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翼然站在办公桌边,穿着警服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抽着烟,不看他。

两个人沉默了很久没说话。

烟草在空气中燃烧,有很轻微的声响。

男人口气略无奈:“你还能不能有点组织纪律?”

陈翼然:“知道了。”

男人说:“你知道个屎知道……我跟你好说歹说说过多少次了,既然把你调回来你就安心听组织安排,你搞这么多事出来干什么。”

陈翼然不吭声。

男人有些烦躁地把烟头在烟缸中按灭,“你脑子的这根轴筋,不知道哪天才转得过来。什么都想忙,忙得过来吗?踏踏实实地把上面交代的事一件件办妥了,你愁你将来没前途?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一天到晚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翼然说:“他是我的特情。”

男人眼睛一抬,厉声反问:“你什么特情?你办手续了吗?跟组织汇报过吗?上面早就对特情这一块再三强调,你怎么非要去触这个线?”

骂完又采取怀柔政策,扔给他一支烟,自己再点起一支。

男人:“既然把你调了回来,陕西那边的事你就别再管了。你们年轻人火气旺,等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就知道了,案子永远办不完,王八蛋也抓不完,你好心不定能办出好事。”

这天下午,陈翼然带着那支烟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出走廊,下电梯,刚跨进轿门就看到里面站着一人。

万佳云很难得的穿着一身藏蓝色制服,手里抱一叠子文件。她的长发梳成了一个矮马尾,清清爽爽地垂在脑后,只有额角有几丝碎发,衬得面孔干净灵动。

看见陈翼然,万佳云先是愣了下,随即很大方地微笑,“挺巧。”

陈翼然看看她,“干什么去?”

万佳云说:“有领导来视察,给他们去送个文件。”

陈翼然点点头。

电梯一路向下,光洁的电梯门上映出两道身影,没人再说话。

陈翼然从来没有刻意去打探过她的消息,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消息还是辗转传到了他耳中。

就好比有人说,她最近恋爱了。

陈翼然从来没想过会在警队再碰见这个女孩子。在他记忆深处,他这几年一直在刻意忘记她,忘记以前那场闹剧。

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并不随着人的意志而转移,就好像现如今,他们又在同一栋大楼里共事了。

周五,队里有人请客小聚,陈翼然、黄冬冬、磊子,以及队里另外几个男警在餐馆定了一桌。

菜还没上,眼尖的黄冬冬就看见餐厅那头有熟悉面孔。大伙儿跟着一看,是两男两女坐在那头吃饭。

坐在外口的万佳云侧对着这边,远远看着,她聊得还挺开心,脸上时不时露出笑容。

今天的万佳云明显是打扮过了,穿裙子,还化了妆。

大伙儿忍不住去瞄坐在她旁边的“男友”。之前他们就听说了,男的是局里某领导家的亲戚,这阵子天天开个特斯拉来局门口晃悠,今儿终于见到真容。也不知道是不是同性相斥,黄冬冬看了半天,感觉这个男的外表太过普通,没什么特别的。

黄冬冬嘀咕:“太一般,我看还比不上王辉。”

不得不说,警队众人的颜值还是可以的。就好像他们这一桌,个个都是一身阳刚气。

坐在万佳云对面的是一对男女,看不出来是不是情侣,可陈翼然看了一眼后,又看了过去。

男人皮肤有点白,穿着白衬衫牛仔裤,头发剪得很短,但明显精心修剪过。陈翼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职业病,凡是见过的人脑子里都能留个印象,这人当年只打过两次照面,不想几年后他还是能一眼把这人认出来。

万佳云今天特别开心。

很久没见的小政哥哥出差路过请她吃饭,于是就组了这么一个局。和他一起来的还是他的女同事。身旁这位特斯拉也是他一起叫来的,说是老朋友很久不见,正好一块儿聚聚。

万家云一开始觉得不方便,她和这位特斯拉已经开门见山地表明过态度了,意思就是他们真的不合适。但是这人嘴上说着表示理解,行动上还是以普通朋友身份对她示好,弄得她很不好意思。万佳云不知道小政哥怎么把他也叫来吃饭。

至于小政哥今天带来的这个漂亮的女同事,万佳云一开始以为是他女友,后来在言谈中发现,似乎是女孩对他单方面有意思。

这顿饭最有趣的地方是,特斯拉在席间倒是和这个漂亮女孩很谈得来的样子,万佳云默默看着,在两人刚好都去洗手间的时候,她和小政哥哥眨了下眼。

“干什么?”

