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兮的头发上多了一个冠儿。

她兽形时就是短毛,人形时头发也不长,黑乌乌的发丝不会打理,随随便便编一个毛刺刺的麻花

辫就完了。

说实话,比起这幅发育不良的小矮子模样,她还是更喜欢兽形的样子。

可夜神不同意呀,非要在她耳边温温雅雅的啰嗦什么“既然已经不是兽形了就要像个女孩子的模

样。”

不许她再变成黑猫的样子,对待她的态度也完全不同了。

首先最最最重要的是不许她和魇兽一起在宫门外睡了!非要让她住侧殿去住,猫形时每天早上例

行的被窝里蹭蹭脑袋打呼睡觉也不许,亲亲嘴巴趴怀里什么的更是例行禁止!

盼兮死活不肯啊,两眼水泡咕嘟咕嘟乱滚,姻缘府漂漂亮亮的红色裙子也不肯再穿了,在地上直

打滚,喵呜喵呜得嗲叫,不晓得是撒娇还是撒泼。

夜神大殿下这么多年岁,在天上遇到的仙子们,虽不个个都是温柔庄重,却也自恃身份,没有这

样耍赖的,他生来便是个温雅的翩翩君子,对女子更是敬让三分,连脸都没有红过,这样的场面

还是第一遭遇见。

有心要狠狠斥责一顿,出口就变成了软绵绵的抚慰,无奈,退一步,退两步,一退再退,在寝宫

内室外设了一个猫戏蝴蝶的苏绣屏风,里面按了一个小小的锦绣床榻,许她一室而眠,又专门求

织女要来了天梭锦的雪白纱裙,虽然颜色寡淡,但是袖口领口及裙角上缀着的几只银娟蝴蝶一翘

一翘的摇着翅膀还是哄得猫儿眉开眼笑,光玩儿自己的衣裳常常就能闹上一天。

再配上银丝绞星屑般碎碎的绿翡翠冠儿,便当真像模像样的是个仙女啦~

冠儿是栖梧宫送来的,了听死活不肯承认是火神让送的,只别别扭扭带了一句话,说是“披头散

发”像个疯婆子的样子,丢了夜神大殿下的脸,另别对任何人说起那冠儿是他送的。

夜神好笑,

旭凤怎么还和小时候似的,爱置气,又拉不下脸跑回来,只好别别扭扭的示好。还是念着

那小猫的,也是从小旭凤就喜欢小兽,就是母神不让养。

他叹着气交完值,顺路打算去省经阁借些认字的图册并修炼秘诀回来,此刻新来的仙侍,也就是

那夜来报信的小仙子邝露,正在整理璇玑宫。

家里多了一只猫,一下子从清冷孤寂,变得热闹杂乱起来,尤其是那小东西的床榻,床底下藏了

好几条小鱼干,还有漂亮的石子,不晓得从哪里咬回来的红线,花瓶到处翻倒,他是不喜欢别人

进她寝殿的,可自从那小猫来了,邝露每日都要进去收拾床榻好几回,只不许她靠近自己的床榻

便罢了。

他微微一笑,并未注意到自己第一次开始将那璇玑宫称作家,也未注意到自己手下的动作变快了

不少,脚步期待的往璇玑方向而行。

璇玑宫中,雪白衫子的小姑娘正瘫在香榻之上,双手双脚敞开,露出腹部,

“邝露~~~邝露~~~”她从喉咙里生涩的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人形还是不太方便,“再往上挠

挠。”

那被称为邝露的仙人身披天兵银甲,头上没戴盔,一袭长长云丝披下,显见是个温柔娴静的美娇

娘,更是个撸猫好手!

正着摸,反着梳,还会适时给她挠挠耳朵,抓抓肚子,她还很会做鱼,会将刺一根,一根的挑出

来,将鸡骨头剥离,肉一点点剔下来喂她。

只可惜她现在是人形,这点东西到了嘴里就寡淡了,可看在她一篇虔诚讨好,还是会给面子的通

通吃光,看着邝露一脸满足,自己也高兴嘛。

生命无限,也不用再东躲西藏,主人又是顶顶和善的软和性子,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虽然要读

书写字,还要修炼仙法,不过的确也算是猫生巅峰了吧。

她享受得紧,打算睡个回笼觉,却忽然浑身汗毛忽然一立,小腹一麻,翻天覆地地恶寒过后,

屁股后面“咻”得一下,掉出一条毛绒绒的黑尾巴。

周围有强大雄兽再发性,引得她也被招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