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风吹过,卷起他的几缕发丝,又摇动灌木使那些树叶沙沙作响。

不远处生机勃勃的绿仿佛与他所处的游戏世界分割开了一样,神秘美丽吸引着他前去。

小心翼翼的,顾轻歌试探着向前踏出小小一步,踩在那片看起来柔软湿润的草地上。熟悉的触感透过皮靴传递过来,骚着他的脚心,细微的痒意在脚下打转。

那些曾被当做“游戏背景”的草木迎风抖动,顾轻歌甚至听得到有昆虫在小声的附和着微小的摩擦声。

“游戏背景”后,那片幽深的秘境向跨越遥远时空而来的旅人伸出手。

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突然被扩展了地图,本来潜意识里“不能去”的禁地变成了“能去”。

……虽然说眼前的这个状态他根本就打不开系统地图。

而面对眼前的“新大陆”,顾轻歌笑了,他毫不犹豫的抬脚踏入“禁地”。这一刻,没有迷惘,没有徘徊,思家的愁绪被他抛至脑后,久违的热血涌上心头——

这是属于他的,新的冒险!

——————————

与想象的不同,密林后是大片压抑的黑暗。

顾轻歌在这片黑暗中摸索着前进了一段时间。他不知方向,不明时间,在前进中,他觉得好像过去了很久、又觉得像是只走了一小会儿,在寂静的独行中顾轻歌终于看到了不远处的一束光。

他惊喜的跑过去,在逐渐靠近光明的同时,也一点点的听到了远处吵杂的人声。

有人?顾轻歌有点疑惑。越靠近光源声音就越大,最后——他踏入光中,连带着视野也一下子明亮了起来。

细碎的光投射在他的眼里,照亮了这一片天地。身着布甲的少年楞楞的站在草丛中,结伴而行的人们说笑着从他面前走过。

……或者说是“账号卡们”。

顾轻歌面色复杂,慢慢的移动步伐融入到他们当中去。

账号卡的世界……吗?

他的低声喃喃淹没在“人群”中,没有账号卡注意到这个“新来的”说了什么。

顾轻歌漫步在这片神奇的土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他现在正走在一条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街道的两侧有一座接一座相连的房屋,有人在屋前摆起了摊,叫卖一些日常的小玩意儿。

顾轻歌在人群中四处张望,“勘察敌情”。不得不说这里实在是太正常了,如果刨去人们身上千奇百怪的装扮,完全就是一座普通乡镇的模样。甚至还要热闹一点。

不远处的喧闹声突然大了起来,隐约有喝彩声传来。人群向前流动起来,簇拥着顾轻歌也来到了前方。他很快就看到了骚动的源头。

那是一个不算高的平台,凑近了看会发现这台子有着不小的占地面积。木质的台子看起来简陋极了,而这上面精彩的战斗却一下子抓住了顾轻歌的眼球。

擂台战——剑士(未转职)vs战斗法师(未转职)

以顾轻歌的眼光,自然看得出正在进行这场低等级的比赛的双方那不俗的战斗技巧。

职业级。

如果不是等级的限制,这场比赛绝对不差于职业赛场上的比拼。

就在这时,台上那名持刀的剑士系一个突刺挑飞了对面法师手中的战矛,刀尖稳稳的停留在了准战法的颈边。

“好!”顾轻歌忍不住跟着周围的人一起喝彩,擂台上点到为止的比拼实在是令人热血沸腾。

“这个用刀的仗着等级经验武器欺负卡有什么好看的。”站在顾轻歌身后背着一把轻剑的男卡似乎有些愤愤不平。

顾轻歌难得被勾起了好奇心,他扭过头,看着身后为败者打抱不平的家伙,饶有兴趣的询问道:“怎么说?”

看到有人回应,对方明显打起了精神,他不满的嘟囔着:“反正大家都是账号卡,技术方面根本就没差,打架什么的全靠等级和平时被.操作者使用锻炼出的战斗经验,唔、再算上武器。”

顾轻歌看了看站在擂台上的准剑士,的确,这家伙手里的是一把新区前期很难得的紫武,

桃木太刀,等级15。

重量2.6千克,攻速8。

物理攻击165;法术攻击178。

力量10,智力14。

顾轻歌又在心里补充了一点:这是从蜘蛛洞穴隐藏boss蜘蛛领主那里爆出来的。

不过,听这卡这么说,台上的比拼其实只是账号卡的正常水平?

不容他想下去,身后的家伙见他久久不予回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伸手一把拽住他的衣袖,在他耳边嚷嚷:“你说是吧,是吧!”

台上新一轮的挑战已经开始了,台下顾轻歌却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去观看比赛了,面对身后接二连三的询问,他多少有些无奈。

围在擂台边的卡太多了,他根本无法转身,身后的家伙又紧紧贴住了他的背,他只能微微撇过头和对方说话。

顾轻歌:“是是是……”

语气极其敷衍,态度极其恶劣。

结果人家根本就没在意他的态度,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把话接了下去:“唉……就是可惜了这么好的房子,再赢两次就是那个家伙的了……”

“房子?”顾轻歌突然有点心动,原来这个擂台站是有奖品的吗。

“对啊!”身后的账号卡情绪激动:“街角那栋,擂台连胜十次就可以易主了!”

“那你怎么不上。”

“呃……”对方语塞,显然是没想到顾轻歌会这么问。

顾轻歌耸耸肩,不再理会后面的卡。

直到台上准剑士一刀劈断面前法师的法杖,顾轻歌才又听到那卡说话。

“……要不是我的等级不够,我早就上去了。”

语气委屈巴巴的。

呦呵,这还委屈上了。顾轻歌笑了笑,没有再去接对方的话,反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台上。

准剑士还在挑衅似的发出邀请,身边的账号卡们安静如鸡。

“喂,真的没卡上来了吗?那这第十轮可就直接算我赢了啊!”

“等等——”在卡群中有一只手高高举起。

顾轻歌:“我来试试,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