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笙学院的中央广场,血红色、银灰色、幽蓝色和黑色四种光芒闪烁,发生了一次又一次的碰撞,强大的灵力波动让在场的其他人根本无法靠近,就连院长冰寒振等人也只能袖手旁观。

魔狼身影一闪,向血灵一剑刺出,血灵抽剑回防,剑身挡住了剑尖,血灵后退三步稳住身形,幽狼也随即从血灵后方发起攻击,一层冰墙立在血灵后方,挡住了幽狼的幽火,在战斗中如此精妙的控制,需要绝对的精神力来观测周边的情况,就算换做冰寒振来恐怕也是做不到这种地步。

血灵警惕让魔狼有些头疼,“完全找不到破绽,只能硬攻么。”魔狼嘀咕着,纵使他灵力高于血灵,但若不像那一枪一样压缩灵力的话根本无法对她造成多大影响,但是压缩灵力的消耗可不是闹着玩的,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他看向了魔魅。

另一边,魔魅正防御着暗冥雪从四面八方攻过来的攻击,“该死,这家伙这么越战越强,这就是天赋灵力的压制么,不过好像有些偏锋呢。”魔魅细查到暗冥雪攻击虽然越战越烈,但对于自身的防御些许轻飘,若暗冥雪的灵力高于或与他相近的话,这一系列攻击他必败无宜。

而这幕正好被魔狼看见,魔狼决定先从暗冥雪下手,便开始寻找时机,他下令幽狼群全方位攻击血灵,尽可能的将血灵困在其中。

17头幽狼将血灵围的水泄不通,不断的攻击着血灵,暗冥雪见血灵陷入被动,想尽快解决战斗去帮助血灵,她将所有灵力释放,不断的攻击魔魅,漫天的剑雨宛如万箭齐发一般。

面对无懈可击的攻击,魔魅终于招架不住,露出了一个致命的破绽,暗冥雪抓住此机会,将灵力聚合一剑之上,向魔魅刺出。

饱含暗冥雪释放所有灵力的一剑,如同万钧破敌之势,精准无比的刺向魔魅,然而就在命中之际,魔魅邪魅一笑,化为黑雾躲避了这致命的一剑。

“不好!”暗冥雪心道,但事实不给予她反应,魔魅现身与暗冥雪左侧,一剑斩出,将暗冥雪腹部划开一道巨长的伤口,在暗冥雪被命中的途中,一把幽蓝色的长枪从侧方斜挑出去,将暗冥雪击退数十米。

暗冥雪倒在一旁,血灵急了,一招大范围攻击将魔狼全部击败,随后马不停蹄的来到暗冥雪身边,“雪儿~不要死~我这就给你治疗雪儿~”血灵带着哭腔说着,双手也是放在暗冥雪的伤口上给暗冥雪治疗。

淡蓝色的光辉耀应着暗冥雪,伤口也是足见愈合,但由于刚刚血灵将一大半灵力用来脱身后,所剩的灵力已是寥寥无几,暗冥雪的伤口愈合一半,血灵就已经脱力了。

后方的冰寒振等人心寒不已,可他们却无力出手去拯救危机中的暗冥雪。

魔魅向暗冥雪的方向走去,对着虚弱的她们说道“哈哈哈,没想到吧,我专门留了一手,就等着你呢,哼哼哼,只可惜你的实力太低~太低了,不然说不定还真能打败我呢。你们暗冥族战斗着实让人头疼,只会一个劲的攻击~攻击~攻击!当初灭你们的时候真是花费了我们不少心思啊!”

虚弱的暗冥雪倒在血灵的怀里,看见魔魅一步一步的走来,对着血灵说道“灵儿~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要是我在小心一点的话~就不会...”

血灵阻止了暗冥雪,摇头道“怎么会是你的错呢~要是我再强点的话~就不会拖你后腿了~”

“不~我说过会保护你的,是我没做到”

“啧啧啧!真是一对好姐妹呢,我就纳闷了,你们两族不是对立的吗?”魔魅说着,此时的他已经走到一半了。

“魔魅小心!”魔狼突然大吼

与此同时,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间从魔魅面前划过,众人没有丝毫反应的情况下,一位黑衣男子凭空而入,就在破落地时刻,地面整个都凹陷下去,强大的灵力震飞魔魅。

“那是!”一股熟悉又温暖的灵力波动散发,包围着暗冥雪她们,暗冥雪和血灵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股灵力的人。

空中的魔魅瞬间紧绷神经,释放灵力防御,但还是被破一记横扫倒飞数米,灵盾全数破碎,魔狼绽放灵力想要凝成幽狼,却被来自空中一箭打散灵力,未等魔狼重新凝聚灵力,一位白衣男子一剑命中,魔狼的灵力瞬间被白衣男子吸走。

倒地的魔魅化为黑雾想要逃走,被空中的穿一箭破灵现出原形,随后的一瞬间,一位与血灵相同发色的女孩一剑划伤,不是夜失手没要了魔魅的命,而是魔魅反应即使避免的致命伤。

但魔魅的动作已是徒劳无功,从伤口散发多种黑色发丝状的灵力瞬间掩盖他全身,魔魅瞳孔大放,仿佛在说着“这不可能!”,随着魔魅的倒下,他整个身体都失去了生命一般化为了漫天黑灰。

魔魅,损。

随着魔魅的死亡,魔狼虚弱的说道“你~是~谁!”

“你不配知道!”印说着,随后一剑结束了魔狼的生命。

仅一分钟的时间,魔魅和魔狼瞬间殒命,让众人无比惊叹,上一分钟还以为大家都要死在这里的时候,下一分钟就变成了现在的情形。

而在夜她们消灭魔魅的时候,一位银灰与血红异瞳男子现身在暗冥雪她们面前,蓝绿青金四种光芒包围着全场,瞬间治愈了在场所有的人。

在伤势好转的瞬间,暗冥雪和血灵就投入了该男子的怀中,哭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