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绮罗虽然生气张启山对自己的怀疑,但谁让张启山救了她呢,而且这些凡夫俗子当中,也只有张启山能入得了她的眼,既如此,她才不跟他计较呢。

正想着,却忽然听到一声惊呼。

视线随了过去,见到的是张启山为了救齐铁嘴,而陷入妖植当中,那宛如头发的细丝,可不是好惹的!

“张启山!”

来不及对齐铁嘴生气,岳绮罗迅速把人从妖植中夺回来,可惜还是晚了一步,一边帮张启山扯掉身上的头发,岳绮罗瞪了他一眼。

“愚蠢!”

简单的两个字,却包含着岳绮罗别扭的关心,虽然她自己都不曾察觉,却被张启山轻易看出来。

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却见岳绮罗的动作停下来,目露不悦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张启山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却见圆润的指尖一片光滑,半点没有伤痕。

“怎么了?”

身后的发丝,被岳绮罗的小纸人暂时压制,所以此时的难得宁静,倒更像是平常问候。

“呵。”

微扬的唇带着几分嘲讽,岳绮罗抬起另一只手,做出张启山他们看不懂的手势,只见一只小纸人,不知从何处钻出来,仿佛有意识般贴近岳绮罗的手指。

下一秒小纸人飞起,在手电筒的光芒下不难看出,一根发丝被小纸人扯了出来。

从岳绮罗的指甲缝中。

而由始至终,这让人一眼难忘的场面,岳绮罗却连眉头都不曾皱起,只是在发丝被扯出来后,岳绮罗冷哼一声,只见先前帮岳绮罗扯出发丝的小纸人,瞬间自燃的扑向张启山身后,被其他小纸人压制的妖植。

烈火瞬间吞噬了所有怪异的植物,连带着那些发丝。

张启山护在岳绮罗身前,替她挡住了烈火的炽热,但火光倒映下,一袭红衣的女子,带着几分骨子里散发的阴森,却比初见时更为惊艳。

不过,被火烧没的植物,却不代表他们可以继续下矿。

“回去。”

接住突然晕倒的张启山,仿佛早有预料般,岳绮罗平静的吐出两个字。

见识过岳绮罗的厉害,齐铁嘴和张副官自然不会对岳绮罗的话提出抗议,更何况唯一与岳绮罗举止亲昵,有资格提出抗议的人,已经晕倒了,生死未卜,这矿,只怕是短时间下不了了。

没有人反驳,岳绮罗唤出数百个小纸人,带着张启山坐了上去,率先离开。

至于齐铁嘴和张副官,愣愣的对视了一眼,最终在张副官的带领下离开了矿洞,只是出去的时候,却见到了十数人的尸体。

张日山检查了下,确定都是日本人,而地上散落的小纸片,更是告诉了他是谁动的手。

吩咐人把尸体处理好,张日山和齐铁嘴等人,便匆匆回了长沙。

可即便紧赶慢赶,也抵不过岳绮罗的速度,等他们回到张府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张启山虽然还没醒,但体内的毒丝,已经被岳绮罗处理干净了。

为了救张启山,岳绮罗的消耗的确有点大,直到张启山醒了好几日,她都不曾出来。

但是,救下张启山,岳绮罗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有些开心的。

二月红不知哪里听了消息,说张启山下墓后生命垂危,便匆匆赶来张府,只是他来的时候,张启山已经醒了,然即便如此,他还是有些恼了。

将张启山说了一顿,二月红挥袖而去

不过晚上,张启山的桌子上,却多了一封,关于矿山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