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妙,准确的说,一种能让某位金发少女在这炎炎夏日里产生一种踏入隆冬雪原的恶寒与不适感的错觉之中,少女们的购物之行就此迎来了尾声。

但更加恰当的说,与其说是迎来尾声,倒更像是气氛过于尴尬而不得不中途中止,毕竟在艾斯特的最初的计划里,本打算再两人一起逛逛服装店,欣赏可爱的精灵友人如换衣人偶般在各种服饰下展露出的可爱姿态,之后再去看看在年轻女孩中广受好评的饰品店,就这样一直逛到中午,再悠闲地在外面享用完午饭,把卡斯特罗尔旅游小册子上所罗列的商业一区的人文景观全部地走上个一圈作为散步,最迟傍晚前再慢悠悠地返回旅馆……这样的计划。

而这花了她一夜的时间与精力精心构思的计划,如今却终究成了宛如蔚蓝海面上徐徐升起,但最终无可避免地破裂开来的气泡般的美好幻想。

那么,来清点一番此次购物的收获,又或者说财务明细吧。

享用美味的甜点与冷饮:小银币-5,银币-1

福伦尔特雅斯灵木法杖:金币-0(原价600金币的高阶魔术法杖免费送!)

一个沉甸甸的钱袋:白金币+3,金币+50

而后两者,大概就是某位精灵少女从两人走出名为“科尔切斯特·求道者精品店”的店子开始,便始终在闹别扭的原因所在吧。

就艾斯特而言,虽说有些出乎意料,不过不仅没有花什么钱,还满载而归什么的,除了欠下远在帝国的一位熟人的人情外,基本没有什么损失,这本是一件让艾斯特举双手赞成,可喜可贺的事情。

如果一切顺利,在隔日就购买一辆即便是身娇体弱的精灵也能舒适乘坐的长途马车,带着她离开这座城市,踏上向新的安身之所进发的漫长旅程,也完全不成问题,因此欠下这个人情是有其必要的。

——姑且有一个忠告,近期,还是尽快离开这座城市比较好。

之前所相遇的那位半兽人少女奥莉薇娅也说过这样的话,艾斯特并不认为那是危言耸听。

毕竟,波动不已的魔道具市场里,其中价格成直线上涨的是某些可用于军用魔道具——魔导枪械的原材料;愈发频繁的“抗议盐税上涨”“抗议窗户税”“抗议议员们的出逃行为”之类的市民游行活动也是某国侵袭前的预兆,还有最近总是出现在身边的跟踪者……

种种迹象表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再继续留在这里将无可避免地招致祸端,曾经的经历让艾斯特对判断时局这方面有着准确的直觉……当然,为了不让菲娅娜产生不必要的担忧,这些都是不能说的事情,至于约瑟夫和乌莲娜他们……能够在商业之都混得风生水起的商人,无一不有着能够从任何事情看到商机的眼睛,因此艾斯特不会对他们的事情多问。

“吶,艾斯特……你和那家店子的‘主人’是什么关系呢?能够一个子不花就拿到这个法杖,还倒给钱什么的……只需要好好回答就好,我,不会生气的,真的。”

打断艾斯特思绪的,是身边精灵那愈发冷若寒冰的言语,自从人类语的学习取得成效以来,比起最开始因为语言障碍、充满戒备而显得拘谨,如今的菲娅娜已经能够相当随意地向艾斯特表达自己的情感和诉求了,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但还在揪着不放这点让艾斯特很是伤脑筋就是。

“那个……”

“……(盯)”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精灵少女红宝石般澄澈的赤红双眸中,却是足以让对视者有着一脚踏入冰窟窿般错觉的冰冷,看似笑靥如花,实则有些阴沉的脸,比起天真无邪,更让艾斯特有一种胆寒的感觉……平时即便不满或生气,也只是如银花松鼠般气鼓鼓地鼓起脸颊的可爱姿态完全不能和现在相提并论。

“你这不是已经在生气了吗?而且相当莫名其妙的……”

“明明都对我做过那种事情了,还和其他女人不明不白!之前那个半兽人也是!”

“哈?!为什么……那个……”

这样子说,不搞得自己就像明明有了新婚妻子还在外面搞外遇的差劲丈夫一样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难道在精灵的认知里“朋友”这种东西只能是唯一的吗?

而且“那种事情”是指什么?不就抱在一起睡个觉吗?以前还经常和安洁做来着,偶尔骑士团的后辈们也会提出一起睡的请求,就连那个总是板着脸的克劳迪娅也是……

虽然有点想把这句话说出口,但有一种一旦说出口就再也无可挽回的危险预感,艾斯特只能作罢。

试着向美丽的银发伸出手,想要试着安抚一番,却被其像是看待什么脏东西似的躲开……

“呜嗯!”

