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的长发用蓝色的缎带拘束成了马尾状,身上披着黑色的短袍,穿着相似与私立学院学生一般的黑色制服,有着妖精般美貌。

“我是沃班伯爵麾下的骑士,莉莉娅娜-克兰尼查尔。现在,巫女。请跟我走一趟把。”莉莉娅娜严谨的语气中带着命令,还有一丝不情愿?

莉莉娅娜-克兰尼查尔十六岁的东欧少女。精明程度和艾丽不分上下。喜欢写爱情(妄想)小说,家事万能,但对政治上的交涉却极不擅长。

隶属于艾丽卡所属的“赤铜黑十字”的敌对组织“青铜黒十字”。能使用着欧洲的“魔女术”和拥有巫女的血统,本身有着与艾莉卡并驾齐驱的战斗能力。

与万里谷佑理同样拥有灵视的能力但能顺利获得天启的机率较少。拥有“剑之妖精”的别名。

如果说艾丽卡是力压群芳的山茶花,那么莉莉娅娜就是白得清丽的百合花。

“......”万里谷佑理低着头,并没说话,筱云却发现了她颤抖的身体,并后退了一步。

“骑士,没有问过我,就想带人走吗?”筱云皱着眉头看向了莉莉娅娜。是因为自己的存在感太低了吗?

莉莉娅娜似乎是因为听见了筱云的声音,才反应过来这里有这么个人。

莉莉娅娜回过头看向筱云,她突然愣住了。她的天启被触发了,可出乎意料的是她看见的是一片空白。没有神的影像,就连印记也不存在,别谈会发生什么了。

“少女,你看见了什么吗?”筱云稍有些不悦。

回过神来,自知失礼的莉莉娅娜,连忙单膝下跪请罪

“是臣下失礼了,多有得罪,请罪古王原谅。”

不过脑子却在疑惑,虽然自己的天启很少会触发,但不可能什么都预示不出来。

“算了,我不同意你将巫女带走。回去跟老家伙报告吧。”筱云眯着眼睛,轻轻闽了一口茶。

“不行,臣下必须带巫女回去复命。”莉莉娅娜虽然单膝跪地,但声音里坚决,容不得任何人拒绝。

“我能认为,你是在挑衅我是尊严吗?”空气中的温度降冷了下来,筱云对于莉莉娅娜的顽强,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

“很抱歉,最古王啊。那就算我在挑衅您吧。我必须带着巫女复命。”莉莉娅娜流着冷汗,语气依然不卑不亢。

筱云皱了皱眉头,释放出的一部份威压,聚集在了莉莉娅娜身上。

莉莉娅娜脸色苍白起来,逐渐开始有些喘不过气来。她的身体在强烈的颤抖,她倔强的压制着名为恐惧的感情,随着时间的推迟莉莉娅娜越来越吃不消了,她却没有放弃,她依然坚持着,这是她的原则,身为骑士的原则!

筱云无奈的轻轻叹了口气,驱散了威压。毕竟莉莉娅娜还是她当初最喜欢的角色,而且她性格可是让自己有着很大的好感。

“骑士,虽然你的坚持让我感到很敬佩。不过,万谷里佑理,我要定了!你就别想带走了,回去和沃班那老家伙复命去吧。”

“.....”莉莉娅娜没有出声,反而站了起来,抬起了头,直视于筱云,直视于最古王。

“失礼了,最古王。”

筱云皱了眉头,有些不解,但脑中的思绪不断在大脑中跳跃着。

“「吾之羽翼,成幻影之刃的钢铁啊----ILMaestro,赐予我力量吧!」”莉莉娅娜念出了咒文。手中显现出外形似乎是银色的长身军刀,更像是佩剑一般的武器。

莉莉娅娜将「ILMaestro」指向了筱云。对于莉莉娅娜如此的倔强。筱云脑海中浮现出疑问,

为什么?莉莉娅娜精明度不必艾丽卡差。

现在却做出如此蠢事。

将剑指向身为弑神者的王,可是愚昧之人才会做的事。

如果想知道为什么,那么就将她拿下,在获取情报吧。筱云心中打定注意,站起了身来。

与此同时,莉莉娅娜身旁围绕了一圈魔法术式,莉莉娅娜咬着牙,却不敢动弹,似乎自己只要动一下,就会被直接抹杀掉。

当然筱云不可能怎么做,目的只是为了吓一吓莉莉娅娜罢了,况且任务还差一名骑士。

“请住手!”万里谷佑理轻咬着嘴唇,跑进了俩人的中间,阻止了两人的决斗。

筱云也取消掉围绕着莉莉娅娜的术式。

万里谷佑理缓缓低下头,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我跟你走,莉莉娅娜桑。”

“谢谢你的配合,万谷里佑理。”莉莉娅娜收起了手中的「ILMaestro」,同时松了口气,毕竟与王对持,真的是一间蠢事,如果不是筱云脾气好,自己早已经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

对于万里谷佑理的决定,筱云错愕了。

“谢谢您,最古王。”万里谷佑理面向筱云鞠了一躬,然后抬起身来,将表情藏入了阴影之下。

“已经够了!请您住手吧!”

