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安刚刚去世,人也入土为安了,一家子人总算都坐不住了。

向如意母女二人在向家的服装厂有百分之五的股份,向安虽然走了,这股份理应由她的女儿向如意来继承。

可向家的人哪儿是省油的灯?全都惦记着这点儿股份,一个个眼睛都冒起了贼光。

向士杰被众人吵的烦了,再加上向如意跟这一家人也不亲,他这才过来找向如意谈话。

向如意也没起来迎接,就这么看着向士杰。

向士杰被看的有些尴尬,搓了搓手自顾自的找了个沙发坐了下来,见向如意并没有开口的打算,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如意啊,你看,你妈妈这边的事儿也都已经弄完了,人也已经入土为安了……”

向如意挑了挑眉。

向士杰咳了一声,“舅舅和你姑姑舅妈们商量了一下,觉得你今年还小,上大学肯定也需要一些开销,所以大家一起凑了凑,凑出来十万块钱,你也别嫌少,先拿着用。”

给她钱?向如意可不觉得他们这一家人会这么好心。

这人看着跟萧长史那人一个德行,从来不做让自己吃亏的事儿,给出去点儿什么,心里头总算计着怎么拿回更多的东西回去。

果不其然,他接下来说道:“你妈那股份,我们都觉得你还小,再加上你还在上学,就交给舅舅们来管理吧。你要是什么时候缺钱了,再来管我们就要就是了。”

向如意勾了勾唇冷笑一声。要?届时要能要的出来也有鬼了。这一家人是什么德行,她早就在这几天内摸的透透的了。

只进不出的主,说白了就是吃人连骨头都不吐,对自己的亲妹妹尚且那样,对她这个隔了一辈儿的外甥女更是提都不用提了。

单是服装厂一年的分红都近十万了,他们拿十万来打发她,还真是打的好一手如意算盘。

十万块,也就相当于一百两白银。向如意从皇上那儿顺来的抑或是皇上赏赐给她的宝贝,随随便便拿出来一件也在百两白银以上。

向如意叹了一口气,她塞在床底下装宝贝的箱子,少说也价值几万两,在她死了以后大概就直接充国库了吧?想想就肉疼。

“如意?”

这次向如意哀伤的时间有点久,被向士杰拉回了思绪,看了他一眼,倒没说什么。

她本来就不是原来的向如意,平白借住了人家的身子已经格外知足了,对于股份什么的她也并不感兴趣。

向如意转了话头,说道:“舅舅最近有没有感觉家里邪门儿的事儿越来越多了?”

向士杰一愣。

“我若是说家里主厅的正下方,压了一具尸体,你信吗?”

向士杰显然不太信,“这……这怎么可能?”

“我听说,家里的生意是从前两年才开始慢慢转好的,而前两年,你们找来一个懂风水的大师过来算了算。从那以后,家里的生意才相较于之前有了起色。”

“你怎么知道?”

“我妈给我托梦了。”向如意胡扯道。

向士杰咽了咽口水,“我们一大家子人都好好的住在这里,要是真被人埋了尸体,怎么可能都不知道?”

“他当时作法的时候,将你们所有人都赶了出了方圆五里之外,期间发生了什么你们一概不知,我说的没错吧?”

向士杰一噎。

向如意见他的表情,就知道事情确实是这样,她又连忙问道:“那个作法的人是谁?如何才能找到他?”

向士杰摇了摇头,“那人是主动找上门来的,他来的时候捂得特别严实,我们谁也没看到他的脸,他也没有留下什么联系方式。”

“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你们就敢让他作法?”

向士杰竟然莫名被向如意吼得一怂,小声叨叨道:“他一分钱都没有要……就算最后真的没效用,我们也不吃亏……更何况在那之后家里的生意确实比以前好多了。”

向如意被这说辞说笑了,这一家人都是什么妖魔鬼怪?就因为对方不要钱就……真是让人无语。

“不吃亏?鬼财岂是那么容易赚的?若是长此以往下去,不出二十年,向家人怕是一个不剩。”

“怎么可能?”

