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果有办法来到这里的话绝对会常来找你的,我该怎么做?”

“你真的想要进来的时候大脑潜意识里会模拟出这个场景的。”王书涵笑了笑。

“总感觉你现在说话要比以前深奥了。”

“我无聊的时候都在看这里的书,尤其是哲理类的,倒是你感觉要比以前开朗的多了,我记得之前你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的。”

“发生了很多事,反正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有很多东西也看开了。对了,你说这里已经一团糟是什么意思?”

听到洛寒这句话后,王书涵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你自己看看周围的人吧,我还以为之前你注意到了。”

洛寒看向周围,这才发现教室的不同,坐在教室里的人脸上画着以红蓝相见为主色调的涂鸦,眼睛里没有了瞳孔,正在用眼白盯着他和王书涵。

尤其是前面的教授,他虽然在讲课但一直呲着嘴,露出了里面一排尖利的獠牙。

洛寒甚至有些疑惑这教授是在用什么发出声音的,前列腺吗?

“这是...怎么回事?”

“我上次把你送出这里以后被丧尸咬死了,然后再醒来就已经这样了,这里每次都会重复同一天,一开始我也被这些人吓破了胆,但是经历了67次死亡以后就能渐渐摸清这些东西的套路了。”

“所以他们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还有你真的没事吧。”

“这要问你自己了,到底是什么让你内心变成这样的,放心好,不到固定时间他们是不会行动的,在那之前就只会呲牙咧嘴地看着咱们。”

“我是怎么变得……对了,我记得在那之后体内的丧尸病毒进行过几次暴走,那时候我心里想的全是撕碎眼前的一切。”

洛寒想到了之前那个奇妙的感觉,当时他也觉得这个感觉副作用太大了,首先使用完就会全身无力、身心疲惫,还有就是总会有一点杀意按耐不住想要涌出。

“多半就是那个原因了,他们不像丧尸一样吃人,但是有极强的攻击倾向,而且力气大的可怕,我尝试过反抗,但效果微乎甚微。”

“你死了以后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吧,像我使用能力一样。”洛寒担心地问道。

“当然有,你没发现我在你心中的印象变淡了吗,换句话说就是我的存在感变弱了,他们或许没办法一次就直接摧毁这里,但是经过无数次破坏迟早会让你失去所有的记忆。”

洛寒无法想象一个人被困在同一天,而且每天都要面对一群毫无胜算的怪物有多么可怕,如果是自己能撑住这么长时间吗?

“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也不是每次时间重置都会死,在57次循环的时候我找到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在那里就能等到下次时间重置。”王书涵仿佛猜到了洛寒心中的担忧,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那就好,我绝对不会忘了你,这是我作为一个人最后都理智了。”

“哈哈,有你这句话我就很高兴了,时间差不多了,跟我走我再把你送出去,这次离开的方法和上回不太一样,记得跟紧我。”

王书涵看了一眼手机,身体处于紧绷状态,他已经准备好随时起身离开教室了。

“3,2,1,就是现在,从窗户跳出去!”

说完,王书涵站起身跑到窗前纵身一跃,洛寒紧随其后也从窗户跳了出去。

几乎是同时,教室里的“同学”们全都冲了过来,这时学校内的铃声仿佛成为了这一切的开端。

洛寒出来后落在了草坪上,他正好能看到天上的景色,这里的天已经变得一片血红,连云彩都是一样的颜色。

四周的教学楼上满是涂鸦和被破坏的墙壁,看上去就如同一座废弃的学校一般。

玻璃打碎的声音吸引了周围很多人的注意,他们把目标转向了洛寒和王书涵,以非人般的速度朝着两人跑来。

“快起来,赶紧跑,慢一秒咱们俩就又得等下次时间重置了。”王书涵一把拉起洛寒说道。

王书涵带着洛寒熟练的在大学里来回穿梭,在几十次的轮回里他早就把整个大学的所有路线全部都记住了。

“5秒钟后会从右边拐角冒出来一个,记得躲开,然后继续往前跑,千万别回头。”王书涵边跑边提醒洛寒。

有了王书涵的提醒洛寒警戒着右边的拐角,果然如王书涵所说,正好五秒,在拐角窜出来一个身穿篮球服的怪物。

王书涵抄起脚下一块板砖,一砖头直接糊在了这人的脸上,板砖直接被拍碎,王书涵趁着他被板砖打懵的时间内直接跑了过去。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熟练的令人有些心疼。

一路上所有的岔路、拐角、角落,每一个地方王书涵都知道有没有怪物出来,托他的福,洛寒一路上毫发无伤地跑过来了。

“喂,这怎么是死路啊,后边那些东西马上要追过来了,往哪走?”洛寒看着眼前被绿色藤蔓包住的一堵墙问道。

这时后面追着的大军都已经追了过来,这里时一个胡同,唯一的路又被他们给堵上了,现在只有死路一条。

“都跟你说了相信我,他们是不敢过来的,这可是我死了十几次才找到的近路,现在咱俩安全了。”王书涵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喘着气说道。

果然,正如王书涵所说,这些怪物都只是跟他们保持了一段距离不敢再向前一步,看上去就和不敢踏入高等级丧尸领地的丧尸一样。

洛寒很快就意识到是有什么保护了他们,但是这周围除了背后那堵墙什么都没有。

墙?洛寒回头看去,墙上的藤蔓隐隐泛着绿光,它们在慢慢的从墙壁往外延伸,眼前这些怪物也随着藤蔓的延伸而往后腿。

“挺新奇啊,平常这藤蔓什么都不干的,这次怎么主动行动了,难道是因为你来了?”这次王书涵也有些惊奇。

洛寒突然意识到之前在南唐市见到的那个玫瑰花,吃下它的花蕊后感觉身体里多了点什么,难道是对幻境的影响?

这么一想也确实是这样,毕竟它的毒就是制造幻境的毒素,有了抗体也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