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7日,晴

今天我和爸爸一起去单位,在办公楼的窗户外看见了好多人跟疯了一样咬人,被咬了的人过了一会又重新站了起来,变得和其他怪物一样去咬别人。

我急忙叫来爸爸看,爸爸看了后也是脸色发白。

晚上我们躲在公司不敢出去,我做噩梦了,梦见那些怪物吃了爸爸和我......

二月8日,阴

今天爸爸看外面的怪物没有了打算带我去找警察叔叔,爸爸说警察一定会有办法的。

到了警察局我们发现原本和蔼可亲的警察叔叔都变成了怪物,爸爸一路带我飞奔回到家。

爸爸告诉我这几天出不了门了,让我在家里老实呆着。

二月9日,阴

在家里感觉好无聊,不过今天爸爸居然同意让我玩游戏了,希望可以快点出去玩。

二月10日,多云

爸爸今天早上出去了,回来后身上沾着几滴血,手上还拿着一把水果刀,他说去和末世外面的怪物战斗了,果然爸爸是最厉害的!

二月11日,小雨

家里的东西吃完了,爸爸让我自己呆在家他出去买吃的。

等爸爸回到家后已经是下午了,爸爸提着两袋食物回来,都是我爱吃的巧克力和特殊的饼干。

......

二月15日,晴

今天有两个人来找爸爸,可能是爸爸的朋友,爸爸说要带着我出去。

终于可以出去了!我在家里都快憋死了。

出去以后我看到外面一片狼藉,好多车撞到了一起。

爸爸和他的朋友带着我进了一家便利店,里面还有5个人,爸爸说里面的东西我可以随便吃,但是不能浪费。

二月16日,阴

今天外面传来了一阵哭声,爸爸的朋友说要出去看看,爸爸也跟着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爸爸浑身是血的走了进来说让我一个人呆在这,不管是谁都不要开门,他回来会敲三下门,说完就把我关在了店里把门锁死了。

二月20日,晴

爸爸已经和他的朋友走了四天了,要不是这里有手机和电脑我都要无聊死了。

下午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估计是爸爸回来了,我就知道他不会把我丢下的!

......

日记到这里就中断了,看着这本小孩子的日记可能是病毒刚爆发时写的,病毒爆发前他可能还在上小学,有的字还用着拼音。

到了2月20就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死在这里了。

这小孩子也挺惨的,他爸爸把他扔在这估计是独自面对外面的丧尸被吃了,他最终也没有幸免。

嗯,挺惨的,现在被我扔在外面了,因为尸体味道太冲。

随便翻了翻发现没什么别的了我就熄灯睡觉了。

充满丧尸的夜里,传来黑夜中的哭泣,这声音如同是死灵的呐喊,仿佛死者对生的眷恋。

我被这股哭声吵醒了,站起身来打算出去一探究竟。

哭声是隔壁的一个小巷子里传出来的,如果说哭的是幸存者,我更相信这是某种特殊丧尸。

当我小心翼翼靠近声音的源头,只见浑身溃烂,枯白灰发,半裸内衣的女性蜷缩在角落里哭泣,虽然表面上遗留着人类的面容,但它那黑夜里传来的诡异悲鸣,又让人感到脊背发凉。

想起来了!这种丧尸被纪录过,本身强度只有二级的强度,易变异人群是15-50岁以内的女性。

变异成功率特别高,甚至说是最多的特殊感染者也不为过。

由于它们的外表特性很像落难的女性幸存者,所以也就被叫做女巫。

女巫由于其刚开始变异时身体体温特别高,不得不脱下一些衣物来降低温度,长时间的感染侵蚀和摧残着她们的意识,让她们的精神状态几近崩溃,所以就出现了发出一些特别难听的声音。

当初陆云飞要我注意的估计也是女巫,他描绘的特征也只有这只最像了。

女巫常常在夜里出没,通过发出一些声音例如哭声来引起猎物的注意,让猎物上钩再变成它的盘中餐

和游戏里一样,随时处于警惕状态,如果有人敢接近的话女巫就会把接近的人撕的粉碎,回想起那个叫高志贺的小孩子和他爸爸那群幸存者,估计就是被女巫给撕碎的。

它开始注意到我了,开始慢慢站起身对我升起警惕,长达十几公分的利爪上还沾有内脏和肉块。

这样让它哭下去也不是办法,但是放任不管它又能哭一晚上,而且看它摩挲爪子的样子也不像是要放我走的意思了。

但愿这附近是这只女巫的地盘没有别的高级丧尸了,不然今天晚上连觉都睡不好。

枪被我扔到便利店了,随身携带的只有一把匕首,不过用来对付一只二级的女巫足够了。

它伸着锋利的爪子赤着足朝我跑来,脚上沾满了泥土和鲜血的混合物,**的脚感觉不到疼痛,不顾一切的扑向了我。

我奋力挑起,躲过了这次攻击,落地后勒住了女巫的脖子,让它动弹不得。

女巫貌似被激怒了,挥舞着爪子划过我的胳膊,瞬间就被刮出一道长长的血口,里面滴出了几滴血液。

闻了闻我胳膊上的血后它张开嘴咬住了我的胳膊。

我靠,我还饿着呢你先开饭了?

反手拿着匕首刺进了女巫的头部,它便倒在了血泊中再无声响。

我尝了尝它的血液后发现没什么太大用就不再管这具尸体。

味道有点淡,只有充饥的作用,看来吃等级太低的丧尸对我没什么用了。

回到便利店,门口的高志贺尸体被踩了几脚,估计是有丧尸之类的经过,威压感还是没有消失,证明附近不止女巫一只丧尸,这里是一只等级更高的丧尸的地盘。

而且刚才的打斗估计已经被它注意到了,它刚才顺着气味已经来过这里一次了,但是没有找到猎物不知道又去了哪里。

看来需要引起警惕了,附近不知道哪里还藏着一只。

来就来吧,等它来了还不一定谁打的过谁呢,就算打不过我也能轻松跑掉。

无暇顾及其它,我又回到了便利店享受这安静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