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时间还早,几人也就趁热打铁回了学校继续训练,士气这么足,直接回家待着可就实在太浪费了。尤其是怜,难得这么自信。

照旧去更衣室换了衣服,无事可做的弥也则事先给没有参加这次集体行动的天天老师打了电话,顺便还给大家叫了外卖。因为今天重点还是在怜学习游泳这项上,真琴他们虽然换了泳衣,但并没有立刻下水,而是坐在泳池侧面,集体看向正站在跳台上的怜,眼里充满了期待。

搬了个椅子过来的弥也很自然的将视线放在了真琴身上,对于仅仅是换了一条泳裤,又带上了泳帽和有度数的泳镜的怜,他真心一点也不看好。如果只是身上的必要装备换了,就可以让一个不会游泳的人学会游泳了,这个世界估计就变得玄幻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对于真琴他们的真心期待和看好,弥也都只能摇摇头,暗叹一声为何如此天真。不过,看遥的表情,好像也不大相信怜这样就能学会游泳的样子诶。

而事实上,怜虽然各种准备都做充分了,本人也是信心满满的,入水姿势也可以称得上万分完美,可惜的是,这些也仅仅维持在入水之前而已。

“好了,先吃点东西再继续吧,时间还早,也不用这么着急。”送外卖的小哥打了电话来,弥也挂断以后浅笑着拍拍手道,“怜也不用气馁,该学会的时候总能学会的。”

实在不行,大不了就他上好了,至于伤疤的问题,说不定真琴他们根本不会多问呢。抱着这样的心态,弥也真心一点也没有焦急感。才怪。

“哇塞,弥酱你叫了这么多好吃的!”一打开外卖盒,扑鼻的香味就传了出来,渚吸溜了一下口水,盯着这些吃的,恨不得立刻扑上去。

“吃饱了才有力气训练啊。”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想吃的东西太多了,所以一个没注意点的就有些多,况且他们这么多人,不多叫一些怎么能够饱腹。

“弥弥身上的钱够么?我这里还有多的。”虽然看到这么多吃的真琴也有些意动,但现在关心的却是另一件事,这么多吃的,肯定要花不少钱吧。

真琴为什么这种时候还关心这个,弥也心里微微腹黑,脸上带笑说着,“已经付清了,真琴就不要管这个了,总归我也要为大家做点什么啊。”

“就是说啊,真酱你就好好吃吧,以后咱们一人买一次就好啦。”渚咽咽口水,已经忍不住将手伸向那些正在向他招手的美味了。

可惜还没等他碰到食盒,就被真琴一个巴掌拍开了,“先去洗手,洗完了才可以吃饭。”

“真酱简直老妈子。”微微嘟囔一句,渚吐吐舌头拉着怜一起去洗手了。

徒留被称老妈子的真琴黑线的站在原地,弥也轻笑一声,戳戳真琴的腰际,“真琴也快去洗手吧。”

结束了美好的午餐时间,大家围坐一团又一次商讨起怜的事情来,可惜总结了一下之前的各种方法,他们也没找到个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直到遥主动站出来,拉着怜下了水,开始教导他怎么游泳。不过连续鉴于遥向来只游自由泳,所以交给怜的自然也是自由泳的游法。

说起来,真琴专攻仰泳,渚擅长蛙泳,遥只游自由泳,都没人教过怜蝶泳诶。靠着真琴的肩头盘膝而坐的弥也恍然想到,不过眼见遥难得教的那么认真,而怜也学得十分投入,弥也也就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怎么了?”被靠着的真琴却第一时间发觉了弥也的动向,不禁锤头看他。

“没什么,待会儿再说也行。”弥也蹭着真琴的肩膀摇摇头,身体又向真琴靠近了几分,让自己枕的更舒服些。

对于弥也的小动作,真琴并不在意,见他这么说,自然也就不多问了。微微动了动身子调整了一下姿势,便任由弥也靠着自己。

遥是很希望参加县大会的,起初只是为了能够随心所欲的游泳,而后来则是因为自己和凛的约定。所以让怜学会游泳就成了必要步骤,遥自然也变得更加重视了。况且,他也不愿意看到真琴为这件事烦恼,将自己能教的都告诉了怜。

只不过,怜酱你为何还是就这么沉下去了浮都浮不上来!

