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首投降后,仅剩的一座小山上敌人也很快顺降。

至此,剿匪战役便划上了句点。

而庆功宴?

少年本不想参加的,在他看来那是上流阶层的聚会,盛大而陌生,不是自己能适应的场合。

但在萝妮的强烈要求和领主大人的请求下,伊诺克还是选择了妥协。

坎贝尔大人言而有信,许诺事后会赏少年一个骑士的爵位,在庆功宴过后便正式进行,这消息一经传出,少年也算是准贵族了。

他几乎兴奋的睡不着觉,萝妮却满不在乎,她觉得凭这些功劳要是换不来一个小小的骑士那才叫不可理喻。

“怎么还有黑眼圈啊,真是的。”

参加宴会前要把那家伙好好打扮一下,一边整理着他的领子,萝妮一边说到。

“这可是跟领主大人借的礼服,怎么穿在你身上像个呆瓜似的。”

伊诺克表情木讷,那是昨夜失眠,今日精神状态不好的缘故。

睡不着也在情理之中,发生了这等喜事,竟然平步青云登上高枝,要被故乡的母亲知道了,一定会开心到涕泪横流吧。

“等一下,别动。”

萝妮点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其站在原地,跑到床边的柜子里一通翻找。

“喔,在这儿。”

那是牛膀胱做的水袋,平时用来储存饮用水,现在却有特别的用法。

萝妮将它打开,向里面倒了一点陶壶中的热水,用木塞堵上。

“到床边躺下。”

迷迷糊糊的少年照做,萝妮将热水袋放在他的眼上。

黑眼圈分为两种,一种为色素沉积型,另一种就是像这样一夜形成的,其正式称呼为“血管扩张型黑眼圈”,顾名思义,是因不良生活作息导致了眼周毛细血管扩张肿胀,故而呈现出黑紫色,最快捷有效的去除方法就是热敷。

“你在这里躺一会儿吧,二十分钟后我来叫你。”

二十分钟。

听着萝妮的脚步声,门栓转动的吱嘎声,随即便没什么响动了,眼前又是一片漆黑,诸多激动情绪影响下产生的亢奋的、冲动的、莫名其妙的心思再度填满了脑海,他不安分地捏着手指,眼前闪回近日发生的事。

不经意瞥见的风景?偶尔听到的曲调?亦或是街边老商贩卖力的吆喝?

一些毫无意义的事物开始浮现,挥之不去的蚊蝇般缠绕脑海。

那是太兴奋了,又不能处理视觉信息,空闲的脑子觉得必须做点什么来分散精力。

局促地躁动着,像等待圣诞礼物的小孩。

“起来了。”

不知过去多久,耳边传来了萝妮的声音。

从声音的距离判断,她就站在床边。

伊诺克拿下眼前已经不再温热的水袋坐起,这才发觉了眼前人的不同。

她没穿平日那些轻薄华丽的洋裙,而是换上了一套正式场合的礼服。

宽袖蓬裙,布料排列着精致的刺绣图样,锁骨线以下的四英寸的肌肤完全露了出来,束腰则起着凸显身材的作用。

除此之外,萝妮的头上还戴着花冠。

尽管已经到了秋季,仍有荷兰菊、蔷薇等盛开的花,萝妮买到了一些,贵族女子会戴形式各异的头巾或头冠,尚未婚配的少女在出席正式场合时则可以戴花冠。

而且说实在的,在萝妮眼里天然花卉可比造型古怪、尖角还翘起的头巾漂亮多了,甚至还有些款式将头巾内塞进填充物,做成长锥的形状,戴起来活像只直壳鹦鹉螺。

“怎么样?”

她一手扶着头顶的鲜花。另一手提起裙裾转了一圈。

“嗯…”

伊诺克在支支吾吾。

“呃……”

刚一睁眼就瞧见了与平日截然不同的萝妮,有点反应不及。

“……”

“干嘛吞吞吐吐的,快点说,怎么样?”

萝妮很有自信,她希望收获好的评价。

“很…”

伊诺克清了清嗓子,他在想,扭捏着讲话反而显得尴尬。

“很美。”

是的,如今已不仅仅是萝妮平日最在意的“可爱”,而是“美”与“魅力”占据主导。

和性感倒是一点边也不沾。

稍微改变穿着打扮的风格,给人的感觉就截然不同。

伊诺克想着,女孩们真是可怕。

…………………………………………………………………………………………

城中平民被准许狂欢三天,贵族也有自己的欢庆方式。

庆功宴上来往的都是城中的贵胄与圣教领袖,随便指一个都是家世显赫的大人物,这令少年无所适从。

“庆贺吧,为新英雄的诞生献上欢呼!”

坎贝尔大人举起酒杯,高台之上的准骑士狼狈迎合,姿态略显尴尬,台下掌声也只是中规中矩,甚至有些稀稀拉拉。

毕竟不少贵族都看不上这个农夫出身的穷小子。

就凭他,怎么可能攻得下与坎贝尔大人僵持数年的匪帮呢,甚至只凭仅有敌人三分之一的兵力。

一定是暗中得到了某种帮助,还有人猜测那家伙是领主大人的私生子。

因此众人的鼓掌都不卖力,只有萝妮在拼命拍手,眼睛里简直要冒出星星。

一口气饮下那杯伴着紧张与焦虑的酒,少年匆匆走下台阶,到萝妮的身边,万众瞩目的感觉令他不适,还是在熟人身旁最安心。

至此庆功宴才算正式开始,伴随着轻缓的音乐,众人开始了谈笑与饮食。

“怎么这样慌张啊,我的骑士大人。”

萝妮笑眯眯地问,伊诺克则抹了一把额头的汗。

“刚才很帅喔。”

那并非虚言,她的确是这样想的。

少年却心知肚明,那会儿不算痴呆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帅气。

“我从来就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

闷头做点实事还行,教他参与贵族们的活动简直堪比酷刑,局促不安不说,走路都要考虑先迈那只脚比较合适。

“拘谨过头了,等你习惯这种场面就好。”

“习惯?”

“当然,后天的册封礼一过你就是正式的骑士,今后这种场合可少不了。”

“可饶了——”

伊诺克没把“我吧”两个字说完,就被萝妮噤声的手势打断。

她望向二楼旋梯一侧,眉头微微皱起。

怎么了,她发现了什么。

伊诺克亦朝那个方向看去。

(服装元素比较混乱,因为原本就是奇幻小说,就不写开裆裤了,那会儿的审美与现在着实不搭。

原本想写成在下比较中意的洛可可风,想了想和时代背景不搭,于是就开始口胡,随便写了,不过——还是那句话,奇幻小说,今后我也不会拘泥于背景,只写自己喜欢的衣服。

毕竟比基尼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