一瞬间,甚至让艾斯特开始后悔起了这次的出行。不仅没有让菲娅娜心情变好,反而更加恶化是怎么回事?虽然不是很清楚详细的缘由,不如说是愈发地感到莫名其妙,但是重点是如何应对当前的局面。

没错,就是解释艾尔丽斯菲特·亚特索夫斯·圣·艾因夏乌拉·杜·贝尔特兰·卡思诺齐亚与莎夏布丽娜·达芙·克里斯蒂娜·科尔切斯特的关系,而且还得让眼前这只莫名其妙的精灵满意。

“那个……莎夏的话,如果硬要解释的话……嗯,那个……”

好使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钱袋子?

坦诚而言,这是艾斯特对莎夏布丽娜·达芙·克里斯蒂娜·科尔切斯特最为直观的第一印象,不过,这种话倘若真的说出口,不仅不会让局面好转,反而会使菲娅娜的猜忌彻彻底底变为蔑视吧……这样的自觉和预感,艾斯特姑且还是有的。

要说到莎夏与艾斯特的关系,比起“朋友”,倒更接近于为了共同的利益结成的“盟友”吧?

和出身显赫,个个都有权高位重的母系家族为其撑腰,几乎每人都有着组建一支近卫军团财力的哥哥姐姐们不同,身为不入流的私生子,本身存在就是个错误,根本上不了台面的艾斯特,自然不会有自己的后盾与支持者集团,自然也没有财源去供给耗资巨大的军团,别说近卫军团,甚至连组建一支骑兵团都困难重重,而教皇国的咒刻圣骑士团名义上由自己指挥,但终究不是自己的军队,而是受制于教皇的,往往无法灵活调动,很多时候艾斯特甚至会面临只身讨伐“异教徒”大军的局面。

而不知哪根筋出了问题,突然出现,并愿意将投资花费在自己这种劣质股的人,那便是帝国“新贵族”的代表,雄踞帝国南部的富商大亨,帝国财阀之首的科尔切斯特家族的千金大小姐——莎夏布丽娜·达芙·克里斯蒂娜·科尔切斯特……但也仅此而已,终究不过是为了利益暂时走到一起的关系罢了,倘若不是艾斯特有着“黑曜勇者”之名,两人本来是不会有交集的吧,至少艾斯特是这么认为的。

况且莎夏的资助也并非完全无偿的,每出一笔资,莎夏几乎都会露出一副奸商般的嘴脸提出各种奇怪的要求,像是穿上奇怪的服装打扮成半兽人让她抱啊,打扮成女仆给她泡红茶啊,亦或是被邀请到房间里吃口感有些奇怪,吃完头莫名地有一点点晕的蛋糕啊之类的,这些也让艾斯特很伤脑筋。

稍微理了理,思路清新了许多的艾斯特谨慎地给出了答案。

“硬要说的话……那个……曾经的,‘商业合作伙伴’?没错,就是‘合作伙伴’!”

“真的?!”

“真的!”

“真的真的?!!!”

“真的真的!!!”

赤红色的双眸,再一次如同要看透内心般盯着艾斯特看了良久,才终于……

“……就当是这样好了。”

虽说很勉强,精灵少女就像是“权当接受了”般终于放过了汗流不止的艾斯特。

仍旧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事情似乎告一段落了。

如此判定着,金发少女放心地舒了一口气。

而一边说话一边行走的工夫,两人也回到了旅馆门前。

“对了,菲娅娜,你先进去好了,突然想起佣兵公会那边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

“有事情的是指?”

“好啦,乖乖乖~~~要好好听乌莲娜的话,不要乱跑哦~~”

说着,满是因为常年握剑而满是老茧的手,比平常略显粗暴地摸了摸精灵的小脑袋,将柔顺的银发弄得有些乱糟糟的。

“呜嗯!”

不知是羞耻还是气愤,在艾斯特的一番捉弄下,白皙的脸蛋立刻变得通红,长长的精灵耳朵也抖个不停的菲娅娜,就这样如小兔子般窜进了旅馆的一瞬——

金发少女原本含情脉脉地注视着菲娅娜的背影,直到其完全从视野消失的,如雪山冰湖般澄澈的天蓝色双眸,顿时变得如同冰刀般锐利起来,那是足以让任何人为之胆寒的眼神。

“那么……差不多该做个了结了吧,既然都跟到这里了。”

喃喃说着,她以常人难以轻易做到的敏捷速度,向着街道的某个方向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