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龙抬头。

气候宜人,已有早春丽景之色,沫白独自一人来到林间小路上,这条道路走了上百回,一条阴癖的草木小道也被自己踩出,这条小路正是自己这几年来,每周下山的必经之路。

为了给母亲换药,必须得经过一个旁山小道,习惯了一个人,沫白如今也是轻车路熟,耳畔传来阵阵急窜的流水声,下面的峻峭的悬崖之下是极端的流水,若是行走之人稍有不慎便会摔落下悬崖,落入这急窜的流水之中,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性。

沫白深深吸了一口气,来到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仅允许一个人通过的陡峭悬崖边,如今阳光明媚的天气,沫白行走了数十公里,衣襟微微有些浸湿,但是为了母亲,这一切都是应该的。

沫白双眸远眺,站在悬崖边上,疾风呼啸吹过耳旁,前方只有一条窄窄的石子小路,下方则是危险的极端水流,翻滚的浪涛犹如重锤不断的敲击着岸边的岩石,而那石子路两侧没有任何的保护措施,也没有任何的围栏。

或许对于修道者而言,着短短的百米小路只是三脚五步的事情,稍微用点灵力便能轻松跃起,几步就能跨国这短短的百米,但对于沫白则不一样,作为一个无法修炼灵力的人,只能一个脚印的落实,而且必须小心谨慎,稍有不慎,则是落入万丈悬崖之下,决无生还的机会。

沫白头上微微渗出了汗,看着脚下翻滚的浪涛,心中不由得紧张起来,虽然走过上百次,但每一次都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十几分钟过去,漫长的路途还剩着一半,心中想着在家等待着自己的母亲,似乎又有了力量,抬头望去,前方的绿岸等待着自己。

“哟,小师弟,打算去哪啊?”

一道极其突兀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这声音也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

“林师兄,咋今天你也有闲心来这里逛逛?”

沫白转过身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傲天,无事不登三宝殿,两人彼此早已看不顺眼很久了,虽然沫白一直在躲着林傲天,但根本没有想到林傲天会在这个时间点找上门来。

林傲天覆手而立,神色气昂,黑色的衣袍随风飘舞,带动着他的发髻,而一张英俊的斗灵门的绝大部分女学员都为之倾心的脸庞上,却挂着一道阴险而又狡诈的笑容。

“小师弟,今天不去看小雅师妹练剑了?”

林傲天刻意加重语气,尤其是最后“练剑”二字,来者的意图早已表达的明明确确,准时来找茬。

“是啊,不过我在家天台你都能看她练剑,不看那么一会也没有什么关系。”

沫白也不是傻子,着林傲天早已窥视贺雅姐许久,情敌相见眼睛分外红,自己都还没有和贺雅姐好好的交谈聊天过,就他也配?

林傲天看着沫白那蔚然有些得瑟的模样,有意识的炫耀着他和贺雅两人不凡的关系,林傲天脸庞逐渐染上一丝寒意,五指骤然抓紧,青筋从额头上爆出。

“你小子别给我装,就你也能配得上小雅师妹?识趣的乖乖滚远一点,当你的废物去,别惹事生非。”

林傲天也直接撕破的脸皮,沉声赫然道。

沫白对此只是微微一笑,对此丝毫不惧。

“我不配,你配吗?就你那种下三滥的手段还想追求贺雅姐?做梦吧。”

沫白眼中闪过一道鄙夷的目光,对着林傲天竖起中指,林傲天的为人早已得知,对贺雅姐死缠烂打,仗着自己的哥哥是首席弟子,频频对贺雅姐出手,虽然每次都被拒绝,但这行为十分的下三滥。

“你找死。”

林傲天足下生辉,磅礴的灵力顺势而发,傲人的眼魄之中闪到阵阵寒光,双手如鹰抓,踏地而起,直接一个纵深翻越就跨了数几十米,来到沫白的身前。

随机,一只手抓着沫白的衣襟,似乎不费吹灰之力的将他举起,沫白就这样被他举在半空中,毫无任何还手之力,双眸死死的盯着林傲天,那磅礴的灵力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林傲天嘴角勾起一道冷意,冷冷的笑道。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从贺雅身边滚得越远越好,别让我再看见你。”

林傲天那阴险笑了笑,眼眸划过杀意,若是沫白就此不领情,那别怪他心狠手辣。

沫白悬浮在空中,双脚离地,底下则是浪涛滚滚的江河,面对他的威胁,沫白深深的啐了一口,像他脸上吐去。

“我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啥样?”

虽然自己没有任何的灵力,但是绝对不是软骨头,这是他做人的底线。

“既然你找死,那就去死吧。”

这番举动彻底激怒了林傲天,这个杂粹小子,竟然敢往自己脸上吐唾沫。

林傲天松开了双手,脸上荡漾着阴森的笑容,双手用力甩出,将沫白扔下了悬崖岸边。

越来越远的陆地,而流水的声音越来越大,身体不断的下坠,疾风呼啸,沫白也知道,自己的结局必死无疑。

阳光照耀着他那清秀的脸庞,沫白微微一笑,合上了双眼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娘,抱歉我回不来了,还有贺雅姐,只能下辈子娶你做老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