言尽于此,向如意也不管他信不信,继续说道:“我妈已经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下一个轮到谁也不知道。我妈给我托梦说想要破除这种阴邪之气,只需要将现在的宅子再多往上起两层,起高一点就行。”

向士杰拧着眉,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向如意。

“该不该信我的话,你顺着中堂正中央往下挖个几尺,看看有没有尸体不就好了?”

虽然向如意的话更像是无稽之谈,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从两年前开始,向家邪门儿的事儿的确是越来越多,争吵也越来越多。

第二天,向士杰便找来几个工人,开始动工挖。

其他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看向士杰如此大的阵仗,还以为他疯了,纷纷上前来劝阻。

这一挖,四五个壮汉挖了近俩小时,挖了五米多,才总算是挖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等到那硬邦邦的东西露出了全貌,众人凑过去一看,都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竟然是一口棺材!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包括已经从向如意那边听到消息的向士杰。

他转过头去看了向如意一眼,眼神颇为复杂。他一开始本来是对向如意的话并不信的,可现如今却不由的他不信了。

向家发生了这么多事儿,难道真跟之前那个大师动了家里的风水有关系吗?

“向如意,一定是你!”说话的是向士杰的女儿向可雨,她一向都不喜欢向如意。

向如意指了指自己,无语道:“我?我怎么了?难不成你还以为,棺材是我埋进去的?”

“不是你还能是谁?就算不是你,也一定是因为你!你就是个扫把星,这些年我们家发生了这么多邪门儿的事儿,哪一件不是因为你?现在你妈都死了,你还说不是被你克死的?”向可雨咄咄逼人的说道。

向如意咬了咬腮肉,寻思着要不要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方兰连忙将向可雨拽回了自己身边,“你离她远一点儿,说不定一会儿就给你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众人闻言,都自动后退远离了向如意一些。一家子人跟向如意泾渭分明,形成了一道非常明显的楚河汉界。

“有点不能忍。”向如意喃喃自语,咬着后牙槽缓缓地磨着牙。

“大人,杀人犯法,要偿命的。”趴在向如意脚底下的小鬼,适时开口。

“打人呢?”

“那倒不至于坐牢,只是他们人多势众……大人您看……”

向如意缓缓扫了一眼,对面一二三四五……将近二十个人,确实打不过。

“皇上啊,臣如今着实想念您,若是有您在的话,随便给臣一个小队的禁卫军,也不至于如此被动啊!”向如意小声的嘀咕着感慨。

对面的一群向家人看着向如意自言自语也不知道在叨叨着些什么,跟疯了似的,不由得面面相觑。

该不会真疯了吧?

向如意是疯了,她觉得她要是在在向家这乌烟瘴气的地儿待下去,她就快控制不住要杀人了。

“你们是得离我远点儿。”向如意点点头,这次讲话的声音不太小,能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楚分明,“我会招鬼噬魂,还会吃人肉,喝人血……”

向如意阴测测的声音,再加上突如其来的一阵阴风,让众人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看了眼几个配合的小鬼,向如意双手环胸,十分满意这被刻意营造出来的诡异气氛,能将这一群胆小鬼吓的屁滚尿流,可以考虑晚上给他们加个餐。

这时,门口突然跑进来一个保安。

“老板,外面突然来了几辆豪车。”

“豪车?什么人?”

“那人说,他们是成家的人!”

成家?

成家是京都的大家族,提起弘锐集团,哪怕地处县城这种小地方,向家人也不可能不知道。至于对方究竟为何而来,他们也不得而知。

在向家的这些小鬼都是县城附近的,也没去过别处。向如意在他们身上询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作罢。

在一群人好奇的目光中,一行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向如意本来不是什么八卦的人,但这毕竟也是她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见到的除了向家人以外的人。

为首的男人是一位约莫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可这男人无论是从面相还是从气度来看,都是人中龙凤,年轻时一定迷倒一片。

他的身后跟着几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也很高大,是他的保镖。

这男人一定是个有钱有势的人,向如意想。

男人环顾了一圈之后,先是在大厅中央的棺材上看了一眼,随后越过众人,将目光定在向如意的身上。

与向如意四目相对的一瞬间,男人的眼神和蔼了一些,并朝她轻轻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