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伴随着一声怒吼,斯莱特林休息室昏暗的烛光跟着颤颤巍巍得抖了抖,几近熄灭。

“%&¥#!~什么鬼,是想谋害本少爷吗?!!!”

薇诺有些郁闷地睁开了朦胧的睡眼,深吸一口气,抿了抿唇。

“啊啊啊啊啊,德拉科这个大笨蛋!”女孩猛得一拉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脑袋,在里面蹬着腿挣扎了两秒钟后,终究是不情不愿地从被窝里爬了出来。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害得我睡不了一个好觉!

带着满满的起床气,她拉开了宿舍的大门,然后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emmm…状态很是不好的某人。

铂金色头发一脸阴沉地坐在沙发上,头发看上去还好,似乎刚刚整理过,但是衣服可就不那么走运了,皱巴巴得套在他的身上,不过更吸引人注意力的,是在他旁边,克拉克和高尔正费劲整理着的一堆emmm…信件???

薇诺咬了咬嘴唇,终是没忍住,发出了一声憋笑,并成功换来了某人的一记眼刀。

德拉科刚刚经历了一场噩梦。

原本只是想出门吃个早餐,谁承想一拉开休息室的门,就被一阵耀眼的白光晃晕了眼睛。

紧接着,一个不明飞行物体便直直地撞在了他的脸上,还没等他的咒骂声结束,面前就像是放置了一个风扇,一封接着一封向他扑面而来。

“亲爱的马尔福少爷,这是来自多利特小姐的问候——信件书写我的爱,月亮代表我的心…”

“致德拉科——你就像是一块最美味的巧克力,捧在手心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这是xxx小姐为您点的歌,墨绿色的长袍,铂金的头发…”

……

德拉科默默地将覆在脸上的一封信拿了下来,看着面前穿着天使服装的几个老精灵,苍白的面容由红转绿,由绿转黑。

他幽幽得掏出了袍子里的魔杖,看着面前正起劲地拉着琴,打着鼓,每一个词在调子上的几只,阴恻恻地开口道,“是你们自己走呢?还是我现在当场给你们一样来一个咒语尝尝??”

“噗哈哈哈,德拉科,你也有今天?”布雷斯窝在对面的沙发上发出了无情地嘲笑。

“你不会真的以为,你能比我好到哪儿去吧?我们这儿除了西奥多没人敢给他寄信以外谁都别想有好果子吃。”德拉科勾着唇毫不犹豫地补了一刀回去,后者的表情瞬间僵硬在了脸上。

“啊哈哈,我想她们应该不会对我这么残忍吧?”

“当然,”一旁的西奥多合上了手中的书,走过去时顺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嘴角含笑,“是会非常残忍~”

布雷斯看着他向宿舍走去的背影哀嚎了一声,“难道没有人觉得西奥多现在人变活跃了,却比原来更可怕了吗?”

Alright,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今天都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情人节,洛哈特的那几只老精灵几乎把所有人都整得不得安宁,一整天,到处都是刺耳的音乐声和四处纷飞的粉红信件。

继德拉科出门遭受了信件攻击后,潘西被堵在教室门口听了十多首噪声之后直接将那只报幕的老精灵石化了;达芙妮的课桌被挤满了各种各样的信件,这让她花费了太长的时间才找到自己的作业本,当她好不容易交上去时——

斯内普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间毫不留情地说道,“既然格林格拉斯小姐没有办法遵守上课的时间,那不如就用下课的时间在这儿好好帮我批改一下作业吧,当然,这并不会占用你太多的时间。”

达芙妮拍了拍胸口,还没等她放下心来,男人又幽幽地补充了一句,“两小时。”

女孩深棕色的眼睛睁得老大,“可是教授…”

“三小时。”

达芙妮默默地注视着对方皱着眉,像是在看什么垃圾一样放下了手中的作业,随后让出位置,走到旁边倒了一杯咖啡的样子,她有一瞬间觉得,院长他根本就是因为不想改作业找了个借口吧?!!!

而布雷斯就更别提了,西奥多的预言果真实现了,他刚刚一脚踏出宿舍就被活生生地感受了一番什么叫从天而降的情书雨,如果一场还能勉强让他保持住自己完美的微笑的话,那么两场,三场呢?

所以,最终的结局是——

“你们,今天真的决定剩下的课都不上了?”

一金一棕两颗瘫在沙发上的脑袋同时弱弱地应了一声。

“我一定要告诉我父亲,让他把洛哈特这个大蠢蛋给解雇了。”

“那你最好现在就写信,我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

薇诺无奈地摇了摇头,抱着课本走了出去。

或许对其他几个人,今天都实在太过难熬,但是对于她来讲,今天除了无聊,和平常倒真没有太多的变化。

没有信件,也没有礼物,说不上是多幸运,反倒还显得有些可怜。

一边走着,她一边轻声叹了口气。

“哟,让我们瞧瞧~”

“这是哪家没人喜欢的小家伙在这儿孤零零地走着呢?”

