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改:正在看十二爷和赵儿的同人文,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吗?

天改:【链接:[叶赵][古风/宫廷]长明灯】

赵赵:……

嗜睡狐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秦海:快发出来让我们开心一下

赵赵:实力拒绝

天改:放心,很纯情的一篇,架空设定,十二爷是阅国的帝王,冷酷、神秘、高傲;赵儿是敌国皇帝最小的儿子,纯情、善良、可爱

嗜睡狐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设定是要笑死我

秦海:这设定没反吗?我怎么觉得十二爷才应该是敌国的人

天改:【截图】

天改:太残酷了,十二爷御驾亲征,领着军队就这么攻破了思国的皇城,当时我们赵儿正在睡午觉

天改:【叶帝的铁蹄踏破了皇城的砖土,嘉皇子就这样在这个闷热的午后惊醒过来,冷汗涔涔】

天改:这段很有感染力!

嗜睡狐狸:……现实里两人疯狂发狗粮,同人文里反倒是互相插刀?

天改:此刻越虐,日后越甜

天改:【截图】

天改:卧槽!这么刺激!直接掳走了!

秦海:看这样子叶帝好像不是第一次见到我们嘉皇子啊

嗜睡狐狸:注意看这句,【叶帝狭长的眼眸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肯定早就认识了!

赵赵:……怎么还讨论上了?

天改:哈哈哈哈哈哈哈,【嘉皇子惊恐地退后了几步,却不想被自己过长的黑发绊倒在地】

秦海:这头发得多长啊?洗一次要多少洗发水啊?

嗜睡狐狸:这么长得垂到地了吧,我发现女作者写古代男性角色特别偏爱长发,太不实际了

赵赵:【截图】

赵赵:这怎么回事,我还被虐待啊?这么不受宠啊?

嗜睡狐狸: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看了啊?

天改:你生下来眼眸中隐隐一道金色,国师说你不祥

赵赵:……

秦海:【截图】

秦海:这描述说的是赵儿吗?怎么像我家门外那个建筑工地围栏上的年画娃娃?

天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天改:忘了说,刚刚赵儿被绊倒了,我们冷酷的叶帝忍不住笑了!!!

赵赵:过分了,还嘲笑我?

天改:没事,你自闭了三个月呢,三个月都没跟他说话,可把他急坏了

秦海:这剧情令人沉迷

嗜睡狐狸:哇,我要赶紧继续看下去

天改:噢噢噢,发糖了!

天改:【截图】

天改:自闭完之后,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叶峦】

天改:叶帝一听,笑得像个300斤的孩子

嗜睡狐狸: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

秦海:我看我微信朋友圈的朋友晒自家娃第一次喊爸妈就跟这描写一模一样

天改:我们赵儿因为小时候受到虐待,所以不肯说话,心思却是很透澈的

赵赵:……

天改:【截图】

天改:我们叶帝真是个有耐心的男人,哎,赵儿,现实里十二爷亲自喂你喝粥吗?

赵赵:……没。

天改:【截图】

天改:叶帝这个禽兽!偷偷亲我们嘉皇子!

秦海:为什么要特地写明亲的眼睛?

嗜睡狐狸:可能亲别的地方不如亲眼睛唯美?

秦海:文里写的是早上亲的,不怕有眼屎吗?唯美什么?

天改:分享一个常识,耽美文里不存在眼屎

嗜睡狐狸:哎,改改,这段很棒啊,你怎么没发?就是掳走那段,叶帝骑在马上向嘉皇子伸手,说跟我走,嘉皇子抬头看着他

嗜睡狐狸:【截图】

赵赵:【捂脸】还挺有分镜感

天改:哈哈哈哈哈真想知道作者看到你这评价会是什么反应

天改:有个疑似炮灰的角色出现了!【笑公子】,这名号挺浪啊

天改:CNM是我啊!

秦海:跌宕起伏

嗜睡狐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截图,我要看笑公子的剧情

赵赵:说真的,天改已经出现了,海哥和狐狸,你们估计也不远了

天改:我靠,我的剧情怎么回事,明着调戏赵儿,暗地里其实暗恋叶帝?

天改:卧槽!这什么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的剧情!

天改:我,罗夏,人称笑公子,陷入了和叶帝、嘉皇子的三角恋中

嗜睡狐狸:哈哈哈哈哈哈叶帝还没弄死你吗

天改:我是叶帝的好友谢谢

天改:妈呀,我被嘉皇子的单纯打动了,要移情别恋了【截图】

赵赵:十八年的感情就这么没啦?