满心的期待全都化成了泡影,原本以为遥出马就一定可以让怜学会的众人都不禁叹气垂头。

“天才就是1%的灵感外加99%的汗水。”一直安静撑伞站在一旁的天天老师突然十分严肃正经的开口,然而在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以后,语气便是一转,又变得俏皮起来,“爱迪生的这句名言虽然是这么讲的,但另一层面的意思你们注意到了么,如果没有那1%的灵感的话,即使你付出了99%的汗水也是徒劳啊。”

原本还以为天天老师要说出什么至理名言的众人都不禁黑线,首当其冲的便是离天天老师最近的江了,整个人都是一惊,像是被雷击了一般,表情僵硬的看着天天老师,“就这么把努力全盘否定了?!”

“嘛,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要继续努力试试,你们加油啊,我就先回家去了。”挥挥爪子,天天老师撑着自己的公主伞,不带走一丝云彩的走了。

“咱们现在怎么办?”盯着天天老师离去的背影半晌,渚才回过头来看向真琴,呐呐的问。

可惜面对现在的状况,真琴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先各自练习吧,怜慢慢学,不要有太大的压力,总归还是有时间的。”

其他人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均是点点头,就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了。鉴于离自己所定时间仅仅还有一天了,江也不觉得怜能够完成这项初始任务,所以她之前定下来的计划还是得做一些修改才行。

至于之前本想提议的弥也,却是沉默的坐在一旁玩儿着手机。不是他不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只是顾虑着大家的心情,毕竟那只是突然冒出来的想法而已,到底能不能成还是个未知数,总不好让大家又经历一次期望到失望的过程。况且现在的怜已经够失落了,总该让他先冷静冷静才行,没了信心,可就没法继续愉快的玩儿下去了。

夕阳西下,昏黄的日光映照在心情沮丧的怜身上,远远看过去,真是让人见着流泪。不过遥你应该是去安慰人的才对吧,怎么到了最后你自己坐过去跟着一起发呆了?还真是别致的安慰方式。

“遥酱和怜酱坐在那里做什么啊?”一边擦着头发,渚瞅着排排坐的两人,十分疑惑的看向真琴,放下毛巾就想走过去。

“别过去了。”弥也一把拉住渚,将自己手里的干毛巾递给真琴,“就让他们自己待会儿吧。”

“嗯,那两个人,说不准会是同一类人啊。”真琴神色柔和的看向遥他们,一手擦着头发,一手还在弥也毛茸茸的脑袋上揉了两下,见弥也捂着头要躲,也不擦头发了,长手一伸搭在弥也肩上直接将人拉了过来,“躲什么,弥也待会儿跟我们一起回家吧?”

“诶?”不知道真琴怎么突然会提这个,不过现在也没必要遮掩自己住处了,所以弥也便点点头,“可以呀。”

“啊嘞,弥酱和真酱家顺路吗?”被真琴两人的对话吸引,渚也没再想去找遥他们了,略带兴趣的问着。

“嗯,挺近的,走路也就几分钟的事情。”真琴点点头,斜眼看着想要挣脱的弥也,笑得温柔。

“真好啊,我也想和真酱你们住的这么近,那样就可以经常一起玩儿了,每天还能够一起上学。”渚羡慕的看着弥也,抠抠手指很是懊恼自家怎么就住得那么远。

“你现在也可以和怜坐一趟电车上学啊。”

“对哦,下午也可以和怜酱一起回家。”被真琴这么一说,渚也立马反应过来,一拍手就忘了之前那些许的懊恼了。

虽说了不去打扰遥和怜两人,但见这天色越来越暗,暖阳都即将从地平线消失了,他们也不得不走过去把依旧发呆的两人拎了回来。等两人洗洗换好衣服收拾完,一行人这才齐步出了学校。

弥也趁着渚拉着真琴他们说话的时候,有意落在了几人后面,并且顺手拉住了怜,“明天试试蝶泳吧,混合接力的话,你们四个人只差蝶泳了。”

“但是……”经过这么多天的努力都完全没有一点进展,怜自己都有些不想自己了。

“没有但是,试试而已,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反正你现在也还没试过游蝶泳不是么。”弥也打断了怜的话,抬手在怜肩上拍了拍,“自己也要对自己有信心,理论虽然很重要,但也不要太过依赖了,你不是很崇拜遥么,学学他就行了。”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到底该学什么啊,怜扶了扶眼镜,看看前方遥的背影,想着下午遥前辈跟自己说的那些话,随自己喜欢,不要想是在游泳而是飞翔,只凭感觉什么的,果然还是不明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