一左一右两个红头发突然从两边崩了出来,正巧拦在了她的面前。

薇诺瞧了瞧两人,吐了吐舌头,“你们不也没收到吗?”

“哦,可不能这么说sweeter~”

“我们当然有收到啦~”

“你瞧~”

弗雷德和乔治耸了耸眉毛,得意地从袍子里一人掏了一封信出来。

浅金色头发短暂地惊讶了一下,但是当她认真地观察了一下两封信之后,眯了眯眼睛,露出了一个笑容,“好吧,当然,如果你们在送对方时能记得把名字去掉就更好了~”

两个大男孩愣了愣,低下头,只见信件的角落无一不书写着——致我最爱的兄弟。

“哦~都怪你,你为什么要写个这个上去?”

“你怎么好意思说我,就好像你没有写一样!”

“好了好了,现在可不是争吵的时候,别忘了正事!”

“哦对,然后找找…”

——正事?什么正事?

薇诺眨了眨眼睛,只见左边的红头发在袍子里左掏右掏掏了半天,随后和右边的相视一笑,伸出手,手心正中间躺着两块蛇形状的巧克力。

“节日快乐,小丫头~”弗雷德温柔地揉了揉对方的头发,看着对方抬起头,淡蓝色的眸子里仿佛带着水雾,一时间不禁有点骄傲。

——啊~~我真是太善良了,帮助了可怜的边缘少女。

“你这块巧克力,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弗雷德的手活生生地僵在了半空中。

一旁的乔治愣了两秒钟随后发出了无情的嘲笑,“hhhhh,弗雷德,你也有今天???”

弗雷德看着面前女孩一脸怀疑仿佛拿了块烫手山芋的表情,忍不住直接上手给了她一记爆粟,“是毒药啦!!毒死你这个没良心的小蛇算了!!”

薇诺揉了揉吃痛的额头,笑着说道,“好啦,不开玩笑了,谢谢~”

红色头发相互挑了挑眉,末了,女孩又补上了一句,“虽然它极大可能我吃了会流鼻血或者长胡子或者长门牙,啊!!哈哈哈哈~”

后面的话她说不出来了,因为她不得不承受来自双子的双倍攻击了~~

上课,吃饭,回宿舍。

完美~~

这一天终于结束…

“嗷!!”

薇诺刚走过一个拐角,便看见一个白色的东西被直直地拍在了她的脑门上。

“谁…啊…啊啊…西奥多?”

她拿下脸上的不明物,好吧信件,有些惊讶地看着面前的黑色头发。

西奥多侧着脸,躲避着对方的视线,他的头发剪短了不少,露出了两只红通通的耳朵。

“这什么啊?”薇诺看了看手中白色的信件正准备拆开,却被一双手制止住了。

“等一下。”

薇诺:?-?

西奥多抿着唇,摊开了手心。

薇诺??_??

“什么呀?”浅金色头发挠了挠头,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的回礼呢?”

“什么回礼啊?”

“那个…巧克力,我看见了的…”

“哦~你是说这个呀!”薇诺恍然大悟地从兜里掏出了一块,随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等等,你跟踪我?!!西奥多你居然…诶!!!”

蛇形的巧克力刚刚出现在女孩的手心,就被西奥多拿了过去,拆开了包装,薇诺连忙上手制止,“等等,这个不能吃!!!”

薇诺:谁知道那两个家伙有没有在里面加东西啊!!

西奥多:不能吃??什么东西这么宝贝?

眼看着那块东西就要进了对方的嘴里,薇诺也不顾其他的,直接就上手去拦,谁料距离过近脚尖正好撞上了对方的鞋子,一个重心不稳…

“啊!!”

压在西奥多身上的那一刻,薇诺有一种想要原地去世的冲动,而且,由于这一突发状况,本来才到嘴边的巧克力被她一巴掌直直地拍进了男孩的嘴里。

“对对对…对不起!!!!”她闭上眼一跃而起,拿过掉在的一旁的信件一个百米冲刺向宿舍冲了回去。

西奥多瘫在地上呆滞了两分钟才从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中反应过来,他擦了擦嘴角残留的巧克力,有些恍惚地望着天花板。

——好甜。

——丢脸,丢脸,太丢脸了!!!

薇诺不管不顾地冲进房间后,像是鸵鸟一般一头扎进了被子里。

——都是西奥多这个大笨蛋!!没事突然给什么信啊,还抢东西!

诶,等一下,信…

浅金色某只停顿了几秒随后翻过身坐在了床上,掏出了怀里的信件。

信封很薄,隔着它可以摸到里面薄薄的那张纸。

——写的会是什么啊?

她举起信封对着灯看了看,却看不到上面的字体。

扑通,扑通,扑通…

薇诺咬着唇,轻轻打开了表面的印泥。

——黑色的信纸???

看起来,就像是男孩的发色一样。

当她将纸张摊开,一行浅金色的字体跃然纸上。

——节日快乐。

薇诺愣了愣,有些郁闷地倒在了身后的床上,不满地咬了咬嘴唇,“什么呀....”

“这个笨蛋木头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