“难得见面,你约这么多人出来干什么,看吧,我怕你的准女友要被人撬走了。”

男人温和地笑了下:“你现在还真是调皮,她是我同事。”

万佳云说,“我觉得她特别有气质。”

男人微笑,“有吗?”

万佳云说:“拜托,你也该谈一个女朋友了,你妈前几天还给打电话,让我好好做你的思想工作。”

男人笑得略无奈。

去洗手间的一男一女相谈盛欢地回来,万佳云也起身,去了洗手间。

出来洗手的时候,旁边男厕冒出了一个人影。

万佳云一扭头,“咦,你怎么在这?”

甩着手上水珠的黄冬冬说:“我怎么不能在这,这饭店被你包了?”

万佳云没好气地看看他,又忍不住扬起嘴角,知道这个人天生是个刀子嘴。

黄冬冬看她不反击,又说,“男朋友不错吗,哪个单位的。”

万佳云:“什么男朋友。”

黄冬冬晚上喝了一点酒,跟她逗趣起来,“呦,不就坐一起吃饭的,还不承认啊,看来是真的不把我们当兄弟。”

万佳云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骗你有奖金吗?”

黄冬冬说:“真不是?”

万佳云还没说开口,只见厕所里又晃出来几个刚方便完的人,大嘴巴的黄冬冬嚷着说:“哎,这案子被我破了啊,万佳云说那男的不是她对象。”

万佳云哪里晓得一个厕所里塞了这么多男同事,瞬间红了脸。厚脸皮的男同事们没正经地继续逗她:“可不要骗我们哦,骗我我等会儿就要去敬酒了。”

万佳云没有再跟这帮子醉鬼开玩笑,赶紧回了座位。举目一看,不远处果然满满一桌便衣警察,她居然直到现在才发现。

陈翼然也在,正低头玩着手机。

席上三个人跟她一起看过去,问她怎么了。

万佳云看着那个一直没抬头的熟悉身影,淡淡说,“没什么,我同事刚好在那边聚餐。”

谁想没一会儿,正聊得好好的,真有人一本正经地端着杯子来敬酒了。

万佳云气急败坏地朝那桌望去,一桌人也在暗笑着看她。

被派来的磊子说:“真是巧了,正好看到万佳云在这吃饭,来跟大家打个招呼。”

特斯拉和吕政端起红酒杯,礼貌地站起来,三个男人寒暄了几句。

等磊子走了,两个男人回头朝那桌看。

吕政说:“看来你跟你同事们处得都不错。”

万佳云说:“他们平时就爱玩爱闹。”

结果还没清静两分钟,两个男人警觉地发现,那头居然又有人端着酒杯过来了。

“还来?”连女同事都觉得有趣了,对万佳云说,“你这帮同事真好玩。”

万佳云回头。

这一次,端着杯子过来的是陈翼然。

人走近,两个男人再次放下筷子站起来。

时隔几年,大家都有变化,但吕政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面前这个男人。

万佳云慢一拍地跟着一起站起来,不知道陈翼然过来敬酒是什么意思。

陈翼然看着面前这个不陌生的面孔,什么也没说,拿着酒杯和他敬了一下。吕政面无表情地也和他回敬了下,喝了口酒。

敬完他,陈翼然又敬了一下特斯拉,低头瞧着万佳云问,“我们等会儿去唱歌,你跟你朋友要不要一起?”

万佳云没想到他会和自己说话,一下子有些答不上来。

陈翼然又跟另外三个人说:“没事的话一块玩玩吧,我们都是万佳云同事,大家难得聚一次。”

特斯拉和女同事显得有点感兴趣。特斯拉问,“你们去哪边唱歌?”

陈翼然:“就在旁边,近的很,走过去5分钟。”

特斯拉看看吕政的女同事,又看看吕政,“你们晚上还有安排吗?我本来想带你们去酒吧坐坐的,听你们的意见。”

万佳云不知道陈翼然这个邀约是什么意思,心里却莫名有点窝火,冷淡地对几个人建议:“不要了吧,他们人多,一个包厢都坐不下。”

陈翼然说:“坐得下,定的是豪包。”

女同事对万佳云说:“你的同事们真的都好热情啊。”

陈翼然笑了下,吊儿郎当地说,“人民警察都这样,以后咱们熟悉了你就知道了。大家一起去热闹一下?”

万佳云不再说话。

一旁的特斯拉说:“这样的话,我看我们要不……”

吕政看了眼万佳云,对陈翼然说:“ok,你们先去,我们待会儿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