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猝不及防,只有防不胜防。

就算是林俊英都没有料到自己的父亲对自己痛下杀手,看着父亲的眼神中没有一丝混乱,难以言喻的寒意席卷全身,看着贯穿自己身体的魔剑,感觉自己的力量宛如决堤的洪水一样被魔剑吸走,他根本无法反抗。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可是凌云敢肯定,林剑心已经疯了,虎毒不食子,如今他却对自己的儿子痛下杀手,可以肯定,他已经被魔剑彻底操纵了。

真是一个可悲的男人!

“这就是剑心的滋味吗,真是美味啊!”

魔剑释放出紫红的煞气,只不过一瞬间,就将林剑心吸入魔剑之中。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血红的魔剑仿佛在被什么力量锤炼着一样,发出淡淡的白光,血红光辉渐渐的退散,魔剑变成了一把宛如用水打造而成的,晶莹剔透的宝剑。

“总算让魔剑安定下来了,没想到这个废物,居然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看样子是我太心急了,只不过,算了,再生一个就好了。”

林剑心淡淡的口气,让凌云瞪大了双眼,他一点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林剑心居然没有被魔剑操纵,而且他是在非常清醒的情况下杀掉林剑英的,为什么?虎毒尚且不食子,为什么这个男人要为了一把剑杀掉自己的儿子?

追根究底,还是凌云太过天真了,从小娇生惯养的他,根本没有其他家庭的压力,凌日也对他是放养的模式,让他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

孩子,说到底不过是父母用来炫耀和传承的工具,没用了就会被舍弃,这其实是非常正常的情况。

凌云并不清楚,像林剑英他们,最常听到的就是父母夸赞其他的孩子,并且要林剑英向他们学习。

那个人是天才,几岁就能做到什么,你不努力,怎么追得上他们……

玩玩玩,整天就知道玩,不好好修炼,不好好学习,整天就知道玩……

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能松懈,赶紧给我去学习,去修炼……

没错!没错!没错!没错!没错!没错!没错!没错!没错!没错!没错!没错!没错!没错!没错~

他们从一开始,就是把孩子当成工具来驱使而已,至于人的心是会累的,人的身体是会疲惫的,人是有感情的,这些东西他们都不在乎,他们只要你去向着空洞的目标去拼命努力来满足他们的虚荣心,却不告诉你努力的方法,前进的方向,以及该到达的终点。

他们只要结果,只要你按照他们的心意行动,越是思想顽固不化的父母,这种情况就越是非常常见。

林剑心身上的压力很大,他迫切的需要一个人来帮助自己,自己的亲生儿子林剑英就是最好的选择,为了自己,他让林剑英杀掉了他的师兄弟,杀掉了很多无辜的人,让林剑英剑心蒙尘,修为境界难以更进一步。

如今,他又为了让魔剑开封,而选择将拥有剑心的林剑英作为祭品。

虎毒不食子,这句话并不适合所有的人类,因为易子而食,古已有之。只要跨过心里的那条坎,儿女妻子都不过是自己的工具而已。

林剑心已经领悟了杀心,他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正常人了,本来性格就扭曲的他,为了得到魔剑牺牲一个儿子对他来说,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辛辛苦苦养了他那么久,是时候让他来报答自己了。

“父亲!你真的是我的父亲,我是在做梦吗?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害哥哥,为什么啊?”

林剑羽错愕的脸上满是不解,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向疼爱哥哥的父亲,为什么会突然动手杀掉哥哥?

