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在班主任宣布这个女孩因为出了意外而住院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只是闪过“不知道是什么意外呢”这样的问题,然后便将这件事抛在一边了,却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因为这个女孩而遇到这么多的麻烦,而且,他还没有办法真的责怪她。

但唐琳在看到那个重症室中躺着的女孩时,却皱起了眉头,语气有些凝重的说道:“这倒是,有些出乎了我的意料啊。”

听到唐琳这句话的忍足转过头问道:“木村先生,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唐琳摇了摇头:“现在还不好说。对了,忍足先生,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进去将这个女孩唤醒,等这个女孩醒过来后,你身上的愿力,也就会自然而然的消散了。”

忍足一愣:“我又不是医生,要怎么唤醒她啊?”

唐琳促狭的一笑:“你应该看过那些童话故事吧,王子是怎么唤醒公主的,你就怎么唤醒她咯。”

“别随便开这种玩笑啊木村先生。”忍足无奈的叹了口气,明明刚见面的时候这个木村先生还是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怎么才过没多久,就变成了现在这么随意懒散的家伙了呢。

“侑士?你怎么会在这里?”就在这时,一个同样有着深蓝色发色,相貌同忍足侑士有几分相似的医生走了过来,有些惊讶的问道。

“悠叔叔。”忍足认真的同他问好后,解释道,“我是来看望同学的。”然后才把站在一旁的唐琳介绍给了那个医生,“这位是我的朋友,木村林。”

唐琳也笑着打了个招呼:“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忍足医生。”

这散漫的态度倒没有让忍足侑士的叔叔,也就是忍足悠生气,他也温和的微笑着回应了她,然后才看着那间重症监护室说道:“这个女孩的伤势很重,经过抢救虽然保住了一条命,但能不能醒来,就要看病人自己的意志力了。”

“那,忍足叔叔,可不可以让侑士进去试试呢?”唐琳毫不避讳的问道。

忍足悠感兴趣的问道:“哦?为什么?”

唐琳一脸的理所当然:“因为这个女孩子喜欢着侑士啊,如果听到侑士的声音的话,说不定一下子就醒过来了啊。”

忍足悠沉吟了片刻后,在忍足侑士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答应了唐琳的要求,将忍足侑士放了进去。被赶鸭子上架的忍足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孩儿,有看了看病房外目光灼灼的正盯着他的两人,只得慢慢的走到女孩儿身边,弯下腰,轻声说道:“我是忍足侑士,我来看你了。”

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忍足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那女孩儿的眼皮颤动了一下,竟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这一幕时,不仅是病房里的忍足,就连同意忍足进入病房的忍足悠也一下子呆住了,这效果也太好了吧,要不要这么立竿见影啊!

唐琳见状敲了敲病房的玻璃,示意忍足赶快出来,忍足这才如梦初醒,趁那女孩儿还没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飞快的跑出了病房。忍足悠是那女孩儿的主治医生,自然会安排好接下来的事情,而忍足则跟着唐琳直接溜之大吉了,毕竟,如果那女孩儿真的跟他搭话,他却连对方的名字都叫不出来的话,岂不是太糟糕了吗?

在跑出医院的大门后,忍足才放慢了脚步,不解的向唐琳问道:“刚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他可不相信真的是自己一句话就把人家一个濒死的姑娘给叫醒了。然而唐琳的表情却变得有些沉凝,自从见面以来,忍足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样的表情,顿时也就不敢再出声问些什么了。

两人安静的走了一段距离后,唐琳才突然开口:“忍足先生,你对刚才那个女孩儿,有什么映象吗?”

忍足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我只记得她好像是我的同班同学,只是名字什么的,就不记得了。”

唐琳幽幽的叹了口气,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拿出了一张写有一长串数字的纸条,递给忍足:“这是我的银行卡号,等你相信自己身上的麻烦已经解决了之后,就可以把报酬打到我的账上了。至于给多少报酬,你自己掂量着给吧。”等忍足接过纸条后,她才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以后,你说不定还要光顾我的生意呢。”说完,不给忍足发问的机会,便离开了。

忍足的动作很快,两天后,唐琳的账户上便多出了一笔钱,加上她之前的一些积蓄,已经足够她开一家侦探社了。唐琳侦探社的选址相当的实在,附近就是地铁站,交通相当方便,楼下也有小卖部之类的地方,可以说是相当的接地气。

租下地方后,让乱马帮忙打扫了一番,还帮着置办好了简单的家具,再在临街的一边挂上‘怪奇侦探社’的招牌,这家侦探社,就算是开始营业了。同时,在侦探社的门口,也贴着对这个侦探社的性质做出的一番解释,总的来说,就是,这个侦探社不接普通的案子,只接那些疑似灵异事件的案件。

因为唐琳并没有太用心的去装修侦探社,所以整个侦探社看起来非常的简陋,一个星期下来,都没有接到一个案件。唐琳也不着急,每天都相当淡定的在侦探社看肥皂剧打发时间。周末的时候,她将侦探社锁好,便在热闹的街头随意的晃悠了起来,不一会儿,她便盯上了一家古董店,微微勾起唇角,信步走了进去,留下微不可查的声音消散在了风中:“这下,侦探社的装修也算是有着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