽进了屋里。

“战哥,好久不见啊。”结实的触感,让王一博感觉不枉自己大老远的跑来。

“前两天不是刚见过。”拍了拍那人的脊背,肖战笑嘻嘻的出声。

“屁,好意思说,你都不爱我了!”将怀里人松开,王一博撇撇嘴继而看着他的眼睛,“你都不看我。”

“...喂,我哪里没看你了。”看着眼前这个一本正经“装模作样”的小子,肖战嘴角的笑越发深刻。

“切!”瞪了他一眼,王一博又把人抱进怀里,“感冒好了没有。”

“没有,马上就得传染给你。”肖战一扫舟车劳顿的疲惫感,朗声笑着。

“来呀。”说着,就松了松两人之间的紧贴,低头去找那惦念许久的唇。

一吻结束,肖战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有些懊恼地说,“你快去喝包板蓝根,你一生病,我可招惹不起。”说完,就把身上的包递给王一博,自顾地进屋里去给他泡服冲剂。

“喂,我身体这么好,怎么可能生病。”紧跟着前人的脚步,王一博贼兮兮的笑着,猫上那人的后腰,把他再次抱在怀里,“再说,感冒又咋了,小意思。”

“呵呵,你可拉倒吧。”想到王一博生病的样子,肖战不赞同的撇撇嘴,把手里杯子递给他,“喏,喝了再说。”

“不想喝。”撂下这句话,王一博就朝沙发走去。

“喂,又不苦!”知道他不喜吃药,肖战赶紧跟上那个作势要去打游戏的人,“快点,喝了。”

“不喝,没事的。”朝他摆摆手,王一博点击开始,竟是真的要打游戏了。

“喂~一博哥,喝吧喝吧。”蹲在王一博面前,肖战眨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不自觉地接过那人手里的杯子,看他这个样子,王一博心想,别说是感冒药了,就是毒药,自己也可能不犹豫的一饮而尽,美色误人啊,美色误人。

看他终于把药喝了,肖战欣慰的在他头顶拍了拍,“乖~”

......

“你想死是不是?”

“哈哈哈哈,家里有没有吃的,我快饿死了。”肖战在那人下一步动作之前急忙站起身,一边说,一边朝厨房走。

这边,王一博也从地上站了起来,“你猜啊。”

扭头看了他一眼,“你猜我猜不猜。”

“哈哈哈,我给你做了好吃的!”先肖战一步跑到厨房,王一博站在门前抱着手臂看着他。

“天呢,你做的?”一脸诧异的撇撇嘴,肖战无奈的笑笑,“一博哥,你让我进去煮点面吃吧,你吃了吗,再给你做点。”

“喂!你质疑我是不是?”听到那人的话,王一博不高兴了。他兴致勃勃的在网上订了食材,乒乒乓乓的拾掇了半天,可不是为了眼前这个结果。

“啊哈哈,没有没有。”看到王一博的神情,肖战极力忽略自己饿到有些痉挛的胃,笑着继续说,“一博哥做了什么好吃的呀?”

“哼,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老王,我饿死了。”

“好好好,你去餐厅等着,我拿给你。”想着他舟车劳顿,算算时间也确实是饿惨的时候,王一博不再调笑,说完话就兀自进了厨房,把自己准备很久的美食端出来。

坐在餐桌前的肖战,看到餐盘里的东西眼睛瞬间就放大了,“哇哦,三文鱼,你自己做的?”

“嗯,尝尝。”

接过那人递来的筷子,肖战迫切的夹了一口,“哇,太好吃了吧,老王,你真的,厉害!”伸手比了个“赞”的手势,肖战又夹了一块。

“慢点吃,还有其他的。”

“哎,一起吃!”看着他的背影,肖战急忙出声。

“好,你先吃。”进厨房,把其他的美食一起端出来,王一博才坐在餐桌前。

“战哥,文件下来了。”看着美滋滋吃饭的人,王一博知道,自己没白忙活。

“你说那件事?”

