祠堂之外,清韵儿焦急地在门外守候着,“到底怎么样了,会不会出事了。”一阵脚步声传来,她猛然抬头,只见到清奉水亦步亦趋地跟着东方月,如同一个仆人一般。

“父亲,怎么了,为什么会?”清韵儿走上一步忙问道。

清奉水无奈地说道:“女儿,见过上家。”

“上家?什么!上家!您是说…”

“不可说出来!”清奉水瞪了清韵儿一眼,“这件事情就只有我们三人知道,不能告诉其他人。”

“是,父亲。见过上家。”清韵儿躬身行礼。

“不必多礼,以后我就是你们家族的新供奉,懂了?”

“是。”

“既然如此,那两位请回吧,明天商讨一下金灵城的事宜。”

父女两再次躬身,缓缓退去。

东方月看着天上的星空,夜晚的云遮住了一大半星光,也遮住了月亮,使得周围照明的火把变得愈发明亮。

“南域的青木森林吗,是时候去一趟了,也不知道我偷跑出来姨妈一个人独守空房会不会孤独。”东方月突然脸色一红,“咳咳咳,我想这事干嘛,什么独守空房,完了,我会不会是被那个家伙弄出毛病了,这具身体要不得,要不得…”东方月小声地碎碎念着,脚一点地,从房梁上疾步离去。

……

第二天,清家议事厅。

“什么,家主招了一名新供奉?”坐在下座的两位元老和两位供奉惊讶道。

“没办法,金灵城来了三名神秘人,实力强劲,我们这边也必须招收新的战力,不然到时候对决输了,一切就完了。”

“家主,那新供奉的实力厉害吗?”

“放心,我亲自试过,绝对没问题,我今天说这事就是想让你们看看。”清奉水微笑道,“请上堂一叙。”

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黑色斗篷,身材矮小的人。在众人的目光之下,东方月摘掉了自己的面具。

“小,小女孩?”“家主,这是…”

清奉水也有些发愣,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气定神闲地说道:“别看着这是一个小女孩,她可比在座的各位强多了,连我也不如她。”清奉水虽没有试过她的实力,但是单凭他看不出东方月的实力就可以知道,她一定在他之上。

“比我们强多了?家主,您可别开玩笑,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说话的是其中一个供奉。“我觉得刘兄说的没错。我们都是四阶五段的高手,比不上这个小女孩?”另外一个供奉接话道。另外两位家族元老虽没有说话,但脸上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样子。

“这个嘛,那请问您…”清奉水仍旧笑着,拖长了音询问着东方月。

“没事的家主,我来吧。”东方月回道,随即面向两位供奉,“既然两位说小女子没有这个本事,就请两位亲自来试试。”

两个供奉相视一笑,“既然小姐这么说,那我等也不欺负你。要不让你来选择对手吧。”

“不用这么麻烦了,一起上得了。”东方月冷漠地看着两位供奉,“我叫月,你们叫我月小姐即可。”

两个供奉脸色有些阴沉,另外两名元老却是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们,“好家伙,竟然不把我们放眼里。”其中一位高个子供奉说道,“我叫刘天武,我旁边这位叫杨双,请姑娘不吝赐教。”

“请!”

三道身影瞬间交织在一起。

东方月直接从黑袍中掏出一把比长剑还要宽一些,形状似刀的奇异的剑,剑身上,刻着七颗以奇怪方位排列组合的圆形图案,她脚尖一点,便以一道金色的弧线划向刘天武与杨双,两人也不甘示弱,刘天武以灵力召唤出一对拳套,杨双也祭出一把长刀,也是直冲向东方月。

“追星!”只见东方月反手持剑,左脚为圆心轴摩擦地面,将剑刃扫过两人,两人此时正也是冲击状态,一拳一刀,都击中在剑刃之上,反震之力将他们俩震退了半步,而承受巨大冲击的东方月直接也被借着惯性击飞出去。

“哼,摆架子!”杨双恨恨道,“怒天斩!”

“这可是杨双的成名绝技啊,没想到他一出手就要决胜负。”其中一个元老说道。

“刘天武也要出招了!”另一个元老也惊道。

“六合拳!”刘天武没有任何花哨的起手式,右拳一挥,整个人直冲前去,携着惊人的气势向东方月而来。

东方月被击飞后借反震之力迅速远离了两人,还是左手反手持剑,然后右手抵住剑柄,见到冲过来的两人,嘴角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想早点结束吗?我也正有此意。”东方月说道,“剑阵-星空震荡”,在三人触碰的一刹那,无数黄色的光点,从她脚下升起,形成一道坚实的屏障,挡住了两人的进攻,随后,四柄以东方月为中心的黄色的光剑在她的脚底下出现,光剑抖动,形成一圈金色的光圈扫过,两人顿时吐血倒飞,“追星!”又是一道弧线。只见那个少女反手持着一把长剑,抵住了两个刚想起身的男子。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两位元老一下子站了起来,就连清奉水也差点将椅子的扶手捏碎。

东方月收剑,“承让。”两位供奉早已是满脸冷汗,慌忙站起身子,躬身作揖。

“谢过小姐。”

两位元老也看呆了,立刻又回过神来,对着清奉水和东方月作揖道:“既然是家主选定的人,在下也没有什么好反驳的,一切听家主安排。”

清奉水自然也大为开心:“那么,七天之后就有劳小姐了。”

“不敢,既然事情业已结束,小女子先行告退。”躬身过后,东方月转身离去,“要不是为了隐藏实力,一剑就能将他们斩了。”她心想。刚一脚踏出门,却被一个青衣女子撞了个正着。“二姐,别闹,爹在里面议事呢。”只见清芸儿从后面追了上来,却看刚好到清灵儿与东方月撞到。

“哎哟,是谁啊。”清灵儿叫到,定睛一看,“哇,好可爱的小女孩啊,你怎么会在我们家里啊,你是谁啊,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啊。”清灵儿眼冒金光,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东方月满脸黑线,正要说话,而清奉水听到外面的动静正好走了出来:“灵儿啊,这是我们家的新供奉,叫月,快快道歉,不得无礼。”

“新供奉?”清芸儿惊讶道。

“对不起啊,月小姐,原谅我之前的无礼。”清灵儿笑着道歉道。

“不碍事。”东方月看了她一眼,快步离去。

“爹,为什么我感觉月小姐这么熟悉,我好像认识她,但我没见过她啊。”清灵儿疑惑道。

清奉水想了想,把头凑近灵儿耳边,小声道:“月小姐也姓东方,说不定跟你朝思暮想的东方星辰有关系呢。”

“真哒!”清灵儿先是一喜,又把脸耷拉下来,但又作鼓起勇气状,“那么爹,我去了。”

“嗯,去吧。”清奉水笑道,心想,上家不让我们知晓以前的事,就让灵儿去探探口风。