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诸多疑惑,温尘还是很有礼貌的再次询问道:“老伯,其实我们是从偏僻地方的小宗门来的,对这些大宗门很是仰慕,所以想多知道一些,能烦请您和我们说说这七宗茶会吗?”

老人抚了抚胡须,笑道:“原来是从小地方来的啊,难怪了难怪了。”

这几个少年看起来各个不凡,没想到......老人心中突然有了一丝优越感,本来冷淡的脸上堆满了笑意,准备大谈一番。

其他几族少年的脸色不是那么自然:你才是小地方来的呢,你全家都是小地方来的。

“这七宗茶会历史悠久,已经存在了快三百年了。哈哈哈,这也说明这七大宗门也有三百年以上的历史了,你们这些小宗门应该是不敢想象吧。”

“这茶会啊,每五年举办一次。虽然名为茶会,可其实这是各个宗门年轻一代的比较,说直白点就是一次武会。这各大宗门参与人数不做限制,只要是二十五岁以下,修为达到地武境就行了。”

“这每年的茶会总是会出几个惊才绝艳的年轻人,这可是一步登天啊。不仅会受到门派的着重培养,甚至会被那圣地看上,成为那高高在上的圣地弟子!”

老人越讲越起劲,他看了看温尘他们几个,道:“对了,这虽然名为七宗茶会,可是其他小门派有符合要求的弟子也可以参加,不过.....”

老人深深看了他们几人一眼,道:“除了七大宗门,谁还能培养出那么多年轻的地武境高手呢。其他小门派,去了也是陪衬。”

“你们几个,要是想见见世面也可以去看看,不过参赛嘛,呵呵。一是没有资格,二呢,就算有资格参赛,也会被那些大门派的弟子暴打的。”

老人摇了摇头,看着温尘一行人,虽然这几个少年看起来也是人中龙凤,可是和那些顶级天才比,那就是云泥之别了。

“对了,我和你们说说这届茶会有哪些引人注目的天才吧。”

“不用了,谢谢您,老伯。”

温尘道了声谢,便和众人离开了这个摊位。

“老大老大,这个茶会似乎很有意思啊。”

天荣和雷浩然都是双眼放光,很是激动的样子。

“有意思?”温尘望向性格偏向冷淡的月无垢几人,道:“你们也觉得有意思?”

“蛮荒之地的天才,在我眼里,不过土鸡瓦狗罢了。”金离倒是很有傲气的说道。

月无垢和青木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温尘也是这么想的,这些天才,还真是入不了他的眼睛。

但他旋即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这北域,是不是这大陆上最贫弱的地方。”

众人有些疑惑温尘为什么要问这个,但洛染还是很乖巧的答道:“从灵气浓郁角度来讲,确实是这样的。”

温尘嘴角微微上扬,道:“你们有所不知,这蛮荒出人杰,越差的的地方反而能出一些惊艳的天才。”

几位少年面面相觑,他们可从没听说过这样的道理。常理不是灵气越浓郁,天才越多吗?

这个道理可不是温尘瞎说的,大多数主角出生的地方一定是最差的,这是妥妥的套路!

这次的七宗茶会,他有预感,会有大发现。

至于父亲交代的任务,反正龙家他们都等一年了,也不急这一小会。

“我们这次历练,就是要和不同的天才产生碰撞,在其中提升自己。而且,大意使我们最大的敌人!不能因为对手是蛮荒的......不,北域的,就轻视他们,这样早晚是会吃亏的!”

温尘这一番言辞,让几人完全说不话来,他说的的确不错,与不同的人对战确实对自我的提升有很大好处。

而且,他们确实是有些轻视北域的天才了!

“咳咳,那老大的意思是......”天荣率先发话,弱弱的问道。

温尘瞥了他一眼,道:“你不是想装吗?给你机会!这茶会,我们参加了!”

“老大英明!!!”

雷浩然和天荣皆是一喜,这样出风头的事,他们最喜欢了!

温尘摇了摇头,给他们泼了盆冷水:“别开心得太早。你们刚才没听清吗,这茶会的年龄限制是二十五岁!别和我说这里的天才二十五了修为还比我们差,我看啊,这其中应该会有不少地武五重天的。”

天荣和雷浩然神色一黯,表情一下子严肃了许多。

他们有信心同阶无敌,甚至越阶打败对手,可是要是对手修为高他们两个小境界呢?

温尘本以为这两货会消沉一会,可没想到他们俩一下子就摆脱出来。

天荣攥起手,道:“我是古海天才,既然被叫做天才,我自然会有自己的骄傲。就算对手境界比我高又如何?我不惧!”

雷浩然也点了点头,表示了一样的决心。

甚至月无垢,青木和洛染他们几个也坚定起信念,重重点了点头。

温尘淡淡一笑,果然,这几个家伙有可取之处。

“既然你们决定了,那我就去报名啦。”

看他们几个其实这么高昂,温尘也热血起来了。

“额,别,我有点饿,咱先去吃饭好吗?”

天荣不和时宜的插了句嘴,硬生生破坏了刚刚的气势。

其他几个人也表示赞同,毕竟他们几个从温家出来后就没吃什么东西,又狂奔了一路,自然有些饿。

温尘扶了扶额,无奈道:“好吧,先吃饭。”

其实,他也饿了。

由于是七宗茶会举办这个特殊时期,酒家并不是好找,他们一路走了很久,才找到一家外表偏破旧的酒家还有位置。

平日里锦衣玉食的几位少年天才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急哄哄冲了进去,点了一大桌菜。然后便风卷残云,一扫而空。

连身为女生的洛染也没顾那么多,不顾形象的大吃起来。

酒足饭饱。

温尘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刚刚自己说他请客,但现在想来,自己好像没有钱哎......

他眼前突然一黑,自己该不会要丢人了吧。

神识微动,他下意识想看看自己的紫戒有没有钱,可这一看,整个人都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