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了。

许笙掀起窗帘的一角,瞥了眼窗外的景色。

群山隐没在了黑暗之中,山神庙已经几乎不可见。

远处茶馆里的人声渐胜,搓麻将的声音一阵阵袭来。

他放下窗帘,然后打开了手电筒。

虽然不用手电筒他也看得见,但总觉得打开手电筒更有安全感一点。

这里是凯瑟琳曾经的住处——

小房子的二楼,她的卧室。

根据情报,她搬家还没有搬完,所以这里会剩下一些东西。不过由许笙的判断,剩下的这些都是会作为废品或者二手货处理掉。

单人床上的被子叠得很整齐,床单几乎没有任何褶皱。

许笙面对的墙壁上挂着一张艾薇儿的海报,一边的书桌上放着一台积灰的古老台式电脑。

许笙揭开电脑上的遮盖布,将插线板的插头连入他随身携带的小型备用电源里。

——炼金学会的通用装置,据说运用了什么黑科技。仅有一个小本本的尺寸,却够一台等离子电视机播放一整天。

见鬼了,为什么不给他的手机装一个这样的电池呢?

WINDOWSXP的经典开机音乐响起,电脑卡了很久才进入了桌面。

“很理解她为什么要卖掉这鬼玩意儿了......”许笙十分头大。

这老古董像是2000年左右的产品,恐怕玩4399小游戏都会卡成幻灯片。

许笙在电脑硬盘里翻找半天,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那个女孩可能实在是太没心没肺了了,硬盘里只有很多很多的电影和音乐,还有很多《暮光之城》的壁纸——可能一周换一张。

敢情她是想当一个流行音乐家?

许笙看了眼房间角落里的吉他,开始脑补凯瑟琳坐在一边,弹着它的样子。

——好了,打住。

许笙拿起沉重的耳机,戴在头上,听着她硬盘里的歌曲。

都是这个年龄的人喜欢听的流行歌曲,有英文歌也有中文歌,还有一些轻音乐。

她也经常坐在这里吧,面对着窗外的黄昏,听着这些歌。

就像一条树林里的小溪一样,从青春的树林里走过。

她一个人穿着那条白裙子在小溪边坐着,微笑着聆听水流与鹅卵石的激荡。

但这一切都没法长存。

水面上逐渐被黑影笼罩,男人的咆哮在耳边响起......

“啊啊啊啊——”

许笙几乎是一把拽下耳机,从椅子上腾地站起。

他这才发现自己惊出了一后背冷汗。

窗外的夜幕黑得让人害怕。

————————————————————

瓦尔顿学院的论坛上有个忧郁青年,他的ID叫做【你不知道的秘密】。

无论是初遇恋人的少女,还是单身的御姐,都在他那里倾诉心里话。

他就像歌德的月光那样难以捉摸,有人说他曾在高塔上弹着七弦琴,歌唱的声音和初春的泉水那样动听。

当然,据说他DOTA的技术也挺不错的。

谁也没见过他——所以也没有人知道这是查尔斯的小号。

“见鬼的!”查尔斯对着屏幕狂吼,“虚空干什么呢?大招罩自己人是什么意思......谜团又是什么意思,开大让对面拉比克偷吗?妈的还真说准了......你祖上是羊驼吧!”

刚回学校的许笙扭开门把手,站了很久不敢进去,看见查尔斯这波团灭在所难免了,才反手带上门,躺回床上。

“噢,你回来啦?”查尔斯摘下耳机,把许笙拽到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前,“我耳机找不到了,帮我更新一下【你不知道的秘密】,先和这个御姐聊着,她前天才失恋了,到我这里来寻求安慰,还要听我弹七弦琴......”

“七弦琴?”许笙坐在电脑前,一阵头皮发麻,“你会弹吗?”

“不会啊,但我忽悠他们我会弹。”查尔斯打了个响指,“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

“这句话是里宾特洛甫说的吧?”许笙无精打采地看着屏幕,“噢,对面的御姐说她想约你去图书馆......”

“拒绝了拒绝了!”查尔斯翻着他的那对乱糟糟的杂志,“记得语气委婉一点,要欲盖弥彰地去挑逗!”

“我想把笔记本拍你头上。”许笙合上电脑屏幕,“问你个问题,你们有去调查过凯瑟琳叔叔失踪的案件吗?”

“有调查啊,但没有收获,”查尔斯扔下一本杂志,“晚上下了很大的雨,那辆车附近几乎成了沼泽,什么脚印都没有,就算有也被冲刷掉了,所以警察终止了调查,炼金学会也分不出精力,毕竟有【影子】。”

查尔斯的电话铃声响起。

他拿起手机喧哗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继续发着牢骚。

许笙焦急地询问:“等等,电话里说什么啊?”

“又死了一个炼金术士,实验相关人员,被挂在了钟楼上,尸体被时针和秒针组成的剪刀剪成两半。”查尔斯耸耸肩,脸上阳光灿烂“小事小事,习惯就好,我们继续回来聊那个御姐吧......”

老实讲许笙也习惯了,每天死人已经成了常规。

“上帝呐,我们就不能聊聊凯瑟琳吗?”许笙打断他,“我今天去了她原来住过的房子......”

“你知道啦?早就告诉你她家庭背景很惨,你以后多关心一下别人吧。”查尔斯打开笔记本,“今天我就先给你现场演示一下,攻略妹子的标准步骤,首先就是要做个来去如风的男子......”

许笙一声不吭地躺回床上,听着查尔斯的自言自语。

他看着天花板,看着吊灯上的飞蛾。

它扑向炽热的电灯,一次一次重复着自杀的行为。

“你就不能停下吗?”许笙苦笑着伸出手,挡住刺眼的灯光。

——你就不能停下吗?

已经够了......可以停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