林剑心看着林剑羽,微微一笑,慈爱的样子让林剑羽仿佛回到了她小时候那个温柔的父亲身边一样,只不过林剑心接下来的动作,让她彻底崩溃了。

魔剑高高举起,剑意化为彩色的旋风盘旋在魔剑之上,明明没有一丝杀意,却让林剑羽如坠冰窟。

彩风袭来,所经之处,空间碎裂,无物可挡。

就在林剑羽将在魔剑的剑意下灰飞烟灭的时候,凌云遁光一闪,一把抱起林剑羽,用斗转星移转移到其他地方。只不过这也正好在林剑心的意料之中,魔剑在吞噬林俊英之后,仿佛打开了天眼一样,迅速找到了凌云转移的地方。

剑意挥洒,宛如流星雨般袭向凌云,噼里啪啦的拍打在无字天书的结界之上,在这剑意摧残下,结界渐渐出现了无数裂痕,紧接着魔剑穿过无字天书的结界,刺向凌云的背心。

只可惜凌云除了无字天书,还有天道符箓,金光闪耀,符文化为盾牌,挡住了魔剑的剑尖,紧接着空间破碎,巨大的冲击将凌云直接轰飞了出去。

因为抱着林剑羽,凌云没有办法反击,看着林剑心再次袭来,一气之下,凌云用斗转星移将林剑羽扔了出去,紧接着手中雷电闪烁,化为巨蟒冲向林剑心,只不过雷霆巨蟒碰到魔剑,竟被魔剑迅速吞噬,然后消失,看着魔剑袭来,凌云冷笑一声,林剑心的位置就被凌云以斗转星移的神通转移到其他地方。

碰!

林剑心的魔剑插入了旁边的岩壁之中,巨大的冲击将岩壁震出无数裂痕,林剑心愣了一下,紧接着魔剑身上的剑意卷起旋风,斩向打算趁机袭击玉辞心,凌云再次出手,将玉辞心也用斗转星移转移出去。

“原来如此,强的并不是你,而是这把剑啊,看样子吸收了那个家伙后,似乎得到了他的力量呢?”

凌云紧紧地盯着魔剑,这把剑实在是太过诡异了,不仅可以发出这么强悍的剑意,还能吸收神通,主动护主,而且凌云感觉自己在这把晶莹剔透的宝剑面前,就感觉自己的一切倒映在镜子之中,一举一动都被看穿了一样。

看着魔剑的剑意卷起旋风,形成一个护罩盘旋在林剑心周围,他的空间传来碎裂的声音,让凌云撇了撇嘴。

斗转星移居然被看穿了,真是麻烦!为什么自己总是遇到这种麻烦的家伙啊?

只不过算了,不管是谁,用实力碾压过去就好了。

“喂,无字天书,你不要再个我浑水摸鱼了,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吧,自己的结界连续数次被人打破,你作为神器,就不觉得丢人吗?”

听到凌云的话,无字天书仿佛着火了一样,发出黄金的火焰,只不过很快黄金的火焰慢慢变得银白,就好像燃烧殆尽后一样。银白的光辉十分柔和,宛如缓缓流动的秘金一样。

银白的光辉迅速冲入凌云的身体,让他全身散发着淡淡的白光,朦朦胧胧的光辉,让凌云宛如谪仙下凡,飘逸出尘。

见到凌云拿出真本事,林剑心却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魔剑突然爆发出刺目的光辉,日月神剑的剑意宛如肆虐的狂风,轰向凌云。

凌云冷笑一声,白光形成一个淡淡的结界,却轻易的将这股毁天灭地撕裂空间的剑意挡了下来。就在凌云使用通天眼打算招出林剑心的破绽的时候,他却发现林剑心消失了。

怎么回事?看着林剑心留下的气息,凌云吓了一跳,这个混蛋居然去追玉辞心她们去了,这个人果然已经疯了,凌云连忙催动斗转星移,想以更快的速度赶在林剑心面前,却发现撕裂破碎的空间根本无法使用斗转星移。

第一次,凌云如此后悔,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好好修炼天道九秘。

全力催动修为,昊日光辉大放,凌云决定用九阳帝心诀的惊鸿一闪追过去,赤红光辉宛如火流星一样,迅速追了出去,可惜,凌云慢了一步,看着玉辞心挡在林剑羽面前,胸前被魔剑贯穿的样子,凌云只感觉一阵寒意席卷全身,让他放弃了思考,变成一个遵从本能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