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中的洛川很是尴尬,就在刚才,一个穿着大红喜袍的男子破窗而入径直扑在了他怀中,巨大的惯力把洛川撞的七荤八素,很是痛苦的向一旁的姐姐问道,“姐,这什么情况啊?”

女子也是一副惊讶的样子,她不知沈弈的情况,只能向洛川摇了摇头,示意他先不要轻举妄动。

沈弈无力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副近在咫尺的美丽面庞,水汪汪的大眼睛,精致的瓜子脸,因为刚刚的撞击和羞于两人尴尬的姿势,白净的脸蛋透着淡淡的粉色,细长的脖颈因为喘息不断张弛着,檀口微张极是撩人。

“抱歉,冒犯姑娘了。”沈弈的声音很是虚弱,似是不想再保持这个令“女子”尴尬的姿势他颤抖着站起来,看到他起身,面色绯红的“女子”也是赶快合上了双腿,脸上满是羞怒神色。“你这家伙……”

可刚刚的撞击似乎对沈弈的腰部造成了不小的创伤,还没待他完全站起来,剧痛感如锥子一般冲入他的大脑,不由得全身脱力再一次扑向“女子”怀中,潜意识担心膝盖会伤到扑倒的沈弈,“女子”再次张开双腿用身体接住了沈弈,纤细的脊背再次撞在身后的墙上,疼的“女子”闷哼了一声。

“女子”很是气愤的对沈弈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

沈弈有气无力的回答道,“抱歉,我的腰有些不受控制……”

“女子”叹了口气,很是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算了,伤者为大,允许你先这么趴着吧。”

“谢谢。”

“女子”的身上很香,如兰似麝的香气钻入沈弈鼻腔之中,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身上的酸痛感也减轻了很多。

“女子”看到姐姐投来的眼神,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向沈弈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沈弈试图从“女子”身上挪开,可腰上又是一紧,行动又失败了。“我?我只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会到这种地方来吗?”

“就因为我是普通人才会被抓到这里好吗?”

“女子”看着沈奕的穿着眼角都在抽搐。

“穿着喜服被抓到这里?你是拜堂时被人抓来的吗?”

听到这话,沈奕苍白的连都变黑了。“这事情很复杂,你就不要再问了。”

“女子”神色复杂的看着沈奕,忽然瞪大了眼睛说道,“你不会是那个镇三川要爆菊的那个……”

“不要再说了!这已经是我一辈子的耻辱了!”气的沈奕腰部隐隐作痛,表情痛苦地吸了两口凉气,话锋一转说道,“你们就是威远镖局的大小姐和少夫人吧。”

看到姐姐在一旁点了点头,“女子”回道,“是啊,我们就是。”

“那我能冒昧的请教您的名字吗?”

“我……”,“女子”瞥了一眼姐姐,可姐姐似乎正在考虑什么事情并没有给他什么指示,“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呢!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我叫沈弈,你呢?”

“我……”,“女子”被逼的没办法,只得随意编了个名字应付道,“我叫张诺。”

“张诺?”虽然“女子”这么回答,但张诺的名字却并没有充实到他脑海的图标中,难道不是她而是另一个人?

“那边的人呢,能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吗?”沈弈艰难的抬起手,指向了旁边陷入沉思的女人。

“女子”同样用假名回答道,“她叫白灵。”

名字又没有被登记上去,沈弈皱起了眉头,如果系统没问题,那就只能说明这两个女人是在说慌了,不过想来也是,在这种情况下又怎么会有人没有防备之心呢。

“二位见谅,之前多有冒犯,……”

“女子”挪了挪屁股,对还以极其暧昧的姿势趴在自己两腿之间的沈弈说道,“你觉得你现在就没在冒犯吗?”

“对不起,”沈弈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挑明的说道,“请二位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只要你们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有办法带两位离开这里。”

一直坐在旁边没有说话的女子终于开口说道,“这外面不但戒备森严更有周天境界的修士看守,你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凭什么说带我们离开?”

身下的“女子”也是连连点头,他的身体随着点头不断摇晃着两人也不由得贴的更近了几分,“就是,就是,你连我都打不过,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

“机会就在这里,你们爱信不信!”沈弈脾气有些急躁,很是不耐烦的问道,“你的真名叫什么?”

“真名?你知道我刚才说的是假名?”身下的“女子”诧异的看了看沈弈,又看了看在不远处仔细观察着伏在她身上男人的姐姐,犹豫的说道,“我叫洛川……”

还是没有记录!难道他们还不相信我吗?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沈弈向不远处的女子问道。

“她叫……”洛川刚要抢在女子之前说话,坐在不远处地上的女子却自己说道,“我叫洛明翎。”

随着女子的回答,沈弈脑海中传来“叮”的一声响,机械女声响起,“目标洛明翎已登记,调查完成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