筱云的脾气也上来了,什么?你说住手就住手?

先是被莫名其妙被讨厌,与莉莉娅娜的对持也是为了这个愚蠢的女人,现在为她所做的一切,却被她一句我同意跟你走,这一切变得多么的不值得。凭什么?!

“为什么?”筱云待着有些冰冷的语气,质问着万里谷佑理。

万里谷佑理似乎不在意筱云的语气,自顾自的说道

“王和王之间的战斗会殃及多少性命?会让多少人无家可归?请您为您的子民多考虑考虑吧。”

万里谷佑理转过身,给筱云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如果您是贤王的话,就请不要为我着想了。我的事情,也希望您不要涉及。”语气中带着毫不遮掩的隔绝之意。

“走吧。”

莉莉娅娜点了点头。蓝色的亮光闪烁而起,莉莉娅娜带着万谷里佑理消失在了筱云的视线里。

突然发现什么东西掉落了在地上。筱云走上前将掉落的东西捡了起来。

笔记本?莉莉娅娜的吧,现在可没心情管着这些啊。筱云晃了晃头,满载着心事走向了神社的走廊旁,缓缓的坐了下来。

筱云将那杯温暖的茶再次握进了手里。天公也不作美,开始逐渐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声音敲打在了神社房顶上,筱云不禁望向天空,风从神社周边的树林呼啸而过,带起来了树林的纱纱声,又歇了下去。

寂静。

偌大的神社真是冷清呢。万里谷佑理居住在这里也不容易吧。

轻轻喝了一口茶,嗯,味道开始有些苦涩了呢。

[不去吗?]

为什么要去?筱云摇了摇头。

对方已经完全和自己划分界限了,自己没有必要死追不放。

[这样吗]

听着e的话语,脑子自动浮现出万里谷佑理转过身,脸上那悲哀的表情,语气中所带着的恐惧,自己可都全看在眼里,听在耳里呢。

以对方嫌弃,讨厌自己的意思,自己又能做的了什么呢?

是的啊,筱云自嘲的笑了笑,眼皮子沉了下来,又喝了喝手中苦涩的茶。

“真是个没用的的王啊。”

“才不是这样呢。”

一双手环绕在了筱云的脖子上。耳熟的声音,让筱云下意识出了声。

“艾丽卡吗......”

“您才不是没用的王啊。”艾丽卡将脸贴合在筱云的右脸上,轻轻的说道。

“为何如此迷茫!您不应该迷茫!您可是我的王啊!您可是最古之王啊!您在我陷入失望之际,给予了我希望!在我陷入绝境之际,拯救了我!在我迷茫之际,给予了指引我的光。”艾丽卡贴在筱云脸上的嘴角露出开心的微笑。

“您就是我期待的王,艾丽卡愿唯一效忠的王。如若没有您,今天就不存在满怀希望的艾丽卡了。从您救下艾丽卡开始,那个迷茫的艾丽卡就不存在了!这里只有您的艾丽卡!”

“....”筱云表情待在阴影之中,没有说话。静静倾听着爱人?友人?是名为骑士艾丽卡最真挚的诉讼。

“王哟,说实话,您诉讼的王理可实在让我着迷啊。”艾丽卡语气中带着憧憬和一丝害羞。“您那时候的身姿,可是让艾丽卡瞬间迷上你了呢。那刻开始,我的心中就下定了决心,我要成为您的骑士!我要成为您的友人!成为您的爱人!”

“不管您的抉择如何,对于艾丽卡而言,您可是我眼中最闪耀的王啊!”

艾丽卡捧住筱云的脸轻轻拉过来面向自己。

“所以不要迷茫,向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雨停了,天空中的乌云散去了,照进来丝丝阳光。

筱云转过头来,红着脸轻轻喝了一口茶。

这茶真是该死的甜美呢。眼神似乎也坚定起来了呢。

“走吧,艾丽卡。”

艾丽卡露出迷人的微笑,

“去哪里啊?王。”

“撒,当然去把人带回来了。”

艾丽卡松开了筱云,做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仪。

“啊,遵命,我的王。”

“还有.....”

筱云站了起来,走到了阳光照耀着的地方。在艾丽卡的眼光下。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红着的脸颊

“谢谢你,我的骑士。”

艾丽卡一跃而起,在筱云惊呼声中扑进了筱云的怀中。露出名为幸福的笑容。

不用谢啊,我的笨王,因为我是您的骑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