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熟

酒香

鬼界夜下,三界逍遥……

大家渐渐醉倒,没喝酒的霜夜,在地上铺了好多软软的草,微醺的若月则自然的拉着霜夜的手,安稳的躺下睡着,还用自己的大尾巴,盖着霜夜的小肚子。

虽然陌生

却不陌生

这是前世的缘分?

两人或许今世才是第一次相遇

但这种等待已久的契合感,让人觉得,两人将是从现在开始,永远的珍惜彼此

“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易经)

一个老者如是一说,让有些醉的葬魂,不由的再看了一眼这两只握着手而眠的妖怪……

脑袋里仿佛描绘着一个黑白融合的圆。

“嘿……”葬魂不由一笑,也叹服老者玄妙自然的话语——

握着霜夜的手,若月感觉有丝丝温暖,似乎在自己遗忘的记忆里,也有一份这样的,不含欲望,不含狂情,只是安稳的默然之温,让自己安心……

黑夜之空赫然出现月亮,慢慢变圆

葬魂见状,有些惊讶,酒醒了些,问——“鬼界也有月亮?”

三个老人却笑着回应:“这里是生界和鬼界的交汇口,人会误入,那月不小心进来,也是很正常的嘛。”

“对,不过鬼界有月,生界,可就月蚀咯~”

——

三个老头开始借酒劲,讲着许多葬魂不得而知的三界玄妙

说着很多仙家知识里从没介绍过的东西

葬魂虽不是太听得懂,但却又觉得,这些话语充满智慧……

月光**

夜空明晰

听的奥妙越多,葬魂越觉得,自己对比这个世界,太渺小,万千世界,太宏大……想起仙家尊大的教诲,一种微妙的矛盾心理油然而生,不由的开口问:“三位前辈,我师傅和我说过,这世界需要一个合理的秩序,而仙家,正是为订立和守护秩序而存在的,乃万物之上……但,一群人以主观的意识和力量,去强行规定这个大千世界的秩序,真的对么?”

“呵呵,你觉得呢?”擦着镰刀的老头笑着反问

“我……我以前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嘛,但……在这次旅途中,我遇到了很多人、很多事,发现这个世界是很复杂的,比我在仙家时所知复杂多了。一些合理的秩序,在某些地方,却会成为无奈的苦难枷锁;而一些用来守护规矩的力量、道具,有时反而会成为作恶的手段……但……”

“哎呀,哎呀,喝酒的时候话题可别这么高深啊!”独角老头拍拍葬魂:“规则什么的,无非是一些意识的体现,既然是意识,自然有对有错。你还年轻,而且很有成长潜力,随着你的成长,矛盾和迷茫必然会越来越多,所以不必在此刻,急着给自己的世界划定一个死板答案,强分万物对错,来限制自己可能。你只要开拓自己的眼界,怀着自己的良心,问心无愧的往前就好。”

长须老者开口:“对,难得你有这么特别的妖怪旅伴,要是我年轻时,能遇到这么漂亮的妖怪,行走世间,或许也就不会写那么多认死理的规条啦。哈哈……”他缕缕胡子“迷茫时,听听不同的声音,看看你的旅伴想怎么做,开拓自己看事物的格局,不用强求完美,反而能做的更接近完美,更接近答案……你看,比如这猫,虽然是太自由了点,飘忽不定,但有时候,猫的心,就比人简单的多,剔透的多,从她的行为角度,有时就能帮人看的更清楚……”

葬魂闻言,微微看向若月和霜夜,思绪万千,更想起自己强大无比的师傅,想起让自己出仙家看看的师母,回忆与若月相遇,乃至找到这个猫妖前的旅途……

这看似是属于古怪若月任性的旅程,此刻的葬魂,却有些觉得,这是上天安排给自己的旅程,为了自己的使命和答案……

葬魂回过神,看向周围,却发现那三个老者已经没了踪迹。只有洒在忘川上的月光闪闪

他拾起留在地上的三只酒壶

一只刻着第一代仙家家主之名

一只刻着地府死神之名

一只刻着东海妖王之名

但这些人早已在历史的长河里湮没,没理由出现在这里吧?

葬魂不解,却不再急着开解,他看看身旁睡着的两只妖怪,妖夜漫漫,自己却无心睡眠,舒口气,读着拂晓的心经

或许刚才的一切

只是忘川的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