“嗯。”

“好。”眼神晃了晃,肖战点头应是。

那是一些说着爱自己的人,可他们却用最恶毒最肮脏的语言,攻击自己爱的人。肖战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心里的想法,但他清楚,那些人并不是真的爱他,其中不乏带节奏,恶意攻击引战的第三方,而之所以心里难受,是因为他的小朋友,要无端承受那样的诅咒和谩骂,他却无法做些什么。

这件事情,还得从半个多月以前说起。

那天,肖战提早来到机场坐飞机转场上班,因为要把一些狂热粉在路上围堵的时间算进去,他只好提前两小时出发,本以为做足了准备,但没想到还是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

因为她们的狂热,个别粉丝闯入内部拍照,造成了飞机延迟起飞。机舱里怨声载道,肖战闭着眼睛将他们的质疑和辱骂一一听在耳朵里,心中理解他们的愤怒,却也不免感到委屈,但这事毕竟是因自己而起,除了郁闷,肖战也无法有其他的情绪。

只是心里总归是不舒服的,就跟他抱怨了几句,当时他正在拍戏,隔了很久,给自己打电话告诉自己不要放在心上,而听到他的声音,得到他的安慰,肖战心里的委屈,也慢慢消散了。

没想到,他的淡定,只是表面现象。后来,在二人通话的时候,他的提议让肖战吃了一惊,然后便瞬间释怀了。

他要告他们。

如果可以,那些辱骂嘲弄王一博的人,肖战更想亲自解决,可不能,这件事,他不可以插手。只是网络上的声音过于嘈杂,他们可能不会理解什么叫维权,肖战害怕新一波的憎恨会在潮湿阴暗的角落里悄然萌发。

当时王一博是怎么说的呢,他说,“战哥,你粉圈太乱了,这样下去会影响你的发展,放心,我正常维权。”

道理肖战都懂,但真的很害怕有些不理智的人会对他生出不友好的看法,但明白他的意思和坚定,肖战就同意了他的变相维护。

“行,什么时候开始。”放下筷子,肖战吃得差不多了。

“明天公布吧,你先好好休息。”说完,指了指菜,“不吃了?”

“嗯,吃饱了。”对他笑笑,肖战用手托着下巴,“王老师真好。”

“切,你才知道?”

“当然不是,王老师一直很好。”

“你去休息吧,今天我洗碗。”

“哈!?”

“那么震惊做什么,王老师一直这么优秀。”挑了挑眉,王一博开始收拾碗筷。

“哇,老王,你这样我都快感动哭了。”

“现在哭有点早了吧,你好歹等我洗完澡。”

......

“滚!”

“哈哈哈哈。”

“真不用我帮你?”

“不要,你去休息吧。”

“行,今天换我看你收拾。”

“哈哈哈哈,好。”

肖战倚在之前王一博靠着的门框上,看着他手忙脚乱的忙忙碌碌,可能自己追寻了这么久的幸福生活,早就悄悄来到自己身边了吧。

学着他的样子,猫上他的后腰,肖战紧紧抱住他,将头放在王一博背上,真好,有他。

夜里,王一博没让肖战“哭”,他太累了,将人抱在怀里,好好睡吧。

既然要处理那些“披着羊皮的狼”,肖战也不会把战场单独留给王一博,所以第二天一睁眼,他就把“秘密花园”关了。

不是不爱她们了,只是这个曾经的花园,早就变成了另类的战场,肖战之前一直不忍心,但一次次的容忍换来的仅是更加肆无忌惮的攻击辱骂,算了,就当是新的开始吧。

等了一天,也没看到热搜,肖战给王一博打电话,“热搜你压了?”

“嗯。”

“没事,别压了。”

“你好好休息,别管了。”

“撤了吧,影响不了我。”

“给她们一天的时间理清楚,我就不压了。”

“哈哈哈哈,王一博,你这个心操的,也是没谁了。”听到王一博关心粉丝的想法,肖战不得不说吃了一大惊,他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竟然给她们留时间冷静冷静,感动之余还有点搞笑是怎么回事。

“笑什么笑,笑那么大声!”

“哈哈哈哈,没有,听你的,今晚回来吗?”

“不回了,时间来不及。”

“好,注意身体,你缺的觉我替你补回来!”

“沙雕,今晚好好休息。”

“知道了。”

挂了电话,肖战心情变得无比轻松,原来有人照顾是这种感觉啊,那今晚,他就听话,乖乖休息吧~

晚安,我的王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