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爬了上来,但是意识已经没有了,只知道我们可以休息了。

“看来,正莫长老说的没有错,他们的确先到的”

“可是他们看来好像晕倒了,要不要将他们喊醒?”

“不用,那三位长老说了,若是他们先上来,但是晕倒了的话,将回灵丹给他们吃即可,然后通知他们立刻前往长老他们之处;若是没有先上来,就不需要”

“那如果没有吃丹药就醒了怎么办?”

“一般是不可能的,以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以提前醒来,如果他们之中有一个人醒了,我就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可是他就醒了啊”

“嗯¿”

没有想到会是这样,虽然恢复了知觉,但是身体无法动弹。刚刚听到声音好像是两位女性,好像是在谈论我们,有人比我们先上,还是什么?

“那看来只有把他打晕再吃丹药了”

???什么,什么打晕,为什么要打晕我,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事

嘭,一瞬间,我晕了“好了,现在可以吃了”

当我再次醒来事,身体已经恢复,可以行动,我看了看身边两位,仍然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顺着声音扭过了头“感觉很好,请问你……”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如果醒了的话,请麻烦你跟我去个地方,到了之后再说别的”

“额,那他们怎么办”

“他们也一样,只不过现在还没有醒,所以现在请你先过去”

“知道了,我会跟着你的”

跟着她走到了一个殿堂,‘轻羽殿’是这个殿堂的名字,进去后,看到有三人坐着,身边还有一位女性,根据观察好像是徒弟

“长老,弟子已将其中一人带来,其余两人还未醒,等他们醒后,珝钰会将他们带来”

“无妨,珝浟,珝钰,你们先出去,他们来了跟他们说在此等候,我们和这位小友有话要讲”其中的一位长老接过了茶说

“弟子听令”

看到她们出去后,那三位长老便起身,开始介绍

尚海长老:表情柔和,服饰多为黄色,部分为白色,年龄四十四岁,境界为金丹八层,马上踏入化丹期,可是,负责炼丹。目前可以轻松练出五品丹药,六品丹药需要认真和弟子的辅助,七品丹药虽然可以炼,但是需要其他炼丹师的帮助才可能炼成

正乐长老:表情平和,服装以褐色为主,年龄四十岁,境界为金丹六层,负责符文、符纸一类。据说可以以气为符,不需要纸张,但是威力有些损失

尉迟长老:表情有些严厉,服装以黑白两色,年龄四十二岁,境界为金丹巅峰,以修剑为主。

三位长老介绍完自己后又介绍了那三位徒弟,那三位是姐妹,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导致是这三位长老负责

珝浟:是她们的姐姐,性格冷漠,不喜欢与人说活,实力强劲,境界为凝丹八层

珝刖:二姐,性格未说,境界为凝丹三层

珝钰:最小,性格调皮,境界为筑基七层

额,我听完这写介绍,没有想到长老看来还是蛮年轻的。而且那三位原来是姐妹,难怪很想

“我想长老不会就为了介绍一下就把我们喊来吧?”

“没错,我们三个喊你们的确有些原因。一个是上官家族的,实力还行;一个虽然没有什么势力,但是实力不错;而你,境界虽然低下,但是却有实战经验,应该是和修士交过手把,而且境界大约在入气期对吧”

我准备想该怎么回答尚海长老话时,正乐长老也问了起来“我看你身边应该没有符师,但是你的苍虎符却是异常的强,把我的静域符一瞬间打破了。不过还是要给你道个歉,没有想到那小子竟然会拿我的符纸对付你。不过,你哪来的苍虎符,虽然不是什么很强的,但没有个三级符师是不可能炼出来的”

“那个,这个符纸是我在地摊上买的”正乐长老听了后没有说什么了

“你和那凌盛的对战我看了,你用盒子的方式好像不是什么棍法,而是剑法,看来你是用过剑的,而且还专门练过,说说怎么回事”

“额,剑法我是练过,至于用在本该用棍法的盒子上吗,是因为我学的剑法可以用于所用的武器,没有拘束,至于剑法是什么,抱歉,我无法回答。”废话,我自己都没想好

听了我的回答,三位长老倒是笑了,我也可以松口气了

“长老,他们已经到了”外面传来珝浟的声音

“让他们进来把”

打开门,上官和乾晔他们进来

“参见正乐,尚海,尉迟三位长老”

看到长老他们点点头,我对上官堇说“你们认识?”

“只有我认识,乾晔我介绍的。对了长老跟你说什么了吗?”

“没有怎么了,你难道,咳……有什么问题吗?咳……”

“额你没有是吧,怎么在咳嗽了?”

“咳,不知到,嗓子有些不舒服,身体,咳,身体也有些难受”

其余的人也感到一丝的不对经,也向我看来。而我的身体也越来越难受,嗓子也很难说出话了,这是尚海长老过来把我的手摸了摸,叹了一下气。

这一举动让上官他们有些担心了,我也有点害怕

“没有事,只不过,他可能需要休息下,你们两个先带他先去后面的房间照顾他休息,有事我会让人找你们的”尚海对我的朋友说了后,也叹了下,不用担心了。

等到上官他们把我带到后面去后,尚海对珝浟问“你拿的是什么丹药?”

“弟子拿的便是长老你放在桌子上的丹药,并没有拿错,怎么了?”

“他吃了我炼错了的丹药,虽然没有事,但是他的身体会有一些永久性的变化,无法改变回来。不过说来也怪,我并没有把那丹药放在桌子上怎么会拿到哪?”

听到这里尉迟长老到问了起来“哦?什么变化”

“不知到,怎么你也想试试?”

“额,不用,除了能让我看来年轻的,其他的就不用了”

在后面,上官他们去给我打水去了。别问我哪来的水,而我的身体已经开始在改变了,而且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