天改:十八年在你面前不堪一击

秦海:叶帝心里苦,忽然就多了个情敌

嗜睡狐狸:来看这段!叶帝好像不是真心对嘉皇子好啊,好像是想接近他套出什么秘密!

嗜睡狐狸:【他看着嘉皇子白皙的脖颈间露出的玉佩,陷入了沉思】

赵赵:真是命途多舛

天改:叶帝这个渣渣,虚情假意!

嗜睡狐狸:哇哇哇,看到我出场了!我是御医!听说在耽美文里御医是高危职业啊

赵赵:我来搜一下有没有海哥

赵赵:哈哈哈哈哈哈海哥是个一心拆散我们的法海,叶帝的小舅舅,阅国的将军

秦海:我怎么还长一辈了?

天改:OOC警告

赵赵:海哥觉得叶峦被我□□了,哇,还想杀我

秦海:希望作者给个好下场

天改:表白了!

天改:叶帝真是太有心机了,知道我在场,故意跟嘉皇子表白

嗜睡狐狸:嘉皇子什么反应?

天改:茫然,因为叶帝说得很隐晦,他听不懂

赵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嗜睡狐狸:嘉皇子其实蛮依赖叶帝的,毕竟叶帝真的对他很好

秦海:不是说叶帝是想套秘密吗

天改:假戏真做了呗,来看看叶帝这表白的台词,【你在我心上睡了这么些年,也该醒了罢】

赵赵:笑死我了,这台词某种意义上还挺贴他的

嗜睡狐狸:噫——

天改:真是没眼看,叶帝偷偷摸摸爬嘉皇子床,嘉皇子天天在叶帝怀里醒过来,叶帝说他梦游去找他过来的,现在嘉皇子觉得自己有病,找狐狸配药去了

嗜睡狐狸:哈哈哈哈哈我容易嘛

嗜睡狐狸:我大概看了下海哥的剧情,这不是法海,是月老啊,每次海哥一作妖,就把叶帝往嘉皇子身边推一下

秦海:我也不容易

赵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叶峦10点多到家的时候,就看到赵一嘉坐在沙发上捧着手机哈哈大笑。虽说工作了一天累得不行,但看到赵一嘉这模样,他也忍不住笑起来:“干什么呢,这么开心?”

赵一嘉看见叶峦回来,连忙走过去:“吃过了吗?要不要煮点东西给你吃?”

叶峦摇摇头:“公司吃过了,我先洗个澡。”叶峦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衣服:“刚笑什么呢?”赵一嘉把换洗的衣服递给他,笑道:“你是不是还没看群,天改在群里截图说他看了一篇我俩的同人文,笑死我了。”

叶峦进了浴室洗澡,赵一嘉越想越好笑,就站在门外讲给他听:

“故事里你是一个国家的皇帝,我是战败国不受宠的皇子,你把我们国家灭了,把我给掳走了,好吃好喝养着我。”

“天改是你好朋友,一开始暗恋你,后来看上我了,狐狸是御医,海哥是你舅舅,哈哈哈哈哈。”

“你对我好是想套取我身上什么秘密,反正挺复杂的,现在还不知道什么秘密。”

浴室水声小了些,只听叶峦说道:“我在文里是不是天天沉迷你啊,从此君王不早朝?”

赵一嘉认真想了下:“还好,但是你舅舅,就是海哥特讨厌我,觉得我耽误你上进了。”

叶峦忍不住笑了起来,低沉的笑声混合着浴室水汽和一点沐浴乳的香味钻入赵一嘉的耳朵。赵一嘉莫名有点耳热,靠着门边上继续道:“这文还在连载呢,目前剧情到嘉皇子,就是我要给你表白了,明天应该能看到了。”

“那我跟嘉皇子表白了吗?”

“你暗示过,说了句不算情话的情话,我给你学学——”

叶峦关掉花洒,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你在我心上睡了这么些年,也该醒了罢,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峦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笑着摇摇头。他拉开了门,一把抱住笑得停不下来赵一嘉,把头埋在他的脖颈间,轻声道:“那嘉皇子是怎么表白的?”

赵一嘉闻着叶峦身上的味道,晕晕乎乎:“还没看到呢。”

叶峦继续道:“嘉皇子是怎么表白的?”

赵一嘉以为他没听到:“作者没写到呢。”

叶峦又说了第三遍:“嘉皇子是怎么表白的?”

赵一嘉忽然醒悟过来,忍不住抬起头,看见叶峦正笑着看向他。赵一嘉心里一阵温软,顷身吻了过去:“嘉皇子说——”

“醒来就不走啦!”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