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神大人,我来早了。香雪隐躺在软绵绵的云朵里无奈望天。

她的确到了四海八荒,但是?!!白浅上昆仑虚时五万岁,离现在还有几百年呐,唉,这可叫我如何是好。香雪烦躁地在云上滚来滚去不断哀嚎着。

嗯——不管了,先下去看看再说。

香雪隐觉得她变成一棵树大概是有原因的。

在她还是人类时她曾淘到过一个古代钥匙状的装饰品,虽有些破旧,却透着古朴神秘。

香雪隐一眼便爱上了这东西。尽管那卖家将此物吹嘘的神乎其神,什么上古之物,有神秘功效,出土艰难什么的,却依然被香雪隐气定神闲的砍到她心中理想理想价位。

不是她不喜欢它,只是买了它却不会给她带来资金大量缺失她会更喜欢它的。

一次偶然机会,她发现这是一个不大的芥子空间,虽然不能种树没有温泉什么的,但是香雪隐却已十分满意,特别是她发现自己能进去时,更是感觉自己赚到了。

在她做树时,并未发现它有跟过来,因此还遗憾了好久,此次外出竟发现它有出现了!

惊喜之余急忙进去看看。

我的面包机,我的烘焙机,打蛋器微波炉平底锅豆浆机……香雪隐一副美到飘的样子挨个摸了摸她的宝贝。(别问她为何不记得自己名字却记得这些机器,这只能说明一个吃货对食物森森的爱)

哦,对了还有她的当年屯的小零食,父神保佑,千万别过期!

果真还能吃,不错不错,不过得省着点吃了,现存的干货可是吃一点少一点了。

想当初自从她发现这空间的妙用简直就把它当成了另一个家,好玩的好用的怕丢的舍不得扔掉的通通归置在内,有了它,她再也用不到银行了。

有了这些,想必她应该能在这里生存下去吧,应该?!香雪隐有些不确定。

住在昆仑虚山下的人近来忽然发现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糕点铺,此处糕点与凡日里吃的那些大为不同,不少人竟慕名来此,只为品上一品。

其实,做蛋糕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的,尽管她数万年前做过几次……所以,她忘得一干二净了。

无奈,只能一点一点的尝试。在手握说明书,失败n次后,她终于做出了能吃的蛋糕,那一刻,她有种想哭的赶脚,感谢上苍,赐予我仙术,否则再做出蛋糕之前,她那一整套东西都得回归父神的怀抱。

据说此店主甚为奇怪,每日糕点定数量定种类定时售卖,售完则不再开门。

据说此店已开张数月,却无人见过店主,只有一哑巴小厮收物提货。没错,是物,只要你拿着的物件被小厮留了下来他才会给你他认为等同价值的糕点。

尽管如此不公平,却依然有人甘之若饴,乐此不疲。

据说……咳咳,总之一句话,这店有够神秘就是了。

就这样香雪隐过上了做蛋糕收宝物的日子,至于其他时间她则在想怎样完成父神交给她的任务。

嗯,从源头来看的话……

如果青丘小帝姬不降生呢?嗯——!这个有点难度;如果严防死守不让白浅下山呢?香雪隐托着下巴思忖着,这个可以有。

对了还有那坑完墨渊坑白浅,坑完白浅坑夜华的玄女,也是个头疼人物,什么?杀了她?先不说她有多坏,可现在她还是只是一个心思敏感又有些自卑的小女孩,她哪下得去手!

还有那个素锦,打着爱夜华的称号却将夜华险些坑死,也是一和谐目标!

无故杀仙可是要受业劫的,还不知道能不能帮他们渡过难关,自己却先玩完了,不行不行,要不得。唉,好烦啊啊啊啊……

就在香雪隐现世之时,另一个虚影也踉跄着冲了出来。

哼,天界的那老头倒也舍得,那日如若不是他察觉那细小神力涌动也不会从混沌中醒来,更不会抓住这万载难逢的好时机离开那鬼地方!

“咳咳,”那虚影擦了擦口唇上的血。看着自己那凝聚不成形的身子,有些哭笑不得。此番虽挤出那时空乱流,却因他离空间稳定处有些远,险些迷失在那乱流之中,虽有些凶险,倒也还活着,这一身伤找个灵气充裕之地好好修养便是。

四海八荒的神仙们,本君回来啦!

“帝君,司命求见”

“进来”东华帝君斜坐在席上,银发似流泉般披撒在肩,一身紫衣更显清高华贵,此时他那绝美的容颜透露着几分凝重之色,不知在思虑些什么。

“小仙见过帝君”

“嗯。”

“哦,想必帝君已知晓,方才小仙观测星象,”司命抬头望了望帝君,“发现,发现……”

“发现什么,说”帝君依然一副高冷模样,好像混不在意。

“发现,发现与帝君命定之人已现,只是,只是小仙修为尚浅,暂探不出那位仙子所在何处。”司命一脸恭敬。

“知道了”

“那,小仙告退”说着便一步一步退出殿外。

“命定之人?呵”东华帝君喃喃自语,“本君居然还有命定之人,真是稀奇。”那语气中毫无喜怒,让人琢磨不透。

“看来本君不能再待在这太晨宫里了,四处走走倒也不错,不然又怎和本君的命定之人相遇呢?”那眼神充满玩味,似乎找到了一件有趣之事。

征战四海八荒的往昔历历在目,从三生石上将自己名字划下那一瞬仿佛就在昨日。

不过本君从未后悔。

为了四海八荒。

也罢,四海八荒数万年都毫无战事,他也闷了,走走也好。

昆仑虚山门前,一白衣男子鬼鬼祟祟探头探脑不知所为何事,忽的一只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十四,可是又贪玩下凡去了?”

“呼,大师兄,出来也没个声响差点吓死我!”那男子一脸惊魂未定,手心不住拍打自己胸口。

“哼,这么说还得师兄给你赔不是了。”叠风戏谑的看着这个师门中最小的师弟。嗅嗅,“嗯?什么味道,你又从哪搞到这么香的食物?”

“嘿嘿,大师兄说笑了,你看,”十四神秘兮兮地从袖子里拎出一包糕点,“这是凡间一个新开的糕点铺所买,据说十分美味,十四我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抢到这一包来孝敬师傅和众位师兄的。”

“你呀,倒也还惦记着师父,这次就算了,如若有下次……

“不敢了不敢了,再也没下次了,看在糕点的份儿上就饶了我吧。”

看着十四可怜兮兮的模样叠风失笑,用眼神示意,快走。

嘿,得令。

一百多年后在香雪隐吃腻蛋糕后,即将暴走前,她做出一个深思熟虑的决定,她要上昆仑虚!

没错,以前是她执拗了,谁说帮忙必须在旁边偷偷才好,她不仅要正大光明的帮忙,还要亲眼见证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于是,山下百姓发现一百多年的老字号就这么不声不响的消失了,那每天早上都会飘出的奶香味也不见了。怪哉怪哉。

小剧场:

香雪隐为何如此做派呢?

请问你为什么想开店,神仙不是无需饮食吗?(何况你只是一棵树)

答曰:因为无聊,所以开店,以慰藉空虚的心;香雪隐呈双眼放空状。

既然开店哪有为何每日只卖一咻咻?

答曰:因为她只是觉得分享食物最美味而不是想做面包师。

那为何换物不用钱?

香雪诧异道“回归第一个问题,我一不用吃饭二不用买衣(有什么衣服能比我万年花瓣所化神衣更美)三不用买车(我会飞啊)四不用买房(我是树)要钱何用?”

你那一脸‘’你是傻吗?’是啥意思?!!

噗,小编已气死在店铺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